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中國邁進“輕現金社會” 需破解金融信息安全難題

  中國邁進 “輕現金社會”(深閱讀)

2017年11月29日,在安徽合肥瑤海區勝利智慧農貿市場,市民在掃碼支付。 張大崗攝(新華社發)

  出門吃飯或者在街邊買個煎餅果子,也能用手機掃二維碼支付,甚至“刷臉”買單;海外“買買買”也可以用手機支付……剛剛過去的2017年,移動支付進入集中爆發期,僅在第三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約達29.5萬億元。這一年,中國二維碼支付有望突破9000億元市場規模。

  “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移動支付市場,並將引領世界。”國外諮詢公司這樣推測。可以預期的是,隨著電子支付快速發展,現金支付在交易中的比重將不斷降低,經濟學家構想的“輕現金社會”正悄然而至。

  專家表示,輕現金社會給人們帶來實實在在便利的同時,也對公民信息安全、支付習慣乃至國家金融安全等帶來挑戰。如何引導“輕現金社會”健康發展,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

  1.全球榜首 好處多多

  如今,在街頭買一串糖葫蘆也能掃碼支付在中國已不是新聞。《中國二維碼産業發展報告》顯示,預計到2017年底,二維碼支付有望突破9000億元市場規模。另據互聯網研究機構易觀統計,2017年第三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已達約29.5萬億元,同比大幅增長226.2%。而在僅僅數年前,這一數字還接近於零。

  最近,全球知名諮詢公司麥肯錫在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移動支付市場,2016年移動支付交易額相當於美國的11倍。而據調研公司益普索的一項問卷調查,26%的中國受訪者表示出門只帶不超過100元人民幣的現金,14%的人已不再攜帶任何現金。

  “隨著非現金支付手段不斷推廣和應用,‘輕現金社會’正在形成。”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對本報記者表示,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中國政府已經開始推動在經濟活動中減少現金使用、提高非現金支付結算比例。經過30多年發展,如今移動支付在降低社會交易成本,防範洗錢和腐敗等方面作用明顯,同時便利了民眾生活,促進了經濟發展,一個消費者、政府、企業都能從中受益的輕現金社會悄然而至。

  輕現金社會最顯著的特點,是交易效率和速度大幅提升。一項測算表明,在使用現金交易的停車場,一輛車從到收費口到開出,人工找現金平均要用10秒鐘,而採用無現金支付,則平均只要2秒鐘,這是一種效率成數倍的提升。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鷂將輕現金社會的正面意義總結為5個方面:一是降低交易成本,提高資金使用效率。二是改善市場秩序,建立良好經濟環境。三是改進金融服務,助力金融普惠。四是增進社會文明,推動經濟社會轉型。五是促進經濟增長,增加社會就業。

  國外分析人士表示,以微信、支付寶為代表的中國移動支付革命,和電子商務、共享出行等互聯網經濟結合,在短短數年時間內令“去現金化”獲得了強大的自下而上發展動能。新技術令以往需要數十年時間才有可能實現的電子支付轉型、普惠金融等目標,有可能在短期內加速實現。

  2.挑戰凸顯 謹慎應對

  移動支付如今已成為一種世界性的時代趨勢。與國外不同的是,海外發達經濟體在“輕現金化”過程中,路徑大都從紙幣到信用卡再到移動支付,而信用卡普及率仍不高的中國,則直接進入了移動支付階段。不過,對於這是否意味著中國移動支付實現了“彎道超車”,多數專家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持謹慎態度。

  “任何國家的金融工具與金融模式都與其習慣、文化、經濟密切相關,各國情況不同,相關監管模式及監管制度也不同,因此不能照抄照搬。”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長、教授李愛君對本報記者説,紙幣、信用卡和手機只是支付方式不同,而選擇什麼支付方式與各國公眾習慣有關,同時存在路徑依賴和黏性。

  同時,隨著輕現金社會到來,一些問題也逐漸凸顯。董希淼認為,技術層面,二維碼支付可能産生安全漏洞和隱患。市場層面,部分支付機構可能會挪用備付金或開展不正當競爭,擾亂市場秩序。合規層面,部分市場機構可能會違規收單等。對此,中國人民銀行近期出臺條碼支付新規,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並提高繳存比例,以加強對支付清算市場的整治。

  趙鷂認為,一些深層次問題仍待解決。例如,輕現金社會會對老年人、文盲、殘障人士等弱勢群體造成傷害,造成個人敏感信息洩露,不利於個體管理金融風險等。

  其中金融信息安全備受關注。在“去現金化”程度已非常高的挪威,很多人認為,取消現金交易會侵犯消費者的隱私權和選擇權,而且面臨電子支付系統風險。此外,取消現金也不能杜絕金融犯罪。

  “數字時代的金融安全不僅僅指資金安全,還包括金融秩序安全、信息安全、國家安全。”李愛君認為,金融支付媒介的目標是用戶普遍認可,降低交易成本,支付方式是金融發展和社會選擇的結果。因此,無論何種支付方式都要符合易攜帶、易操作、易儲藏、易監管的要求,還要符合金融的安全性、流動效益性。

  對於移動支付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數字鴻溝”、“監管失控”“數據寡頭”、“不當競爭”等不良傾向,董希淼認為,在輕現金社會推廣過程中,相關監管部門應共同發揮作用,僅靠支付機構可能會“走偏”,這需要引起足夠重視和警惕。

  3.“掃凈屋子” 走向海外

  “20美元以上的大額紙幣被廢除,大額支付全部利用手機和銀行卡完成;小額貨幣被鑄造成硬幣,將無限期存續下去。”在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肯尼斯羅格夫最近出版的《現金的詛咒》一書中,他這樣描繪輕現金社會的未來。他同時認為,由於現金承載著政治、社會和文化意義,或許人類社會永遠也無法擺脫紙幣。

  趙鷂在《無現金社會仍舊是開放式問題》一文中寫到,一個國家的貨幣體系本質是公共品,現金和貨幣服務不能具有商業活動的排他性,任何個體也不能被剝奪使用現金和貨幣服務的權利。他提醒,輕現金社會看似技術進步的客觀必然,但需要對現金和貨幣存有敬畏之心。

  不過,包括聯合國在內的海內外機構,對輕現金社會到來充滿期待。多家機構預測,信用卡、現金的式微不可避免,手機支付甚至生物識別支付將成為主流。

  有專家認為,在數字經濟時代,誰引領了金融科技技術和應用,誰就將引領金融的未來。如今在起跑線上,中國已經領先,應緊緊抓住這一歷史機遇。總的來看,要迎接輕現金社會到來,亟須做好3方面工作。

  首先,“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應由中國人民銀行牽頭,商業銀行、支付機構、清算組織等共同參與,進一步完善支付基礎設施,如加快“網聯”平臺建設,推進和規範非銀行支付機構發展。

  其中,健全和優化社會信用體系十分重要。在海外,“輕現金化”得以迅速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其健全的全民信用基礎。例如,瑞典擁有建立在個人或企業信用基礎上的金融消費體系。信用賬單和個人身份證號相關聯,只有信用記錄良好的個人才能使用這種電子支付方式。個人一旦有過不良信用記錄,將會處處碰壁。

  其次,加強知識普及。一方面,要通過宣傳推廣,讓更多公眾了解各種非現金支付結算方式的特點;另一方面,應加大對相關企業違法宣傳推廣行為的打擊力度,尊重公眾支付結算習慣,維護自主選擇權。

  同時,要進一步推進非現金支付法律體系建設。董希淼表示,應加快《中國人民銀行法》《人民幣管理條例》《現金管理暫行條例》等修訂工作,及時總結電子支付發展背景下人民幣形態變化帶來的新情況、新問題;加快立法步伐,補齊支付結算領域的法律短板。

  近年來,中國銀行卡組織和支付機構不斷走向世界,不僅讓中國人在海外也能愉快地“掃一掃”,同時開始帶動當地輕現金社會的形成。

  “下一步,要深化與海外國家在支付監管政策方面的溝通,協助‘一帶一路’國家升級支付服務,持續完善支付與金融市場基礎設施,促進支付領域全方位互聯互通;同時鼓勵中國銀行卡組織和支付機構抱團出海,進一步發揮中國銀聯的帶頭作用,提高格局和眼界,並尊重當地支付習慣,這樣的話,路才能越走越寬。”董希淼説。本報記者 彭訓文 賈平凡

關鍵詞: 支付;現金;社會;金融;中國;安全;移動;發展;機構;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