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鐵路家庭見證冬奧城市“提速快跑”

  山城深夜,穿著棉大衣的李溫敏,正在站臺上目送最後一趟列車的離去。數分鐘後,站前大燈關閉,開通運行60年的張家口南站隨之落幕。

  在這裡,京張高鐵終點站——新建張家口南站即將破土動工。據此不足十公里的張家口站(俗稱“北站”),是中國人自主設計修建的第一條鐵路——京張鐵路的終點站。

  毗鄰北京的張家口,歷史上是軍事重鎮、也是著名的陸路商埠。漢蒙邊貿和張庫大道商路的暢通、京張鐵路的開通,都推動了山城加速發展。以火車站為中心輻射發展,也有了“火車拉來半座城”一説。

  “從早一直待到深夜,只想送走最後一趟車。”李溫敏有些動情地説。出生於鐵路家庭的他,從小就常在這裡玩耍。記憶中“那時南站附近的人還少,不像今天這麼繁華”。

  1909年,京張鐵路開通,終點站張家口站投入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隨著發展需要,1957年建成了南站,至此,這個城市有了兩座火車站。

  身為張家口車務段黨委副書記、新聞發言人的李溫敏,用老照片向記者講述了車站歷史。“看,北站這個百年的風雨棚和候車室如今還在。”他指著圖片,強調説。

  2013年11月,中國奧委會正式同意北京和張家口申辦2022年冬奧會,並以北京市名義向國際奧委會提出申辦申請。隨後記者在採訪時見到了風雨棚和1907年製造的鐵軌。歷經百年風雨的棚子雖已破損,花紋卻依舊清晰。

  為滿足需要,南站建成後還進行了多次運能運力的擴容提升。2014年7月,北站停辦旅客上下車業務。如今,南站也停辦了旅客業務,原始發終到和經停該站的旅客列車另轉它處。

  看著眼前情景,他心裏有些複雜,幾天前,李溫敏還把在鐵路工作的家人都召集在南站,拍了照片。車站改建他高興也留戀:“熟悉場景或會消失,但隨著城市發展,改建勢在必行。”

  2015年7月31日,北京聯合張家口申辦2022年冬奧會成功,塞外山城引發世界關注。這也讓有“東方人類從這裡走來”(陽原泥河灣遺址)、“中華文明從這裡走來”(涿鹿三祖文化聖地)等美譽的張家口,又多了一張冬奧名片。

  60年南站共計發送旅客逾2079萬人,其中近5年發送旅客佔60年總發送量的65.3%。“車站已遠遠不能適應新的出行要求,作為北京一小時經濟圈,建設高鐵勢在必行。”

  京張高鐵,是中國規劃實施“八縱八橫”京蘭通道東段重要組成部分,也是2022年北京—張家口冬奧會重點配套交通基礎設施,預計2019年全線通車。

  “現在我們已經在要求客運人員學習英語”。李溫敏笑著説,城市知名度越來越高,來這裡的國內外賓客也越來越多。

  從綠皮車到動車、高鐵,這位“老鐵路”是中國鐵路發展的見證者,但張家口一直沒動車和高鐵,讓他和同事們心存遺憾。

  2016年3月起,京張高鐵正式開工,一老一新、橫跨百年的兩條鐵路時而交匯,時而同向而行。新站設計中,還融入了“人”字形鐵路形象,預示在冬奧會迎接八方來賓。

  未來,新張家口南站作為多條鐵路交匯點,是京津冀區域高鐵新樞紐,也是西北地區接入京津冀高鐵路網的“新驛站”。屆時從北京到張家口“高鐵不到一個小時”的距離,讓李溫敏期待已久。他還記得上世紀70年代剛參加工作時,兩地坐火車要6個多小時,父親剛工作時用時更長,“即使現在,還得3到4個小時。”

  退休前能趕上京張高鐵開通,讓他覺得“很知足”。他説,京津冀協同發展和京張聯合申辦冬奧的大背景下,高鐵還會拉動城市的新發展,越來越多走進張家口的人,會成為新的見證者。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