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精英的遊戲?“9.9萬學費”引爭議

  價值

  紅星新聞專訪寧波諾丁漢大學副校長

  回應家長對高昂學費漫長假期的質疑

  紅星新聞推出“大學‧教育”係列報道,關注中外合辦高校遇到的挑戰與機遇。

  “我們學校是為國家培養人才,我們學生的家長,是普通的國家納稅人。學生常常在問,為什麼其他高等院校的學生可以享受國家的支持,相對較低的學費,而我們學校的學生卻不能呢?”

  寧波諾丁漢大學的黨委副書記、副校長沈偉其坐在辦公室裏,向紅星新聞記者説起了這個縈繞在他心頭十余年的問題。

  一年學費9.9萬,全英文授課,老師八成係外籍人士……自辦學伊始,寧波諾丁漢大學,這所流淌著英倫血統的高校,就一直吸引著教育界的目光。

  從2004年籌備起,外籍校長換了幾屆,而華人校長沈偉其則一直守在這裏,見證了這所中國最早的中外合辦高校的十余年的點滴成長。

  有人質疑高昂的學費,有人質疑學校的知名度,還有人質疑“混血”教育下的學生能力……面對這些質疑,沈偉其的回答是:“時間和學生,就是最好的答案。”

  一年學費近10萬,中西式假期輪流休,學校的性價比在哪裏?

  課程確實不算多

  “混血”體現在放假時間長

  寧波諾丁漢大學校園,既保持著“英倫基因”,又秉承著“混血”特色,這是讓沈偉其最驕傲的地方。

  雖然寧波諾丁漢大學是中外合辦高校裏最早的一所,但算起來,也僅僅走過十余個年頭,“和傳統高校相比,它還是個嬰兒”。只是和傳統高校不同的是,這個“嬰兒”自誕生伊始,便不斷在中西文化碰撞之中,蹣跚前進。

  與英國諾丁漢大學同步共享教育資源,純英文教學,教師幾乎全是外籍人士……這些都是寧波諾丁漢大學的“純英倫基因”的體現。而其“混血”則體現在,放假時間長于普通高校。在寧波諾丁漢大學,除了傳統中國假期之外,還有聖誕節這樣的西方假期。

  性價比到底在哪裏?

  “這涉及到中國家長的理念問題”

  對此,有學生家長提出疑問:“漫長的假期,一年近十萬的學費,性價比到底在哪裏?”

  聽到這個問題,沈偉其笑了。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涉及到中國家長的理念問題。我們的假期,絕不是讓學生在家吃西瓜、吹空調,我們鼓勵學生去參加社會實踐,去發達地區進修,去落後地區幫扶,我們希望每個學生都能在假期裏擔負起服務和回饋社會的責任。”

  沈偉其舉例,每年假期,寧波諾丁漢大學有很多學生去斯裏蘭卡、印度等國家做義工,也有很多學生去英美高校進修,還有去跨國企業實習的,“他們還嫌假期不夠長呢,其實關鍵是看你怎麼去過。”

  沈偉其表示,相較于傳統高校,寧波諾丁漢的課程確實不算多,平均下來一周大概10節課不到,“但這正是英式教育的特點之一,老師在課堂上提綱挈領地授課,課下是大量的小組討論和自習時間,需要學生去自我消化。我們給學生充足的時間和空間,用來發展自主學習能力、批判質疑能力、溝通合作能力、時間管理能力等軟實力。”

  學費是一堵無形的墻

  “學校也在努力將這堵墻放低點”

  學費以外,假期的各類海外實踐費用均需自己承擔,只屬于精英的遊戲?

  建校十余年,寧波諾丁漢大學的學費,從最初的五萬漲至現在的近十萬。可以説,學費,成了一道門檻,把“寒門”學子拒之門外。

  沈偉其並不否認,學費是一堵無形的墻。但學校也在努力,希望盡可能將這堵墻放得低點兒。“校方出面,請企業家出資,為優秀的考試提供獎學金。就我所知,一位寧波籍的企業家,已經為我們提供了數千萬,用于捐助優秀學生了。”但即便如此,仍沒有解決學費高的問題,“不能回避,雖然有獎學金,但是名額只有20多個。”沈偉其説,“今年我們招生一共一千多人,而這20來個獎學金名額算起來,確實只是很小比例。”

  附加值就像“甜點”

  “40萬冊全英文藏書,是最前沿的”

  一年學費近10萬,它到底貴在哪裏?

  沈偉其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學校的性質是非營利的民辦學校,教學資料等都是與英國諾丁漢同步共享,這就對學校的硬件設置提出了更高要求,“舉個例子,我們與英國諾丁漢、馬來西亞諾丁漢共享網絡書籍資源,我們的要求是服務器係統能夠同時承載三校學生同時在線閱讀同一本書而不崩潰,這就是很大一筆開銷;再比如,我們40萬冊的藏書,都是全英文的,也是最前沿的,算下來平均每本300元人民幣;此外,吸引優質的外籍老師教授,也需要花錢。”

  從寧波諾丁漢大學畢業的陳廣隸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學校的社團每年會為學生提供海外實踐的訊息,參與項目所産生的費用,需要每個學生家庭來承擔。漫長的假期、豐富的世界各地的社會實踐機會……這些像“甜點”一樣的附加值,雖然美好,但卻是只有搭建在良好經濟基礎上家庭的孩子,才能品嘗到的果實。

  “寧波諾丁漢大學面向的社會階層,我覺得相較廣義的出國留學比,是更加具體化的:學生成績優秀、父母願意送、家庭經濟能夠承擔,這樣的群體在中國按人口比例來講是不大的,但簡單地説是‘精英的遊戲’其實並不準確。”

  從社會階層來分析,沈偉其認為,目前國內能夠承擔起寧波諾丁漢大學學費的家庭,在城市中並不在少數。

  馮周聰是寧波諾丁漢大學一年級新生,剛剛去斯裏蘭卡參加完海龜保護的志願者活動,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所參加的這次活動,是一次國際志願者活動,約5到7天,所有費用均由志願者自己承擔,他參加這個項目的開銷在三千元以上。他説,僅自己在大一這一年裏的觀察發現,同班同學的家庭經濟狀況都比較好。

  出國留學“跳板”?

  “90%以上的學生都學成回國”

  有不少學生在選擇寧波諾丁漢大學時,都抱著同一個目的——讀“混血”高校適應過渡後,研究生再出國深造。而從寧波諾丁漢大學畢業生的流向數據來看,這一點也確實存在。

  據學校招生就業辦2017年8月底的統計數據,寧諾2017屆本科畢業生有82%選擇繼續深造。其中,98%的學生選擇國外讀研,並且當中30%學生還進入了QS全球排名前十的高校。

  陳廣隸是當年寧波諾丁漢大學第一屆全國招生的學生之一,本科從寧波諾丁漢畢業後,他選擇了赴英國繼續深造,目前在英國駐上海總領事館工作。

  對于“跳板”這一説法,陳廣隸並不認同,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本科就讀寧波諾丁漢大學,是結合自己高考分數作出的選擇,而寧波諾丁漢大學恰好也有自己感興趣的專業。在剛入讀時,自己也並沒有清晰的一定要出國留學的打算。

  “因為我們學校的體制和國內本科培養體係不接軌,學生要考國內研究生除非自己另外辛苦準備,否則可能性不大,所以嘗試的人很少。加上學生們經濟壓力普遍不大,就有希望向更高學歷進取的想法,繼續出國深造就成了自然而然的選擇。”

  馮周聰與陳廣隸看法相似,剛在寧波諾丁漢大學讀完大一的他,也沒有明確的出國計劃,“在大學的前四年如果混得不錯,有工作,想掙錢了,就不讀研了;如果自己的資本還是不夠的話,可能會嘗試一下海外讀研,將自身能力再提升一些。”

  而根據學校2017年的抽樣調查,90%以上的學生都學成回國。

  教育理念

  “不打壓學生精英意識優越感的覺醒”

  在與紅星新聞記者的對話中,馮周聰與陳廣隸均有提到寧波諾丁漢大學給予學生們足夠的“尊重和自由”。

  如何尊重學生?在學校的校刊上,紅星新聞記者看到,校方曾向學生們徵集,投票選出學生喜歡的餐飲企業品牌,然後由校方出面,邀請這些品牌入駐校內。于是在校內,就看到了知名的三明治、咖啡以及奶茶等連鎖品牌。

  他認為,“以學生為中心”,需要在尊重學生的基礎上,對他們的觀念加以正確引導。

  考慮到寧波諾丁漢大學的學生大多家庭經濟條件較好,記者問道:“如何看待這些學生自我優越感的覺醒?”沈偉其回復道:“我們不打壓學生精英意識優越感的覺醒,但會引導他們將這種意識的覺醒,投入到學術方面,並將其內化為回饋社會的責任與擔當。有這種自信是好事,但要運用到學術上。在生活中,我們希望他們在立足于國內現實的基礎上,成為有愛國情懷的國際化人才。”

  經過這十余年的耕耘,寧波諾丁漢大學與其他在中國崛起的一批中外合辦大學相比,究竟表現如何?

  沈偉其説:“這不好比較,首先是幾所合辦大學,合作的方式各不一樣;其次是大家目前都還在探索與實踐當中,時間太短,很難作比較,也許再過二三十年,回頭來看,答案就清晰了。”(記者 沈杏怡)

關鍵詞: 學費;高校;中西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