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茶馬古道舊驛的「出發」與「歸來」

  「等孩子長大出息了,要去大城市生活。」這是70歲的僳族老人海金香最大的希望。

  居住在雲南省大理州賓川縣大營鎮村的海金香沒上過學,連全孫子孫女的名字也寫不全。2016年,她在村口目送孫兒到縣城讀高中。

  村是一座有著四千多年曆史的茶馬古道舊驛站,馬幫的騾馬與商人的雙腳曾經是當地繁榮的依靠。前幾年,村是大營鎮唯一建檔立卡的貧困村,村民們寄希望於後代通過求學走出大山。

  2017年,村在外就讀的大中專以上學生105人。家長們冀望他們學成後能紮根遠方。

  多年前的一場車禍,讓海金香的兒媳慘遭不幸,兒子終身殘疾,兩個孫兒正在上小學。海金香靠著七畝玉米田和十幾隻山羊供孩子上學。「我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賓川縣城,離這兒20多公里。」海金香希望孫輩能走得更遠。

  生長于村的趙齊今年24歲,正在西北民族大學讀大三。家裏的收入主要靠兩畝多玉米,父母身體不好,但為讓孩子上學,家裏一直東拼西湊借錢。

  趙齊的母親侶世祝説:「我和他爸都沒上過學,苦了一輩子,也想不出啥賺錢的門路,就想讓娃娃多讀點書,以後找個穩定的好工作。」

  2014年底,村全面啟動建檔立卡貧困戶普查,173戶貧困戶按缺技術、自身發展動力不足、缺勞動力等11種致貧主因分類歸檔,海金香和侶世祝家都以因病致貧被納入其中。

  目前村6207人中仍有242人處於貧困線以下,貧困發生率3.89%。為幫扶這些家庭,通過資助、減免等方式,賓川全縣實施了教育扶貧全覆蓋行動。

  「精準扶貧不再是大範圍的促增收,而是對症下藥。」賓川縣扶貧辦主任史強説,對貧困戶要一看房、二看糧、三看勞動力強不強、四看有沒有讀書郎、五看有沒有臥病在床。

  在當地官方的幫助下,海金香孫輩的上學難題得到解決。趙齊則申請到政府助學貸款,並通過勤工儉學緩解了家裏的經濟壓力。

  2016年,政府出資1186萬元人民幣新建村完全小學,佔地面積15660平方米。村完小教務主任普光龍説,近年來,村民們對教育愈發重視,很多家長會把未滿入學年齡的孩子迫不及待地送來學校。不論家庭多困難,都會支持孩子上學。村適齡青少年就學保障達到100%。

  在脫貧的路上,村還通過多種方式漸行漸快。2015年,這裡成為中國第一批旅遊扶貧試點村,大力完善基礎設施、發掘民族文化,並出台政策扶持五家農家樂。

  大營鎮黨委副書記尹中鋒説,精準扶貧實施後,村投入近600萬元完成村內道路硬化及傳統村落石板路重建,通村公路與直達昆明的旅遊公路相接,到大理機場只需40分鐘。

  通過這些路,已有一些年輕人選擇歸來。

  從村走出去的海慧珍曾在昆明旅遊學院學習酒店管理,畢業後供職于昆明一家五星級酒店。去年,已在城市工作生活得順風順水的她看好家鄉的前景,毅然辭職回鄉創業,開起農家樂。在跑前跑後招呼用餐客人的間隙,她對記者説,「現在還是以農家菜和住宿為主的初級階段,旺季最好時候每天純收入有3000多元。」對於未來的發展,旅遊專業出身的海慧珍早有打算,「旅遊還是要重文化,我們打算開發僳族特色火草布系列産品,從生産到體驗,已經註冊了公司。」

  中國社會科學院貧困問題研究中心主任吳國寶認為,「農村年輕人離村進城的趨勢還會持續較長時間,但像過去多年單向流動的格局會有所改變。在更多人離開的同時,也會有一部分有準備的人回流,包括一些城裏人流入農村。這也是中國城鄉結構調整的過程。」

  趙齊選擇了師範專業。雖然父母希望他能在城市生活,但他認為對於很多農村孩子來説,在城市紮根特別困難,「我還是想回到老家或其他鄉鎮做老師,讓農村的孩子獲得更好的教育。」

  負責村扶貧工作的大營鎮副鎮長吳利春説,村目前有大專以上學歷的已達299人,但回來工作或創業的卻寥寥無幾。近幾年隨著精準扶貧的推動,村裏的軟硬體環境有所提高,旅遊、電商等行業面臨新的發展機遇,一部分高學歷年輕人開始回流。政府也努力為回鄉創業者提供更好的環境和服務,如享受青年創業貸款、小微企業扶持等金融服務。

  「要留住或吸引有志青年回到農村,關鍵是要增強農村的吸引力,增加發展機會。」吳國寶説,這就要求在政策、體制、資源配置等方面為青年返鄉和下鄉創業提供更有利的支持。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