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守護你的回家路 春運期間4000萬人奮戰在一線崗位

資料圖:列車“修腳師在對列車車輪進行探傷檢查。中新社記者 張暢 攝

  今年春運,全國旅客發送量將達到29.8億人次

  回家的路,有4000萬人守護

  根據相關部門會商預測,今年春運全國旅客發送量將達到29.8億人次,其中道路24.8億人次、鐵路3.89億人次、民航6500萬人次、水運4600萬人次。在春運期間,有4000萬來自各行業各戰線的幹部職工奮戰在一線崗位,守護著你的回家路。

  春運路上,你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出行方式、距離,所帶物品的變化,折射著時代變遷。而那些為你服務的人,他們所犧牲的,不只是闔家團聚的時光。《工人日報》記者跟隨冬日裏的春運大軍,登列車、跨摩托、搭客車、尋海島,記錄下不同行業職工的春運故事。

  每到春運,客運站會來很多盲人

  謝元芳 鄭州長途汽車客運東站客運室主任

  2月5日上午11點,鄭州長途汽車東站又來了“老熟人”。“每到春運,客運站有許多盲人,他們多是外地來鄭州做按摩師的。雖叫不上名字,但也都成了熟人。”該站客運室主任謝元芳邊説邊安排工作人員帶盲人安檢、上車,並叮囑乘務員,到達目的地務必送盲人到最近的公交站乘車。

  鄭州長途汽車客運東站是與鄭州火車東站配套的客運樞紐站,當前日發送旅客1.5萬人次,最高客流每日可達3萬人,最高日發670多個班次。客運室每天負責候車廳保潔,為旅客提供諮詢、導乘、檢票、結算、困難旅客幫扶等綜合性服務。

  19歲畢業後被分配到客運站,一幹就是23年,讓謝元芳練出了一雙“火眼金睛”,進站的旅客她一看,就能分出哪些是常來常往不用過多解釋的,哪些是需要主動引導的,哪些是需要幫扶的……

  “聽口音就知道來自哪的,新鄉人説話聲調有點上揚,開封人説話舌頭有點轉彎。”謝元芳告訴記者,一進站東張西望、十分茫然的旅客,還有背著大包小包帶小孩的,一般都會讓工作人員主動詢問。服務台設在進站口,謝元芳將這裡定位為“旅客幫扶第一崗”,工作人員發現重點旅客,第一時間對講機通知帶班班長,流動服務崗位前移,將固定崗與流動崗緊密結合。

  謝元芳一家三口都是“春運人”,愛人是高鐵駕駛員,夫妻倆忙起來照顧不到還在讀高中的兒子。近兩年,兒子主動提出到汽車東站當春運志願者。候車廳裏,作為志願者的他正在引導旅客。

  平時一家三口聚少離多,平均每月只有一個週末能聚齊在一起。“工作20多年,大年三十幾乎都在崗位上。”謝元芳説,2月4日的這個週末,一家三口聚到了一起,她做了六個菜,就當是全家一起過年。

  等候的薑湯冷了又熱

  李亮 中國石油福建廖家灣加油站職工

  位於福建省光澤縣316國道旁的廖家灣加油站,正好地處閩贛兩省交界,這裡是在福建打工的江西、湖北等地農民工,騎摩托車出閩的最後一站。

  2月6日下午5點,寒風凜冽,室外溫度為零攝氏度。加油站工作人員李亮開始拿手機看時間,“怎麼還沒來?不會出啥事了吧?”每年返鄉鐵騎大軍在早上6~7點從泉州、廈門、福州、漳州等地出發,到達廖家灣一般在下午5點。從2011年起,李亮就成為志願者,他所在的加油站為鐵騎大軍提供免費加油、快餐、薑湯熱茶等服務。“到了我們站就離家很近了,這也是他們在福建的最後一個補給點,今年沒有按時到很奇怪。”

  薑湯冷了又熱,熱了又冷。從前方傳來的信息看,今天路過的鐵騎人數雖然比往年少些,但不至於一個人影也見不著呀。雖然室外溫度很低,但李亮還是不時地來到馬路邊,翹首以望。“在出發地發放給鐵騎的地圖裏,我們加油站的標識很明顯呀,他們不會錯過了吧?今年春節期間,中國石油開放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廣西5省近100座加油站,大約每50公里設置一個站點,保證鐵騎們騎1~2個小時就能有一個地方休息,暖暖身子加個油。

  “來了,來了!趕快準備迎接!”直到晚上10時許,身著反光背心的鐵騎由遠及近。 “今年太冷,騎得比較慢,估算著當晚到不了家的都住下來了!”騎著摩托車的吳先生説,他在石獅市一家服裝廠打工。由於今年氣溫過低,大部分鐵騎晚上不再騎行,先找旅館住下。

  “騎慢一點,再晚,能到家就好。”李亮叮囑著。等待了一天的李亮準備休息了,因為,鐵騎大部隊將在第二天早上到達。

  我的額外工作是追孔明燈

  劉春 鐵路南寧局集團南寧供電段工長

  每到傳統節日,中國鐵路南寧局集團南寧供電段工長劉春就多了一個額外工作,追孔明燈,當地有燃放孔明燈祈福的習俗,而在南昆客專邕江四線特大橋附近的五通廟,售賣燃放者更多,一旦孔明燈掉落在鐵路接觸網上,極有可能造成接觸網故障甚至跳閘停電,危及鐵路行車安全。

  採訪當天,“追燈”任務由劉春帶著劉學軍、吳偉光、農家俊、吳江海4名接觸網工執行,《工人日報》記者跟隨他們一探究竟。穿上絕緣鞋、戴上絕緣手套、背上絕緣桿,追燈小分隊的裝備就算帶齊了,他們還帶上不少安全宣傳單。

  晚飯過後,一行人從工區驅車來到鐵路大橋底下的河堤路,那裏滿是擺攤的小商販和祈福的香客。“劉工長,又來啦!”水泥護欄上,一位穿著反光馬甲的中年人在打招呼。“例行巡檢,看停車規模,來了很多人嘛。”

  劉春和工友們到人群中去分發宣傳單。幾個人邊遞宣傳單邊提示,有人仔細聆聽,有人看了一眼直接丟掉,有人則乾脆不接,置若罔聞。

  “工長,孔明燈飛起來了,往線路那邊飄。”突然,吳江海指著天空喊到,順著手指的方向,只見兩盞孔明燈正“冉冉升起”,朝著南昆客專線路上方飛去。“學軍和偉光留下找當事人,你們兩個跟我去追!”劉春當即佈置分工。

  劉春説,追燈是個沒有辦法的笨辦法。“因為燈漂浮不定,沒法人為控制方向,加上線路仍在運行,人員無法進入線路內行走,只能追著燈跑,觀察燈最終是否掉落線路上,以便通知調度。”而且,他們沒有執法權,對於放燈者只能勸阻不能處罰。三人驅車來到邕江南岸,一直守到兩盞燈落在江面上才離開,此時已是晚上11點。“如果大家過節都能做到自覺不放燈,我們也就不用做追燈人了。”

  我們的“天書”,是避免失誤的首道關

  葉婷 鐵路西安局集團漢中車務段客運員

  “同事打趣俺們天橋引導員就像守渡口的,把旅客們轉送到所乘列車……”2月6日上午11時20分,D6868次駛離漢中車務段漢中火車站,負責在天橋引導旅客的客運員葉婷和袁威沒顧上停歇,轉而投入D1956次引導服務的準備。漢中車務段管內有陽安、寶成和西成三條出入川蜀道,漢中火車站是西安局集團唯一的高速普速混合站,春運以來每天集散旅客約2.5萬人。

  葉婷和袁威手裏都有一份表格,還沒到中午12時,已經標注了很多符號、文字和塗抹的線條。“這是一天的接發車計劃表,一車一標注,也只有我們天橋引導員能看懂,到了下班時間,每份表都涂的形如‘天書’。”西成高鐵開通後,漢中站呈現高鐵車次公交化,春運期間,每天要辦理134趟客車。

  “這幾天,新增車次陸續開行,提示信息如果有誤,很容易造成誤乘、漏乘。”葉婷説,“我們的‘天書’,是避免失誤的第一道關口。”“天橋引導員4人,每班兩人兩班倒,從天橋南到北120米,我們在這裡一待就是15個小時。”袁威説,“候車室裏是恒溫,可天橋裏幾面透風,穿棉大衣都冷。”葉婷上班時倒了一杯水,涼了續、續了涼,滿滿一杯卻沒有機會喝上一口。

  天橋設置了7塊固定顯示屏,由工作人員根據現場車次,通過同步手機和固定軟體更換顯示內容。每更換一次內容,從選中待更換屏幕、清頻到發送上傳需要七步。為消除失誤,葉婷和袁威還自創了互相提醒法,在更新顯示屏的時候,兩人都反復提示。“我們還搞了一項新技能——布陣。”袁威邊説邊操作。車次密集,站臺使用頻繁,天橋引導員在使用固定隔離牌的同時,設置了可移動軟隔離,隨時根據需要,隔離乘降區域。

  引導員的辛苦,記錄在了手機的運動步數裏,每一天,他們都是“3萬步起”。

  浮冰環繞的海島“靜悄悄”

  敬德江 遼寧興城海事處處長

  與公路、鐵路春運的“熱火朝天”不同,水運春運往往不為人知,狀態也是“靜悄悄”的。但是,對於許多島嶼居民來説,船,是他們春運出行的必備工具,沒有船隻通行,不僅意味著回家路被阻斷,島上居民的生活補給也將成為問題。

  遼寧省的覺華島,面積約13.5平方公里,是遼東灣內的第一大島,島上常住居民約3000人,島上群眾靠水運來往于海島與興城市之間。每年冬天,受寒冷低溫天氣影響,我國渤海、黃海海域都會形成不同程度的海冰,影響水運航線,而今年的冰,比往年更為嚴重。

  1月22日,春運到來前夕,興城陸島運輸碼頭邊,興城海事處處長敬德江,看著比去年更加嚴重的海冰,一臉凝重。這裡的海冰主要是以冰皮至灰白冰為主的浮冰,半冰半水情況普遍,沿岸和灣內有層層堆積反復凍結的擱淺冰,航線上集結了海冰,陸島運輸船舶再次停航。

  從那天開始,儘管低溫已至零下十幾攝氏度,但敬德江每天都要在興城碼頭邊轉來轉去,觀察冰情、發佈預警、做出防抗海冰提醒、做好應急值班電話的收聽,隨時準備好應對島內可能出現的緊急情況……這種守候將一直堅持到船舶恢復通航。每天,“交通2”號運輸船的船長都在做著 值班和設備維護保養,等待著再次通航。

  在此之前,島上居民已經得到了提醒,儲備的物資足以保證停航期間的正常需求。但是,一旦島上發生意外情況,海事職工還是要第一時間響應,去年春節,同樣是海冰封鎖了航道,覺華島上兩名居民需要緊急出島就醫,他們配合地方政府協調了直升機救援,還完成了幾十名滯留島外居民的春節返島。今年,面對著更為嚴重的海冰,接下來的工作,還將更為艱巨。記者 杜鑫 劉靜 吳鐸思 龐慧敏 通訊員 倪常宇 于海 潘康

關鍵詞: 孔明燈;海冰;葉婷;工人日報;天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