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出行難、應對緩、管理粗 大雪拷問武漢城市應急管理

  地鐵口頂棚被壓塌主幹道封閉應對被指遲緩

  大雪拷問武漢城市應急管理

  1月28日,湖北省武漢市光谷廣場附近的非機動車道被積雪覆蓋,有的路面甚至出現冰凍。圖為一名外賣小哥在騎行時雙腳著地以免滑倒。

  一場暴雪,讓武漢這座特大城市“慌了神”——

  地鐵站出站口頂棚被壓塌,多條城市主幹道快速路臨時封閉,漢口江灘雨陽棚塌縮致1人受傷,還有擠爆的公交車、起步價翻倍的出租車……

  1月26日至27日,大雪降臨武漢。據武漢市氣象部門統計,武漢城區24小時內累計降雪量達17.2毫米,積雪深度達4厘米,其中新洲區最深積雪達13厘米。

  “一場早早就預報的雪,讓一個特大城市狼狽不堪,或許是這些年大城建的成就給了武漢人很多虛妄的期待。網友説,電視問政問了這多年,雪頂多也就十年一遇,地鐵塌了,作為城市動脈的環線和高架結冰一封了之,兩天了很多道路依然是溜冰場,推遲半小時收班的地鐵反倒成了正能量。應急辦有了,應急能力似乎還不如10年前。”武漢市民周先生在朋友圈評論道。

  大雪拷問城市管理水平。受訪專家直言,武漢市的城市精細化管理水平和應急管理能力亟待提高。

  出行難

  “起步價20,不打表。”

  在出租車司機張師傅看來,雪天路滑正是賺錢的好時機。

  在武漢,出租車起步價10元,上車打表。

  1月28日8時30分,大雪過後,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上厚達數厘米的積雪凝固板結,緊緊貼合在地面,地上的交通指示標識已完全不見蹤影。

  張師傅以每小時20公里的速度在路上緩慢行駛,遇到紅綠燈,她不敢踩剎車,將變速桿歸於空擋,慢慢滑行直至停止。

  路上除少數路段冰雪已清理乾淨外,絕大對數路段同友誼大道一樣被冰雪覆蓋,不斷有行人滑倒在地。

  “他們都被派到三環線和長江大橋上清理積雪了,哪有時間管這些路段。”張師傅説。

  一邊駕駛,張師傅一邊對著對講機呼喚同伴:“快出來,這好賺錢的時候。”

  沒有打表,路上遇到乘客招手,有順路的,張師傅就停下來接上。

  張師傅還不是隨意漲價最厲害的人。

  1月28日12時30分,《法制日報》記者試著攔出租車從東湖賓館到弘毅大酒店,兩者之間相距約1.6公里,但連續攔了3輛出租車均一口價30元。

  “怎麼這麼貴?”

  “嫌貴就別坐,都這個價。”一名出租車司機不耐煩地説。

  “這種天氣我們出來可是冒著很大風險的,加點錢很正常。”張師傅説。

  與出租車相比,武漢公交車讓人等得“著急”。

  武漢市民劉先生要從雄楚大道珞雄路到民族大道光谷廣場,平時基本上一兩分鐘就可以等到車,可1月27日中午他足足等了半小時才得以“擠”上一輛公交車,緊貼著公交車後門到了目的地。

  “響應政府號召,大雪天氣公交出行,沒想到公交運力跟不上。”作為有車一族,劉先生認為,既然呼籲市民公交出行就應當採取積極應對措施,不應當只管呼籲而不採取應對措施。

  應對緩

  大雪帶來的不只是出行難問題,還有安全問題。

  1月27日12時15分,武漢地鐵范湖地鐵站A出口頂棚受積雪積冰壓力發生倒塌,所幸未造成人員損傷。

  公開資料顯示,武漢市軌道交通二號線一期工程于2012年12月28日通車,其中范湖站II號出入口和洪山廣場站I-2號出入口升降式智慧雨棚招標額為500萬元。

  坍塌事故發生後,武漢市地鐵集團對外發佈消息,開始對全市地鐵口類似的3個頂棚採取加固、清掃積雪等措施。

  地鐵出站口頂棚坍塌事故,似乎並沒有完全喚醒武漢的城市管理者。

  1月28日16時許,受積雪積冰壓力,漢口江灘室外游泳池輕質張拉膜結構的雨陽棚發生塌縮,致1人受傷。

  武漢市政府應急辦通報稱,傷員已送醫救治,無生命危險;相關部門已對全市輕質結構的類似構築物進行全面排查,消除隱患,確保安全。

  同樣滯後並廣遭詬病的是城市道路積雪清理工作。

  1月25日,湖北省氣象災害應急指揮部就啟動了氣象災害四級應急響應,要求各成員單位嚴格落實防範低溫雨雪冰凍等措施,開展應急處置措施。

  1月26日至27日,暴雪降臨武漢,全市數十條環線的匝道、高速路因結冰而實施道路管制。

  光谷步行街是武漢最繁華的區域之一,某段匝道因道路管制而封閉,成為遊客們遊玩“滑雪場”。

  因雪天路滑,道路交通事故以及行人摔傷事故持續增加。僅1月26日上午,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後湖路兩大院區就連續收治了近20名骨折患者。

  1月27日,武漢市召開應對低溫雨雪冰凍天氣應急調度工作會議。市長萬勇強調,要在前段時間積極應對的基礎上,再加力度,再加措施,再嚴責任,打好整體戰,盡最大努力把低溫雨雪冰凍天氣的影響降到最低,確保市民生産生活正常,確保城市運轉平穩有序。

  “城市管理者應該根據應急預案提前採取相應的措施,而不是在災害已經形成的時候進行處理。”武漢理工大學文法學院院長李牧説,面對此次大雪,武漢市相關管理部門在判斷方面可能存在失誤,沒有充分認識到冰雪可能對居民日常生活帶來的不便,這説明相關職能部門服務意識不足,從本質上講,這是一種行政不作為或慢作為。

  管理粗

  1月28日,一篇《同樣一場大雪後有一個地方叫魔都一個地方叫縣城》的帖子,在武漢市民的朋友圈中迅速傳播,引發網友對城市治理的反思。

  帖子用照片的形式,對比了上海與武漢應對大雪冰凍天氣的迥異,上海第二天清晨主幹道上無積雪、人行道上無冰凍,而且佈置了細緻週到的防滑措施。

  “上海發佈”發佈的消息稱,雪後的上海之所以是這樣一番井井有條的面貌,是因為這座城市有著精細化的管理,是因為他們的辛勤值守奉獻——徹夜奮戰、掃雪除冰的武警官兵,環衛、路政、交警、物業等所有堅守在一線的人們。

  在1月27日的應急調度工作會上,萬勇指出,融雪除冰、清障保暢通,是當前最緊迫的工作任務,要進一步加強人力、設備、物資保障,持續作戰、協同作戰,確保市內主幹道暢通。為此,對主要過江通道、環線高架、主要幹道,一一進行了細化分工,要求奮戰30個小時,保障下週一早高峰通行。機關帶頭,社會參與,市區兩級政府部門、臨街單位,要帶頭掃雪除冰;其他保障城市運轉的部門,要堅守崗位,實行領導24小時帶班制度;街道和社區要把居民進出通道的積雪掃除乾淨。

  “武漢雖然被評為全國文明城市,但是與上海等城市相比,在城市精細化管理、應急管理方面,還是存在較大差距。應對此次大雪,政府部門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湖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榮娟認為。

  李榮娟説,此次大雪天氣的應對還反映出武漢市政府動員能力不足。“面對突發自然災害,不僅要發動機關和企事業單位,而且要充分動員社會力量,比如社區居民參與其中,像我們想上街幫忙鏟雪,都不知道工具在哪兒。”她説。

  “從災害預警到啟動應急措施,中間存在一段脫節,我們必須要在災害預警之後制訂切實可行的應急方案,要將責任落實到部門。”李榮娟建議。

  李牧則建議,要進一步細化應急管理條例,具體落實到人和事,對怠于履行職責的部門和相關負責人給予行政處罰;同時相關媒體要加強監督報道,因政府不作為或慢作為而受到損害的民眾可以提起集體訴訟。本報記者 劉志月 文/圖  本報實習生 劉 歡

關鍵詞: 應急;武漢城市;管理;城市;武漢;大雪;1月;積雪;張師傅;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