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關於轉折、夢想與希望——“一帶一路”上的他們

2017-05-12 10:06:00來源:新華社

  “現在什麼都有了,這在兩年前我都不敢想。”

  “我以後想學習中文,長大後我想去中國上學。”

  “這是一次機會,我想把這塊土地留給孩子們。”

  ……

  “一帶一路”猶如一根紐帶,將無數人的命運緊密相連。

  他們之中,有樸實的奉獻者,執著的追夢者,也有幸運的受益者;他們鮮活的面孔與熾熱的情感相互交織,構成“一帶一路”上最動人的畫作。

  點亮命運的曙光

  “現在什麼都有了,這在兩年前我都不敢想。”割膠季在12月結束,得以閒暇的22歲老撾膠工陶蓬在中國雲南農墾集團所屬雲橡投資有限公司提供的磚房內聊起自己和村裏的變化。

  陶蓬兩年前還在偏遠貧困省份華潘以種旱稻為生。“以前一年稻子收下來,除了口糧,賣了余糧也就可以得400萬基普(約合3500元人民幣)。來這裡後,你看我們現在住上磚房,家裏有了電視、冰箱和音響,摩托車也有兩輛呢!”

  “一帶一路”改變了陶蓬原本困頓的生活。而給他們一家生活帶來巨大變化的雲橡公司,如今在老北四省有18個生産基地,並且還在博膠省解決了當地兩個村寨共計170戶1426人的生産、生活用電問題;在瑯南塔省和沙耶武裏省投資興建校舍,解決了當地山區孩子入學難的問題。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鋪開,共建共享的理念,把生活的轉機帶給了無數普通人。

  在斯裏蘭卡,能喝上乾淨、隨時供應的自來水是24歲的埃蘭迪幼年的奢望。3年前,隨著中國機械設備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入駐,阿塔納水廠正式開工,埃蘭迪的父親很快將不用再從自家後院那口水井中抽水。

  在吉爾吉斯斯坦,農民卡裏莫維奇搭上中吉農業合作快車,開始改種中國研發的高産優質玉米新品種。用他自己的話説,務農20年,這回總算在玉米地裏挖到了“金子”。

  在埃塞俄比亞,從小挨餓的放牛娃特沃爾德得益於和亞吉鐵路相關的項目承包工程。“你看,就是這條亞吉鐵路,讓他們有了工作,有了錢。當然,我也賺到了錢。”

  解決就業機會、改善當地環境、提升基礎設施……一個個紮實的“一帶一路”項目,踐行著共同發展、共享繁榮的發展理念,讓更多人看到了充滿希望的未來。

  煥發夢想的生機

  蒙內鐵路(蒙巴薩-內羅畢)的施工現場,肯尼亞姑娘萬吉庫一絲不茍地用卷尺測量每一個護欄立柱的埋深。赤道的烈日、接近40攝氏度的體感高溫、卡車駛過揚起的塵土,都沒有讓這個年輕的女孩抱怨或者退縮。

  畢業于肯尼亞頂尖理工院校的萬吉庫也曾困惑迷茫。“在肯尼亞,年輕人找工作是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女孩子,學工程的女孩子。”

  “聽説我們國家要修建一條極為重要的鐵路,會給肯尼亞帶來很多發展機遇。”抱著試試看的心情,萬吉庫給承建蒙內鐵路的“外企”中國路橋投遞了一份簡歷。接到中國路橋錄取電話的那天,她倍感驚喜。

  前年,她獲得中國路橋提供的獎學金,在中國西南交通大學接受鐵路運營培訓。“蒙內鐵路將大幅提高運力,降低運輸成本和時間。”萬吉庫為自己能夠參與這項“百年工程”感到自豪。

  一個國家的夢想和一個女孩的夢想緊密相連,這是“一帶一路”帶來的時代機遇。

  而在萬里之外的巴基斯坦,另一個小姑娘也因“一帶一路”種下自己的夢想。

  麥胡娜今年10歲,是巴基斯坦瓜達爾市法曲爾小學的一名學生。記者見到她時,她正坐在寬敞明亮的教室裏專心聽講。

  瓜達爾教育事業發展較為落後,教學基礎設施嚴重不足,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受過正規教育。2016年9月1日,由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捐建的法曲爾小學正式交付使用。這一天,也改變了麥胡娜的命運。

  中國在麥胡娜的生命裏烙下了印記,也照亮了她的未來。

  麥胡娜靦腆地用手指了指北方説,爸爸告訴她中國在那裏。“我以後想學習中文,長大後我想去中國上學。”

  有夢想的人努力奔跑著,“一帶一路”之下,天高海闊。

  播種逐夢的希望

  在北京金融街一棟辦公樓的19層,隱藏著一個“一帶一路”的“分析器”。科技企業億讚普利用大數據構建了一套包含國別合作度和省市參與度指數在內的“一帶一路”發展成效綜合評價體系。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3年有餘,對於這一中方提出的重大國際合作倡議,沿線其他國家政府、媒體和民眾究竟如何看待?合作參與程度到底有多深?這些看似紛繁複雜、難以回答的問題,這家從中關村走出的民營科技企業依靠大數據技術找出了答案,併為決策部門和相關企業提供多元化、個性化、可視化的大數據産品和服務。

  從最初的大數據精準營銷,到跨境貿易,再到目前的金融科技領域,秉承創新精神的億讚普加快走在“一帶一路”上的步伐。

  而在馬來西亞,文字譯者也在默默堅守,只為在更多人心中留下中國文化的印記。

  馬來西亞的林尊文是馬來文版《水滸傳》的3名譯者之一。該書翻譯耗時10年,林尊文深有感觸地説:“這比10月懷胎還辛苦。”

  林尊文所在的馬來西亞翻譯與創作協會是一個民間自發的翻譯組織,譯者只能拿到很少的翻譯費,幾乎屬於義務勞動。雖然有人潑冷水,認為《水滸傳》篇幅太長翻譯困難,但林尊文憑一句簡單的初衷堅持了下來,“如果我們翻譯了,以後的人重譯就能在我們的基礎上譯出更好的作品”。

  正因這些譯者的耕耘與付出,中馬文化交往有了新的跨越……

  促進民心相通,“一帶一路”倡議是一個立體工程。在巴基斯坦瓜達爾市法曲爾地區,謝爾穆罕默德老人則用更加質樸的方式,為孩子們種下逐夢的希望。

  “當聽説中國(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要援建一所學校時,我非常高興,這是一次機會,我想把這塊土地留給孩子們。”

  老人把自己的土地捐獻出來建設法曲爾小學。眼下,瓜達爾土地價格上漲很快,家庭並不富裕的謝爾穆罕默德卻一點也不後悔。“如果我還有其他的土地,我還會捐出來。”

  謝爾捐獻土地建成的學校,為説著“長大後我想去中國上學”的麥胡娜提供了夢想的平臺。而麥胡娜長大以後,或許也會像肯尼亞女工程師萬吉庫一樣借助“一帶一路”實現自我價值。

  這些人與事的交雜和關聯,他們的期冀、汗水和喜悅在這條紐帶上熠熠閃光,勾畫出更多人的幸福,也做出自己對“一帶一路”的生動注解。(新華社記者謝琳 楊威;參與記者:季偉、劉天、楊梅菊、邱兵、章建華、劉艾倫、陳瑤、王守寶、宋建、林昊、劉彤、金正、武笛)

編輯:楊洋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