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高考恢復40週年:依舊承載著厚重期待

  今年是中國恢復高考制度40週年。1977年至今,高考影響和改變了幾代中國人的命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從最初不及2%,到現在已跨過40%,正快速接近50%的普及化指標線。數據背後,40年來,高考是如何影響和改變著中國?40年後,高考又被這個國家賦予著哪些期待?

  恢復高考

  ——中國人才觀念在變化

  1977年10月12日,國務院批轉了教育部制定的《關於1977年高等學校招生工作的意見》,文件規定了高等學校新的招生政策,即廢除推薦制度,恢復文化考試,擇優錄取。

  這一年,「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口號在中國落地生根。湖北大學教育學院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李木洲研究中國考試製度多年,他在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採訪時表示,從國家層面來説,40年前的恢復高考,就是在表明國家對人才的重視,以及人才觀念的重構。

  他解釋説,「恢復高考,確認了文化知識、智力因素等在高校人才選拔中的基礎作用,這是國家人才觀念的重大轉變,也可以説是國家人才觀念的正確回歸。」

  1977年的中國教育歷經「暖冬」,據統計,當年年底,約有570萬青年「回歸」高考考場,各大專院校從中擇優錄取了27.3萬名學生,使新生質量有了很大提高。

  40年來,通過高考選拔出來的大學生一批又一批走向中國的各個領域,他們見證和參與著改革開放的全過程,逐步成為推動這個國家發展的中堅力量。

  近日,國家教育諮詢委員會委員、廈門大學考試研究中心主任劉海峰撰文指出,恢復高考40年來,通過高考的公平競爭,為高等學校選拔了千百萬合格的學生,經過培養造就,許多人已成為各行各業的骨幹力量。中國這些年的經濟騰飛,與高考制度的恢復和不斷改革密不可分。

  40年實踐

  ——從精英教育到大眾教育

  「高考對不同年代的人來説,意義是不一樣的。」李木洲告訴中新網記者,改革開放以前,高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選拔國家幹部,恢復高考之後,伴隨著改革開放,高校畢業生的就業也逐步由計劃分配轉向市場競聘,越來越多的高校畢業生開始自主擇業。

  正如專家所言,40年來,隨著國家經濟社會環境的變化,高考本身也在經歷變革。1999年,教育部頒布了《關於進一步深化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製度改革的意見》,公佈了全國高考改革方案,揭開這一時期高考改革的序幕。此後,自主招生、分省自行命題、實行平行志願錄取等探索陸續展開,中國高校的招錄方式更加多元。

  同樣在1999年,中國高等教育開始擴大招生規模,高考錄取率也開始大幅上升。據統計,1998-2005年間,中國高考報考人數年均增長11.58%,高考錄取人數年均增長23.75%。到2015年,中國高等教育在校生規模已達3700萬人,位居世界第一。

  另據中國教育線上日前發佈的《2017高招調查報告》顯示,在高考招生總量保持平穩的背景下,全國各地高考錄取比例則繼續提高,其中,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經跨過40%,快速接近50%的普及化指標線。

  對比1978年1.55%的毛入學率,有觀點認為,中國高等教育已從「精英教育」逐步邁向「大眾教育」。

  李木洲對此表示,高等教育未來將進入普及化階段,普及率的提高有利於國民素養的整體提高,他認為,「未來不是在於你有沒有讀大學,而是在於你讀的什麼大學,這個影響可能是更大的。」

  圖為1999年7月7日,中國普通高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第一天,參加考試的考生走出考場。中新社記者 劉可耕 攝

  知識改變命運

  ——社會階層在相對公平中流通

  從「精英教育」到「大眾教育」,在普及率整體提高的背後,高考背後的教育公平,一直備受民眾關注。

  去年,西安交通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院長、社會學家邊燕傑主持調研了一份名為《農村大學生的職業生涯機遇》報告,據媒體報道,該調研的目標樣本全部來自城市中的現有勞動力,被劃分為六大群體:前3個接受了高等教育,即城市大學生、農轉非大學生、未轉非大學生;後3個尚未接受高等教育,包括一般城市勞動力、農轉非勞動力、進城農民工。

  報告顯示,對於農轉非大學生和城市大學生來説,能夠進入黨政機關和國企工作的機會是相同的,二者還擁有同樣機會從事精英職業,經濟收入水平不相上下,而三類非大學生群體,主要從事非精英職業。

  李木洲對中新網記者分析,中國城市化進程非常快,但農村人口還是佔絕大多數,因此,高考為他們提供了通過高等教育來改變命運的重要途徑。

  2014年9月發佈的《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明確提出,增加農村學生上重點高校人數,繼續實施國家農村貧困地區定向招生專項計劃,由重點高校面向貧困地區定向招生。

  意見還明確,部屬高校、省屬重點高校要安排一定比例的名額招收邊遠、貧困、民族地區優秀農村學生,2017年貧困地區農村學生進入重點高校人數明顯增加,形成保障農村學生上重點高校的長效機制。

圖為2017高考首科考試結束,廣西南寧一考點外,家長狂拍考生似「走紅毯」。俞靖 攝

  高考未來的變與不變

  ——你還相信「一考定終身」嗎?

  近年來,每逢高考,輿論中關於高考弊端的質疑之聲都會出現,諸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一考定終身」、「高考指揮棒」等等。

  對於當前中國的考試招生制度,上述《國務院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也指出,中國的考試招生制度總體上符合國情,權威性、公平性社會認可,但也存在一些社會反映強烈的問題,主要是唯分數論影響學生全面發展,一考定終身使學生學習負擔過重,區域、城鄉入學機會存在差距,加分造假、違規招生現象時有發生。

  如今,中國高中畢業生出國留學的規模越來越大,有聲音指出,留學大軍的逐步龐大,也在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面對高考,中國家長和學生正在「用腳投票」。

  「這會倒逼國內高考制度的改革。」李木洲説,國外的招生制度有它的優勢,比如,多次考試,科目設計豐富、靈活,高校具有相對較強的自主性……這些是目前在中國高考體系中,沒有完全得到解決的問題。

  事實上,高考恢復40年以來的實踐亦非一塵不變。中國高等教育學會會長瞿振元對媒體指出,這些年來,高校考試招生從考試科目、考試內容、考試次數、考試方式、計分方式、命題方式、志願填報方式、錄取體制、高考時間、收費制度等涉及的所有環節都有過改革,幾乎沒有一個方面沒試過、沒有一個環節沒動過。

  最新的變化在今年的高考中就有顯現。這幾天,上海、浙江兩地的高中畢業生正迎來首次「新高考」,高考成績由語文、數學、外語3門統一高考成績和3門學生自主選擇考試科目成績構成;外語考試由一年一次變為一年兩次,可選擇較好的一次成績計入高考總分。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未來一個時期,高考招生制度改革還將處於波動期,高考改革關鍵是要實行更加專業的評價。

  他表示,「現行考試製度可以通過大量培訓來取得好成績,實際測試結果相對失真,而作為專業的教育評價,應盡可能消除強化培訓對測試結果的影響。」

  李木洲則期望,通過制度設計的改革,改變「一考定終身」的局面。

  「例如,讓學生有多次考試、甚至多次錄取的機會,進一步加大招考分離的力度,高校應該研究自己的辦學定位,制定符合自己新生特點的考試方案,逐漸打破民眾對高考的固有認識。」他説。

  顯然,40年後,高考依舊承載著這個國家厚重的期待。(完)(湯琪)

關鍵詞: 高考;中國;考試;制度;招生;高校;改革;國家;教育;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