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長租公寓正成為市場新寵 如何推廣“長租生活”

   對話人: 何鼎鼎 本報評論員

   丁建庭 南方日報評論員

   何鼎鼎:長租公寓,正成為市場新寵。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特別是長期租賃,保護租賃利益相關方合法權益,支持專業化、機構化住房租賃企業發展。這也進一步細化了十九大報告中“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的戰略部署。而從上海率先推出只租不售土地到廣州首批國有租賃住房企業掛牌,從深圳推出10年最高100萬的長租貸到北京為未來5年提供1000公頃租賃房土地……各地齊頭並進的實踐,讓人看到租購並舉正紮實推進。可以説,租房時代已經到來。

   丁建庭:租購並舉代表了住房制度改革的主要方向。自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這一概念以來,得益於政策激勵、多地探索,“重售輕租”的局面正逐步被扭轉,房地産市場調控長效機制也慢慢浮出水面。這種變化,源於頂層設計的推動,也因應了基層的需求。據統計,我國流動人口達2.45億,每年新就業的大學生700萬左右,住房租賃需求旺盛。但與此同時,國內規模化住房租賃企業的市場份額只有2%左右,出租屋數量、品質與管理,三個維度都存在提升空間。可以預見,在人口凈流入的大中城市,租房特別是長租,會成為未來解決新市民居住需求的重要手段。

   何鼎鼎:確實如此。儘管中國人重購輕租的消費心理很難一下子扭轉,但如果租住能舒心,很多人買房動力就會打折。有個朋友,常分享某品牌租賃公寓瑣事:“公寓樓下又有聚會了。”“公寓又組織週末抽獎了,搶到半價打掃券一張。”“下雨天,公寓管家出來幫著撐傘,感動!”這些品牌經營的長租公寓,既在解決租房的品質焦慮,也在緩解非理性的買房衝動,甚至讓不少青年人找到歸屬感,對解決都市打拼的漂泊感産生了積極作用。

   丁建庭:是啊,高品質的長租公寓,要解決的正是人們對於美好生活的嚮往。但也要看到,這個市場還在“嬰兒學步”期。與傳統的售樓業相比,長租公寓並非賺快錢、暴利的行業,要獲得可持續發展,仍需土地與金融的“哺乳”。上個月,深圳首宗住房全年期(70年)“只租不售”住宅用地掛牌出讓。至此,北上廣深均已推出“只租不售”地塊。相對同區域“招拍挂”地價,“只租不售”樓面地價僅為1/10至1/6,企業用地成本被大大壓縮。與此同時,像建行深圳分行面向租客的“按居貸”,貸款時間最長10年,單戶最高額度100萬元,利率低於購房貸款。政府通過放棄部分土地出讓金,使得企業成本和風險降下來;銀行輸血企業和個人,讓市場主體多起來、個人長租意願提上去,這一頭一尾的支持,成為長租公寓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證。

   何鼎鼎:今天你問一個年輕人去哪發展,他往往將“得有地方住”挂在嘴邊,這一點,忙於人才爭奪戰的各個城市不會不知。正因如此,長租房如何推進,關乎住房制度,也影響人才政策。當然,行業的發展本身也需在市場中檢驗。比如,從仲介轉型過來的長租房供應商,能否確保服務質量?這影響到租住滿意度。租房貸款會不會像房貸一樣,演變成推高租金的杠桿?也值得提前研判、及時動態調整。

   丁建庭: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是需要一併考慮的。隨著頂層設計的逐步完善、政策利好的不斷釋放、房産企業的轉型升級,長租公寓的春天已經到來。但對於一些企業而言,也要避免在“風口”盲目擴張、一哄而起。因為調控房價的邏輯已經表明,國家不允許、人們也不希望租房市場成為暴利行業。長遠來看,企業能有合理回報,市民享有可承受的租金,繼而向租購同權不斷突破,老百姓的安居夢一定能實現。

關鍵詞: 長租;新寵;公寓;市場;住房;企業;租賃;如何;生活;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