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醫保個人賬戶積累超5000億 專家建議「活化」基金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近日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個人賬戶累積5200億元,已較四年前翻倍。有專家認為,資金大量沉澱反映出基金運行效率不高等問題,建議擴大個人賬戶合理支付範圍,同時逐漸降低直至取消單位繳費劃入個人賬戶的資金。

  《2016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6年全年城鎮基本醫療保險基金總收入13084億元,支出10767億元。年末城鎮基本醫療保險統籌基金累計結存9765億元(含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基金累計結存1993億元),個人賬戶積累5200億元。而截至2012年末,個人賬戶積累2697億元。這也説明,醫保個人賬戶結存四年間內已經翻倍。

  我國城鎮職工醫療保險採取「統賬結合」模式,即由社會統籌賬戶和個人賬戶組成。根據1998年確定的政策,單位按照工資的6%左右繳費,其中30%劃入個人賬戶,個人按照工資的2%繳費,全部計入個人賬戶。從各地實踐看,個人賬戶普遍封閉管理,用於支付門診費用、藥店購藥和其他起付線以下費用,醫保統籌基金用於支付住院費用。

  「一邊是面臨穿底風險的統籌基金,一邊是大量‘沉睡’的個人賬戶結余資金,這制約了城鎮職工醫療保險制度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有專家提出,資金大量沉澱也反映出資金運用效率不高。與此同時,社會統籌賬戶的情況並不樂觀,部分地區已經出現當期赤字收不抵支。

  事實上,由於使用範圍的約束,一些參保職工個人賬戶資金長期沉澱,衍生出了使用個人賬戶購買非藥品甚至套現的需求,而一些零售藥店等醫保定點機構主動迎合,為套現提供便利,甚至形成了醫保卡套現利益鏈。審計署對外披露的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醫療保險基金的專項審計結果顯示,1.4億元醫保個人賬戶資金被提取現金或用於購買日用品等支出,涉及539家藥店。

  為解決這一問題,個別地區實施了個人賬戶資金家庭共用,購買商業健康保險産品,甚至允許使用個人賬戶資金進行體檢、購買健康卡和游泳卡等措施。醫療保險個人賬戶的地方政策和管理出現了亂象。

  「從政策設計初衷講,個人賬戶具有控費功能和積累功能。由於有些地區對個人賬戶的規定不完善等,有突擊花費個人賬戶資金、用個人賬戶資金購買日用品等現象。也存在有些人個人賬戶積累多、另外一些人個人賬戶資金不夠用等現象。」中央財經大學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靈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

  圍繞個人賬戶的公平性和效率進行分析,社會上展開了個人賬戶的存廢之爭。有專家認為,個人賬戶在制度上存在缺陷,不具備風險分散功能,其公平性和效率都值得商榷,同時監管成本高,資金積累閒置浪費和隱性損失比較高,應該淡化並取消個人賬戶。

  也有專家認為,雖然醫療保險個人賬戶的地方政策和管理出現了亂象,但個人賬戶仍有存在的必要。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就業與社會保障研究中心楊燕綏教授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應擴大個人賬戶合理支付範圍,同時逐漸降低直至取消單位繳費劃入個人賬戶的資金,增加工資總額約2%的繳費進入社會統籌基金,以增加社會統籌基金的支付能力。她建議保留個人繳費計入個人賬戶的政策,依法明確支付範圍,特別是用於支付家庭醫生的門診服務和慢病管理服務費用,或是參加長期護理保險。

  褚福靈還建議,採取規範個人賬戶使用政策、實現個人賬戶資金家庭共享等措施加以應對。「我國醫保制度從現收現付走來,當時不論門診或住院都報銷一定比例,導致門診費用激增。此後多數地區只報銷住院費用,導致住院率急劇上升,醫療費用總體攀升。因此才建立了個人賬戶管門診,統籌基金管住院的制度。」

  褚福靈認為,如果取消個人賬戶,其實是歷史性回歸,門診費用必將急劇上升。他建議建立統一的大額門診統籌,如北京地區,在門診超過一定數額時報銷一定比例,進而緩解大病門診風險。同時建議放開個人賬戶(直接將個人賬戶劃給個人),普通門診個人賬戶自付。「這樣,既能降低賬戶管理成本,又能控制門診費用,還能夠分擔大額門診費用風險,是值得探索的改革之路。」他説。(記者 李唐寧)

關鍵詞: 個人賬戶;醫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