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信用租房時代要來了!押金和仲介費會消失?

  近日,支付寶推出信用租房模式引發網友關注:平臺上能不能租到個人房源?免押金若蔓延,房東權益如何保障?仲介費會否消失?信用租房時代要開啟了,中新網記者帶你一一解開這些疑問,在租房市場變革之際,探索更多可能。

8月9日,台州玉環一名小夥展示自己通過當地租房平臺找到的房子。中新社記者 王剛 攝

  信用租房目前機構房源為主

  10日,支付寶宣佈將在北京、上海等8個城市率先推出信用租房模式,預計會有超過100萬間品牌機構的公寓正式入駐支付寶。

  信用租房與傳統租房模式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為租金支付方式提供了更多可能。支付寶的信用租房是芝麻信用分超過650分的租客可“付一押零”;對於惡意逐客、隨意漲租的房東,租客可打差評,並記入對方的芝麻信用租房檔案。

  在北京青年路附近有一套兩居室的王宇(化名)告訴中新網記者,“作為房東,也得交仲介費,一般是一個月的房租,”稍微貴點的房子,房東和租戶各承擔一半;便宜點的,就由租戶全部承擔。

  如此看來,要是能直接租給靠譜的租客,對房東來説也能省仲介費,“個人房源能直接登記上網嗎?”王宇問道。

  事實上,這正是此類平臺發展有所掣肘的地方。以支付寶為例,目前房源多為機構的長租公寓,而與個人房東間的溝通依然由合作方來完成。

  個人房源納入現在有難度

  螞蟻金服創新及智慧服務事業部總經理王博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支付寶通過服務商接入了近百家品牌公寓,如welike、朗築公寓,接下來,會陸續再接入約兩三百萬套公寓房源。“後續也會和傳統仲介公司合作,逐步接入他們的房源。”

  對於此類平臺與傳統仲介的合作,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並不太看好,“與機構房源合作相對容易,個人房源的合作會比較難,但不排除一些房地産仲介本身有很多委託性的閒置房源,也能實現類似合作,但預計規模不大。”

  嚴躍進指出,像支付寶等平臺想要開拓房源,如果從零碎房源下手、一套套去談判,成本將非常高,進而導致此類平臺運營困難。

  正因如此,有網友認為,“目前信用租房的房源肯定又少又貴,回頭抽水沒準更歷害。”王博在給記者的回復中表態,目前支付寶作為平臺沒有想過從中收費,相信未來市場會自動形成一個合理的商業模式。

北京市西直門附近居民小區外景。中新網種卿 攝

  官方鼓勵各地搭建租房平臺 強化信用管理

  在租房交易中引入信用評價體系,已是大勢所趨。7月20日,九部門發佈《關於在人口凈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通知》,12城被納入試點,其中一項重頭戲,既是搭建政府住房租賃交易服務平臺,強化住房租賃信用管理。

  杭州的率先試水,又給住房租賃市場的信用管理注入新內涵。杭州提出了兩個體系:首先是信用體系,信用好的房東會獲得更多租客青睞,信用好的租客不僅能免押金租房,還有可能按月繳納房租;其次是評價體系,租賃主體可在租前、租中、租後,進行多維度、多階段互評。

  如今,信用租房和多方互評行為已可通過支付寶實現。王博説,除了芝麻分在650以上租房可“付一押零”外,目前暫無其他權限等級的劃分,普通用戶仍可使用“押一付三”、“押一付一”等方式在平臺租房。

  資料圖:浙江台州推出租房“旅館式”管理。8月9日,台州一位網格員正在利用手機對租客進行身份信息確認。中新社記者 王剛 攝

  跨界合作將給租賃市場帶來變革

  除了支付寶推出信用租房外,中國銀聯11日也宣佈與瀋陽市房産局簽署住房租賃服務平臺合作協議,共同推動住房租賃市場建設,連接政府住房租賃平臺對接租賃參與各方,並對接各銀行及其他各類金融機構的金融産品。

  不得不説,這種跨界合作給租賃市場帶來了變革。在租賃市場上,有掌握房源的地産仲介或者機構,比如鏈家、我愛我家、相寓等;也有發佈房源信息的網絡平臺,類似安居客、閒魚租房等,卻唯獨缺少了信用評價和持續互動的關鍵主體。

  “租賃市場過去存在短期租賃行為,信用管理一直空白,很少有房東或租客因信用違約而受到懲罰;也很少有各類獎勵或優惠政策“偏袒”優質客戶。”嚴躍進説,從這個角度看,信用評價體系的引入具有創新意義,為消費行為規範和激勵創造了較好的機制。

  日後,芝麻信用分有沒有可能接入更多租房平臺?螞蟻金服方面表示,願意將底層技術能力開放給合作夥伴,也歡迎其它租房平臺接入芝麻信用。

  追問

  ——租金“付一押零” 房東權益咋保障?

  58同城數據研究院近日發佈的報告顯示,北上廣深租房需求和租金年近年逐步上升,2017年上半年,北京人均月租金達到2810.62元;上海緊隨其後,人均月租金為2608.37元。同時,四個一線城市租房需求量佔到全國總需求的1/4。

  不少網友看好信用租房的省錢之道,“租房不用找仲介、交押金了!”以月租金3000元的公寓為例,通過傳統仲介租房,“押一付三”+仲介費首次需繳納13500元;若通過支付寶租房且滿足“付一押零”條件,則只需繳納3000元。

  但,也有冷靜的網友擔心,若這一租金支付方式擴充到個人房源,無押金會讓房東利益難以保障。“這種制度沒健全的時候,房東權益咋保障不受損?”網友@何琳來了的舉例更實在:租客拖欠水電物業費、損壞東西,如果支付寶承擔賠付責任,那房東是願意支持免押金的。

  對此,王博表示,出租人和承租人間發生糾紛,要以雙方承租時的合同約定為準。

  “租賃雙方發生糾紛,通過支付寶等平臺很難形成法律方面的權責劃分,承租合同受到《合同法》保護,”易居房地産研究院副院長楊紅旭也認為,租賃信息發佈平臺只是提供交易的便利性,不能改變交易的基本規則。

  ——信用租房能否取代仲介?讓仲介費消失?

  據鏈家研究院發佈的報告顯示,預計到2025年,中國的房屋租賃市場規模將增長到2.9萬億,到2030年將會超過4.6萬億。有業內分析,無論是銀聯還是支付寶,都希望通過解決租房市場的痛點問題,搶食萬億級的大蛋糕。

  雖然,現在配備信用評價體系的租房平臺還不多,且不包括掌握個人房源的地産仲介,但是,“這能幹掉仲介”的聲音卻非空穴來風,屢遭詬病的租房交易佣金,會否因此消失?

  “平臺租房更多的是信息選擇,實際交易還在線下。隨著信用體系的建立和不斷完善,取代傳統仲介租房模式並非沒有可能,現有仲介費也會受到一定衝擊。”嚴躍進認為,一個完美的租賃市場應由3個基石組成:信用租房、租售同權和租金證券化。

  在嚴躍進看來,租賃市場的信用管理思路還可以移植到購房市場。比如,多地推出的共有産權住房和精裝修住房,後續都可以創新。“信用高的購房者,可延時交付精裝修費用,降低此類群體的先期購房成本。”(種卿)

關鍵詞: 租房;支付寶;仲介費;信用管理;信用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