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無人便利店的探索與煩惱:員工培養成本較高

  一家“無人便利店”的探索與煩惱

  掃碼開門、感應商品、自助付款,作為“無人便利店”的“便民日常”,它們不僅僅意味著節省人工。

  在江西省南昌市高新區,有一家叫“we-go”的“無人便利店”。今年6月,江西百大眾興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何淳勇和他的團隊在當地政府三年免租的創業園區內,為“we-go”選擇了一處25平方米的店面,悄然開業。

一家無人便利店落戶海口市白沙門公園。中新社記者 駱雲飛 攝

  “這家店目前只是一間‘實驗室’,顧客用支付寶或微信支付,我們結算也方便,一般都是秒到。”何淳勇説,開業兩個多月,總體上既沒盈利,也沒虧損。

  “沒有出現大幅度的虧損已經很不錯了。”何淳勇説,當前市場上的“無人便利店”,在技術研發和消費者行為習慣培養等方面需要大量資金投入。他們目前還沒有一筆融資,各類成本都得死死地控制著。

  “因為商品失竊導致虧損的情況多嗎?”記者問。

  “近80天的運營,商品略有丟失,但幾乎沒有惡意偷盜行為。”何淳勇介紹説,顧客掃碼開門就是完成了信息登記,店內是一個全天候無死角的監控環境。“下一步,我們還將完善識別技術,推出‘刷臉’進店。”

  對於何淳勇來説,當初轉型做“無人便利店”,除了積極探索智慧零售模式的初衷之外,更多的是一種不得已的嘗試。

  “不到兩年光景,原來的200多家門店全線虧損。零售業的成本競爭太殘酷了,我們就是奔著降成本才幹的。”何淳勇給記者算了筆賬,經營一家50平方米的傳統便利店,店員月薪3500元,按照同一時段需要一個收銀員、一個導購員配備,要做到24小時營業,需支付三班倒的6名店員總月薪為21000元。這樣算來,單考慮人力成本一項,一家“無人便利店”一年就可節省人力成本25.2萬元。

  記者調查了解到,由於高房租和人力成本增長快的雙重壓力,一些傳統便利店已出現較為明顯的虧損。南昌紅谷灘新區的一家品牌便利店店員王女士告訴記者,店裏目前僅剩4名員工,每天的銷售額不足2000元。“老闆正在考慮轉租店面。”

  儘管“無人便利店”在節省人力成本上表現“給力”,但新增的成本也讓經營者傷腦筋。“‘無人便利店’並非一個員工都不需要。”何淳勇説,開一家“無人便利店”,每天都得擺貨補貨,至少需要一名調貨員隨時調劑餘缺,一名技術員提供後臺技術支持。能力強的調貨員和技術員,兩個人可運營5至10家店。“這樣的員工一般都要經過系統的培養,而服務行業流動性很大,這些培養成本往往較高。”

  “這些隱性成本正是我們當前的新煩惱。”何淳勇説,像培養成本這類隱性成本,還有很多:“無人便利店”作為新事物,有推廣項目的時間成本;需要更多的物業配套,而物流成本和商品管理等後臺成本並未減少;同時,燈光、溫度、設備等也都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專程前來交流的江西共享餐吧網絡有限公司負責人周夏良表示,為了替代人工服務,“無人便利店”對於後臺系統和科技設備的日常運營維護要求很高。“這部分成本在運營初期會比較高,隨著後期規模化經營會有所降低。”

  此外,周夏良認為,除了管理上的各種成本外,為了實現“無人”,“無人便利店”內商品的成本也有增加。他説,為了避免貨物被盜的同時,確保實現自助收銀,“無人便利店”的商品上都得有RFID(射頻識別)技術的價簽,每個RFID價簽的成本接近0.5元,由於貨品數量較多,致使價簽成本較高。而貼價簽也要人工,這又增加了成本。

  不過,儘管隱性成本較高,但有節省人力成本的優勢,“無人便利店”的發展趨勢依然被看好。據艾媒諮詢預測,未來五年無人零售商店將會迎來發展紅利期,到2022年市場交易額將超過1.8萬億元。

關鍵詞: 便利店;成本;何淳勇;員工;一家;商品;需要;培養;記者;虧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