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騙錢財、竊隱私、跑流量 APP三大陷阱困擾用戶

   4月17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發佈通告,對北京地區手機應用商店的各類手機應用軟體進行抽測,共發現39款違規手機應用軟體,已要求相關手機應用商店下架處理。

   1月,工信部對46家手機應用商店進行技術檢測,發現了多個應用商店的34個應用不合格,涉及違規收集使用用戶個人信息、惡意“吸費”、強行捆綁推廣其他無關應用軟體等問題。

   隨著智慧手機的普及和網絡資費的降低,各式各樣的手機應用日益深入我們的日常生活。龐大的消費市場也催生了手機應用的蓬勃發展,2016年全球手機應用軟體數量已經達到520萬,較2015年增長近20%。

   事實上,手機應用良莠不齊的現象一直讓人詬病。惡意應用誘騙欺詐,隨意吸費,破壞系統;山寨應用“傍名牌”,竊取用戶專有信息和個人隱私;不必需的預裝應用形同雞肋,擠佔手機內存,甚至偷跑流量。手機應用的種種問題,亟待加快解決。

   搞欺詐 侵錢財

   惡意應用“傷人”

   “剛才手機沒反應了,顯示‘恭喜你的手機被鎖了!聯絡,支付20元購買解鎖密碼。’我該怎麼辦?”

   “最近下載了一款手機遊戲,前幾天收到短信提醒,發現欠了很多話費。什麼‘吸走’了我的費用?”

   “一款手電筒軟體,為什麼要獲取我的聯絡人、短信和照片?”

   誘騙欺詐、捆綁下載、惡意扣費、竊取隱私、破壞系統……惡意應用層出不窮,智慧手機用戶苦不堪言。4月19日,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發佈的《2016年我國互聯網網絡安全態勢綜述》顯示,2016年在中國移動互聯網發現惡意程序205萬個,較2015年增長39%,近7年來持續保持高速增長趨勢。業內人士表示,作為惡意程序重要傳播載體的惡意APP,在正規網站上傳播的途徑雖得到控制,但通過非正規應用商店途徑傳播惡意APP的數量還在繼續增長。

   互聯網分析師于斌認為:“現在開發一款應用只需要八九千元。惡意應用之所以大行其道,主要在於開發成本和準入門檻太低。”

   此外,手機系統安全性不足,用戶安全意識淡薄,也給惡意程序提供了滋長的空間。4月16日,國家質檢總局在近期檢測的40批次智慧手機樣品中,發現13批次樣品後端信息系統存在信息安全漏洞。

   無論何種智慧手機應用程序,最終都必須在某個應用商店上架,方可提供下載鏈結。騰訊研究院的調查顯示,近1/4的手機病毒感染渠道是應用商店。解決惡意程序問題,需對應用商店加強管理。去年,網信辦和工信部分別發佈《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和《移動智慧終端應用軟體預置和分發管理暫行規定》,均要求應用商店對應用程序提供者進行真實性審核,起到監管作用。

   小米公司介紹,如果希望在小米應用商店上架自己的應用,個人開發者需要提供身份證號和手持身份證的照片,企業開發者則需要提供營業執照或組織機構代碼證。

   “開發者‘實名制’落實得好的話,一旦發現惡意應用,就可以‘拔出蘿蔔帶出泥’。相關管理部門也應當建立起白名單和黑名單制度,實現‘良幣驅逐劣幣’。以前想的是亡羊補牢,現在則應該未雨綢繆。”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説。

   竊信息 偷隱私

   山寨應用“騙人”

   “掃一掃,1元騎車。”這個春天,各色共享單車成了城市街頭一道新的風景。只要拿出手機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並支付押金,就可以開始使用單車。

   然而,有細心用戶發現,部分單車上的二維碼被替換,掃描之後會下載一個高倣應用,以完善身份認證等名義誘導用戶填寫個人身份信息和銀行卡資料,有的則直接騙取用戶押金。

   今年初,北京協和醫院在官網發佈嚴正聲明,稱“北京協和醫院近日在蘋果商店(Apple Store)中發現虛假手機APP,該APP以掛號為名,騙取患者身份證號、姓名、手機號等重要信息,存在患者隱私被洩露,患者財産受損失的風險。”

   360公司發佈的《2015年安卓手機應用盜版情況調研報告》顯示,在調查的10305款手機應用背後存在954986個盜版應用,平均一個“李逵”後面有92個“李鬼”。一些熱門應用更是山寨重災區,某個主打無線密碼共享功能的手機應用在各個渠道篩查出了1387款“李鬼”。

   形形色色的山寨應用與正版應用極為相似,不僅侵犯了原創者的知識産權,更可能侵害用戶的個人隱私和財産安全。據了解,和鑒定惡意程序不同,目前還無法使用計算機鑒定山寨應用,主要依靠人工,從圖標、頁面、開發者、應用大小等角度進行鑒定。同時,對於如何判定山寨軟體,業內也還沒有一個統一標準。

   “傳統的知識産權保護方式並不適應互聯網時代,可能維權還沒成功,這款手機應用的風口已經過去了,應探索更好的保護方式。不妨借鑒‘備案即生效’,按照手機應用備案先後認定。如果山寨應用還有騙取個人隱私和錢財的行為,就是典型的電信詐騙,應該加大打擊力度。”朱巍説。

   跑流量 卸不掉

   預裝應用“煩人”

   “如何卸載預裝應用?”在百度搜索中輸入這個問題,出現了2800萬個相關結果。

   互聯網數據中心發佈的《2016年中國安卓手機預裝軟體調查研究報告》指出,2016年安卓手機平均預裝軟體數量約為9.2款,佔用的存儲空間達634.4兆,但是近八成用戶不會使用或者僅會部分使用智慧手機中的預裝軟體。

   大部分預裝軟體雖然主觀上不存在惡意行為,但仍引起了用戶諸多抱怨:“手機太卡,想卸載卻卸載不掉。”“預裝應用經常自己啟動,既佔內存,又耗流量。”

   預裝應用,偷跑流量的問題困擾用戶。上海市消保委2015年對10款手機的抽樣測試顯示,有9款手機預裝應用軟體在消費者無操作的情況下,仍然會發生流量消耗。

   現實中,一些手機用戶迫不得已採取了“刷機”的辦法卸載手機預裝軟體。但“刷機”風險很大,可能因為誤刪必要程序導致手機無法使用,甚至還會讓惡意應用乘虛而入。

   日前,工信部印發的《移動智慧終端應用軟體預置和分發管理暫行規定》要求,今年7月1日後,“生産企業和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確保除基本功能軟體外的移動智慧終端應用軟體可卸載。”

   朱巍認為,對預裝應用也不要一棒子打死。消費者具有自由選擇權和受尊重的權利,手機廠商預裝軟體應更多考慮消費者的利益,不要數量過多,特別是要方便用戶卸載。(許 晴 蔣齊光)

關鍵詞: 應用;手機;用戶;軟體;惡意;預裝;隱私;商店;流量;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