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在線教育之亂,“願打願挨”不是理由

  在線教育市場存在“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現象,買賣雙方都有點稀裏糊塗的感覺,這樣看似相安無事,實則會破壞整個行業的風氣。

  除了對在線教育的資質要從嚴審核外,還應對在線教育的發展採取促進性原則,體現在立法上,就表現為制定相關的鼓勵性政策。

  隨著暑假即將進入尾聲,不少家長選擇讓孩子收心學習,將目光投向了在線教育,希望多鞏固幾門功課,開學後能跟上新課程。

  然而,滿心期待報了名,發現教師的水平堪憂。近日,一則關於51talk線上英語外教“東南亞口音重”的消息引起了網友熱議。

  上海政法學院教授姚建龍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指出,由於我國相關法律法規不健全、行業規則不完善,導致在線教育亂象由來已久,在線教育硬傷難除。

  專家建議,抓緊明確在線教育機構準入資質和認證標準,同時,建立權威認證機構,為在線教育發展提供優良的發展空間。

  30分鐘課程有3000名學員聽

  家住山東的李曉明是一名高一學生,上個月他偶然看到表哥在網絡上學習英語,覺得挺特別。只要有一台電腦、一張桌椅,在線支付十幾元錢,就可以聽到北京、上海的名師講課,這對李曉明來説吸引力挺大的。

  暑假期間,父母一直想給理科不太好的李曉明報個提高班,與父母商量後,李曉明讓表哥幫忙報了一節物理在線教育培訓課。

  “這些在線教育課程,比去實體教育機構上課便宜了不止一點。”李曉明向記者説,報一個10節課的實體班2000元到5000元不等,而在線教育課一節只要10元錢。

  李曉明介紹,註冊在線教育平臺並繳費後,負責人會把報名上課的人加進QQ群裏。在線培訓教師會提前幾分鐘開始調試機器,準備好的學員就在QQ群裏打出“A”代表已準備好。老師講的雖然不乏有亮點之處,但是語速快還有口音,聽得不是很清楚,再加上時間有限,又有進度要求,很多問題都是一點而過,就開始講下一個知識點了。

  李曉明的電腦,半個屏幕看在線直播課程,半個屏幕打開QQ群,有問題隨時問。

  但是一堂課下來,老師只是自顧自地講課程內容,QQ群裏很多人在閒聊,解答問題環節安排在講課結束後,只有3到5分鐘,一般問10個問題能解答1個,李曉明的問題根本就排不上隊。

  “這可能跟學生太多有關係,很多人都是圖便宜,好不好也就無所謂了,一個30分鐘的課程,有3000多個學員聽,互動性肯定要差些。”李曉明説,便宜的課程服務一般也就算了,但是讓他不能理解的是,價格貴的課程服務質量也跟不上。

  在線教育的教師勸説李曉明報一個精品班,優勢是小班直播,招收人數20人封頂,可以進行有效互動,老師可以及時回答他的問題。

  沒經得住勸説,李曉明花了499元購買了共8節課的精品高中物理培訓班,每天下午兩點到兩點半直播授課,他感覺這個應該效果好些。

  “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本來説好只有20個人的課,後來越加越多,最後變成50多人。在線教師説這是上次開班缺課的學生,只聽一節就會離席。但事實並非如此,很多學生從第一節聽到了最後一節。”李曉明説,人越多互動性就越差,這就像是小規模授課和大禮堂授課的區別。

  “人數跟之前説的不一樣我就不計較了,老師中途也換了人,之前講課的那位老師知名度比較高,我就是衝著他去聽課的,但是最後4節課卻換了另外一位老師來講。”李曉明告訴記者,換老師並沒有提前通知。

  對此,學員們都有些不滿,紛紛要求退錢,但指導老師只説會安排贈送其他課程,並未同意退錢。

  打破時間和空間限制

  “一直以來,在線教育作為常態教育的補充,主要是為了彌補常態教育及傳統教育在學習時間、地點、階段性上存在的不足,依託互聯網産生了傳統知識産品存在形式和傳播分享方式的革新。”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説。

  程方平指出,相較于傳統線下教育,在線教育在這方面的優勢十分突出,它突破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滿足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用戶學習時間碎片化的需求,提升了學習效率。在線教育還可以跨越因地域等方面造成的教育資源不平等分配問題,使教育資源共享化,降低了學習的門檻。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看來,隨著互聯網普及率越來越高,之前被緊緊封鎖在學校圍墻之內的知識信息,正在通過在線教育的形式被廣泛傳播出去。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介紹,一對一直播、一對多直播及錄播相結合等多種在線教育形式,滿足了不同用戶的需求,尤其是近幾年盛行的在線教育直播課程,更是受到不同群體的歡迎。在線教育直播課程不再是老師們自説自話的單方面授課形式,而是有了交流、分享的過程,這無疑提高了學習效果。

  “同時,在線教育機構在運營過程中,節省了大量的人力、房租等成本,使得在線教育體現出價格優勢。”熊丙奇認為。

  在線教育發展迅猛,據艾瑞諮詢數據顯示,2016年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1560.2億元,用戶規模為9001.4萬人;預計到2019年將達2692.6億元、1.6億人的規模。職業在線教育、中小學在線教育以及高等學歷在線教育齊頭並進,佔據了在線教育市場整體的86.5%,成為市場的主體。

  熊丙奇認為,在全民共享的大教育背景下,在線教育或將在今後的教育領域裏佔得一席之地。

關鍵詞: 在線教育;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