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共享辦公成投資新熱點 大幅降低辦公租賃成本

  從滴滴出行,到五顏六色的共享單車大戰,再到“蓄勢已久”即將面世的共享汽車,眼下,“共享”經濟已經滲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商務領域,一種能大幅降低辦公租賃成本、鼓勵辦公者共用空間內的資源、便於社交的共享辦公模式正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悄然興起,不僅被資本紛紛看好,還受到眾多創業人群的追捧,表現出了極大的市場認可度。

  4月20日,共享辦公服務平臺Workingdom宣佈完成數千萬首輪融資。Workingdom表示,目前已擁有20余個空間項目,未來三年內將在國內佈局落地100家實體空間。

  據公開信息顯示,近兩年間,在中國的一線城市,類似Workingdom的共享辦公企業取得快速發展,已誕生WStudio、方糖小鎮等近300家共享辦公品牌,佈局超過600家網點,提供超過10萬張工位。領域內甚至出現了優客工場這一達到獨角獸級別的企業。

  業內人士分析,在中國大眾創業的時代熱潮下,共享辦公的東風已經到來,同時伴隨中國新生代用戶的崛起,共享辦公將改變人們傳統的辦公習慣。獨特的市場優勢,將使共享辦公市場成倍增長。

  低成本優體驗

  作為共享辦公領域的鼻祖,美國的WeWork最早于2011年4月開始向紐約市的創業人士提供共享辦公空間服務。目前,WeWork在全球的20多座城市擁有80多個共享辦公場所。

  共享辦公模式,是指來自不同公司的個人在聯合辦公空間中共同工作。在特別設計和安排的辦公空間中共享辦公環境,彼此獨立完成各自項目。辦公者可與其他團隊分享信息知識、技能、想法和拓寬社交圈子等。

  一直以來,商務樓的高租金讓許多創業型的小微企業頗為撓頭。共享辦公最大的好處就在於降低了辦公室租賃成本。有人算過一筆賬,在共享辦公空間租工位,比獨立租辦公房要省三到四成。

  剛成立不久的創業團隊負責人田先生表示:“交通便利,每個工位費3000多元,一個座位起租。團隊目前只有5個人,只用付工位費用,而會議室、WIFI都免費使用,茶水免費供應,電費、物業費也都免了。更省去了考慮租辦公室、裝修等事情。” 田先生和團隊成員很快決定入駐一家位於北京西直門地區的共享辦公空間。

  熱愛寫作的自由工作者80後張女士被優客工場放鬆的辦公環境所吸引。她告訴記者:“辭職後,我便開始租工位寫作,每天工位費100元左右,既可以感受到工作狀態,又可以自由來去或者更換場所,不同的場所也會帶給我不同的寫作靈感。”

  有意思的是,像張女士這樣的“散席”在共享辦公空間裏還有不少,這些“移動工位”的使用者往往是記者、律師、會計師、諮詢師等,工作時間不固定,隨時可以來。

  記者走訪發現,相比較傳統寫字樓和商住兩用公寓,共享辦公空間多配套開放且豐富的公共區域。以納什空間中關村Space 為例,公共區域配套健身房、咖啡廳、榻榻米休息室、母嬰室;Funwork世貿天階店還設有滑梯、檯球桌、冥想室……這些配套設施,無疑成為共享辦公吸引年輕創業者的有利噱頭。

  租約靈活,可按天租;無起租面積要求,1人即可入駐;優質的辦公空間,設備齊全,隨到隨用;豐富輕鬆的公共區域……可以説,對於一些想要以經濟實惠的方式進駐優質辦公場所的小微企業來説共享辦公空間是最好的選擇之一。

  “社群化”共享共贏

  共享辦公還具有 “社區化”、“社群化”的特點,會員享受的不僅是座位及公共空間,還有全球資源。

  以WeWORK為例,入駐會員後,你到任何國家任何城市的WeWORK樓宇都能找到免費座位;隨時與全球10萬名會員溝通,他們成了你的天然客戶或粉絲,獲客成本比單獨開公司容易得多。

  “左鄰右舍都是我的潛在客戶、潛在夥伴,搬入這裡,人脈自然就有了。”做美容APP的張小姐在一家共享辦公機構租了5個工位。張小姐旁邊的座位,是一位設計類創業者,針對張小姐的APP頁面,對方經常給出很多設計建議。而張小姐也會把美容的內容,輸出到左鄰右捨得平臺。甚至大家共同萌發了一個創意,幾家創業者合作開發。“在共享辦公空間中,你能感受到一種創業的激情。”張小姐説。

  共享辦公空間在吸引創業者以及不需要坐班的自由職業者、中小型企業外,也吸引了大企業的加盟。據了解,在WeWork的客戶名單中,就有微軟、通用電氣、三星這樣的世界500強企業。

  這種創新的辦公方式能夠營造更加具有協作性的工作環境,協助跨國公司吸引並留住人才,實現創新和人才的融合。有分析認為,未來將有更多的跨國企業把一些特定部門搬進靈活辦公空間,比如數字、創新或技術團隊。

  資本追逐前景向好

  近兩年來,尤其是國家提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之後,共享辦公開始在中國的一線和重點二線城市迅猛發展。根據高力國際發佈的《2017年靈活辦公空間展望報告》數據顯示,隨著租戶對辦公空間靈活性的要求日益增強,聯合辦公空間將保持每年30%的增長率。到2030年,30%的辦公空間將會是聯合辦公空間。目前,全球共享辦公城市規模TOP10中,北京、上海均位列其中。

  共享辦公的發展受到了資本的關注。據了解,北京共享辦公租賃機構無界空間在近期獲得了由信中利領投、經緯中國跟投的近億元A+輪融資。此外,國內共享辦公品牌如WE+聯合辦公空間、酷窩COWORK等都獲得了數額不等的融資。

  一方面融資助力市場發展,另一方面與本地企業的聯合也擴大了共享辦公空間的規模。日前,共享辦公機構裸心社攜手上海地産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閔虹集團,在上海開發最大型的共享辦公空間項目,地點設在上海古北地區,預計總面積為11000平方米,設有1700個工位。而中國房地産龍頭企業萬科集團也確認與裸心社合作。在萬科集團牽頭的城市重建項目中,上海原有的地標建築哥倫比亞鄉村俱樂部將在改造後更名為哥倫比亞公園,而裸心社作為其中最主要的創意辦公空間將助力打造上海創意新地標。

  同時,共享辦公企業也在不斷建立與完善辦公生態系統。納什空間已正式形成以獨立式辦公空間為主力型産品,共享辦公空間為配套,全城移動辦公工位為增值服務的多元化空間産品線。以其萬達項目為例,入駐在萬達、建外SOHO、SOHO現代城獨立辦公空間的企業可以隨時到萬達 Space 聯合辦公場地,使用那裏的路演廳、咖啡廳、會客室、會議室等公共設施。同時,也可以通過納什空間APP一鍵預定分佈在全城的辦公設施。

  共享經濟的春風吹到了辦公領域,共享辦公已成為投資的新熱點。

  本報記者 楊冉冉 實習生 張曉昕

關鍵詞: 辦公;共享;空間;辦公成;企業;成本;工位;城市;投資;大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