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瞄準家庭廚房,“凈菜”能否攪動傳統菜場?

  瞄準家庭廚房,“凈菜”能否攪動傳統菜場?

  本想親自下廚做頓飯,卻被買菜、擇菜、切菜等一系列繁瑣的工序嚇退。對於這樣的困擾,你一定不陌生。如果下班回到家能直接炒菜做飯,是不是省時又省力?現在,“凈菜”的出現讓這樣的想法得以實現。

  近日,記者走訪發現,凈菜已經悄悄走進了人們的生活,開始受到消費者的關注。除一些大型超市紛紛開闢了凈菜交易專區,一些凈菜電商也快速發展,同時眾多生鮮巨頭紛紛開始引入凈菜。

  解決痛點,讓生活更輕鬆

  “回到家,將已經清洗好、切好並配料的食材直接下鍋,幾分鐘便可端上餐桌。”家住北京的石女士近來喜歡上了既省時又省力的凈菜。她告訴記者,因為平時工作繁忙,並且是二孩家庭,很難擠出時間打點家人的一日三餐,而半成品凈菜方便快捷,正好符合她們的烹飪需求。“凈菜可以減輕家務勞動強度,節約時間並且十分衛生。”

  公開資料顯示,凈菜又稱為鮮切蔬菜、半處理蔬菜或輕度加工蔬菜,是對新鮮蔬菜進行分級、整理、清洗、切分、保鮮、包裝等處理,並使産品保持生鮮狀態的製品。消費者購買這類産品後,可直接食用或下鍋烹飪,免去了擇菜、洗菜的工序,大大節約了時間,其可食比例在90%以上。

  記者調查發現,凈菜分為兩種,一種是洗乾淨的蔬菜,被包裝起來銷售。另一種則是已經洗好切好,並將蔬菜、肉、蔥薑蒜等調味用料選擇性地配在一起,形成一道半成品菜。

  記者先後走訪了北京市多家連鎖超市,發現在菜蔬區,一些品牌凈菜已經設有專櫃。11月10日,在北京方莊地區的一家大型連鎖超市內,記者在果蔬區看到了已經清洗、截切、瀝幹去水後真空包裝的凈菜。清洗乾淨的小白菜、青椒等蔬菜裝在盒子裏或者袋子中,而半成品土豆片、蘿蔔塊等食材也被整齊地碼放在包裝袋內。

  正在選購凈菜的李先生告訴記者,他最喜歡已經將蔬菜、肉、調味用料搭配好的半成品凈菜,“以前想做一道菜,需要分別購買幾樣食材才能完成,常常造成浪費,現在只要購買一份搭配好的半成品凈菜就可以實現。”

  “從消費者需求來説,凈菜服務於下班後回家做飯的家庭用戶群體以及背井離鄉在外打拼的都市白領,有在家做飯的剛需,但苦於沒時間買菜,不願意洗、切、配,也不會做菜,也不能接受天天餐館消費或外賣的不健康。恰好半成品凈菜免洗免切,有些商家還會配上調味包,附贈炒菜攻略,有效地解決了這類消費群體的需求。”一家凈菜企業的創始人張淼告訴記者,他自己的願景就是取代傳統菜市場。

  前景看好,大企業入局

  據了解,凈菜加工起源於20世紀50年代的美國,隨後在歐洲、日本等地迅速發展。當前,在日本及歐美一些國家,凈菜率佔蔬菜總銷售額超過70%。

  凈菜近幾年在中國市場已悄然興起,在一二線城市的一些大型連鎖超市內並不鮮見。這種便捷+健康的凈菜模式已經吸引了不少忠實用戶。值得關注的是,凈菜電商在國內一線城市及部分二線城市不斷涌現。

  家住上海的湯女士最近從凈菜外賣平臺“我廚”上下了一筆凈菜訂單,“荷塘小炒,青椒肉絲,黃燜雞,紅燒魚塊和三鮮肉皮湯,四菜一湯花了40多塊錢,上午10點下單,下午4點就送到了。”

  記者在我廚APP上看到,線上在售凈菜有近200種。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我廚買菜日活用戶近15萬,每天單量過10000單。我廚已經于2016年末完成了千萬級美元B輪融資。

  除了像我廚這樣的創業公司,騰訊係、阿裏係等眾多新老電商也開始發力凈菜領域。比如背靠阿裏的盒馬鮮生已經上線了一些凈菜商品,同屬阿裏係的易果生鮮也開始引入凈菜項目。

  而歐美凈菜電商在這一領域爭相出手。據外媒報道,今年7月,亞馬遜已經在美國部分城市推出網購凈菜的業務,並打出“我們來準備,你來當大廚”的口號。實際上,美國凈菜外賣平台獨角獸Blue Apron(中文名“藍圍裙”)和歐洲最大生鮮電商HelloFresh已經憑藉凈菜模式,分別在本土市場大獲成功。

  想要從凈菜找到突破口的,還有服務於即時消費的便利店。記者近日走訪發現,在7-11北京東直門店內,多出了三列蔬菜水果貨架,其中包括冬瓜片、蒜苔段、宮保雞丁菜肴等多款凈菜種類。據店員介紹,該店作為試點店從今年7月開始推出凈菜業務。

  政府政策的支持也為凈菜産業的發展打了一劑安心針。據了解,北京市政府搭建了凈菜産業市場平臺體系,推廣凈菜入社區,並將其納入北京市制定的《“十三五”時期北京市蔬菜産業發展規劃》之中。去年10月份,新發地凈菜交易區日前正式開啟,預計每年將有至少10萬噸凈菜進京。

  難點待解,市場仍需培養

  採訪中記者發現,消費者對於凈菜是否真正新鮮衛生,仍不能百分百放心。“曾買過黃燜雞這個菜,但做出來吃時發現雞肉沒什麼味道,跟我們自己在菜場買的一般的冰凍雞肉味道相差很大。”湯女士向記者吐槽,購買的凈菜質量參差不齊,讓人産生心理落差。

  除此之外,價格較高也是阻礙凈菜進入更多家庭的原因。據了解,相比普通蔬菜,凈菜出現在貨架之前有大量的加工環節,因此價格也比較高,一般比普通蔬菜貴20%~40%。如果大多數消費者與普通蔬菜比價的觀念不改變,凈菜的需求量就無法進一步地大幅增加。

  自2012年起,先後有廚易時代、青年菜君、小農女、青青菜園等企業殺入凈菜領域,但不少企業已經折戟退出。隨著這些企業的相繼受挫,其背後加工配送成本過高、行業缺乏標準、企業盈利困難等問題也隨之暴露。

  據了解,目前我國的凈菜項目尚無國家統一標準,凈菜加工、貯運、保鮮等商品化處理與發達國家相比差距大,尤其“冷鏈”技術尤顯薄弱。

  “凈菜的出現,本質是消費者在追求消費的升級。”張淼表示,對於凈菜企業而言,要想把新鮮、即食、安全三個元素交融在一起並非易事,必須花費高昂的資金建立中央廚房,為保證食材的新鮮,還需要全程冷鏈系統的支持,同時還要培養消費者習慣,提高消費者對凈菜的認知度。“這是一個需要進一步培養的市場。”記者 楊冉冉

關鍵詞: 蔬菜;記者;已經;家庭;消費者;電商;菜場;廚房;傳統;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