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歷史的痕跡和今天的復興--從唐代“西市”到陜西自貿區

  作為古代絲綢之路的起點,陜西曾是東西方文明交流的樞紐與橋梁,唐代長安城萬商雲集的“西市”見證了古絲路的輝煌。“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使陜西這個“不靠海、不沿江、不沿邊”的內陸省份一下站到了向西開放的前沿地帶。隨著4月1日被視為現代“西市”的陜西自貿區正式挂牌,陜西正加速融入現代絲綢之路建設大潮之中,復興古絲路起點的號角已經吹響。

  1200多年前,詩人李白在《少年行》中以“金市”形容當時的唐長安城商業中心“西市”。當時長安城內的“西市”與“東市”,是古代絲綢之路上著名的商貿中心,雲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商賈。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歷史上一度銷聲匿跡的“西市”正重迎生機。如今位于西安城西的唐長安城“西市”遺址上,矗立著佔地約500畝的“大唐西市”絲路主題商旅文化産業項目。

  走在“西市”遺址上修建的“大唐西市”博物館,玻璃幕罩下深深的古代車轍印,給人一種深沉厚重的歷史感,這裏已經成為國內外遊客體驗絲路文化的絕佳之地。“絲綢之路將中國的絲綢、茶葉等源源不斷銷往波斯、羅馬等地,中亞的胡椒、苜蓿等物産也來到中國。”博物館講解員張蓉莉正耐心地為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講述著絲路故事。

  在離“大唐西市”博物館不遠的絲路風情街上,來自絲路沿線國家的美食、商品等觸目皆是。35歲的印度商人卡特2013年就在這條街上開起了餐廳。下午6點鐘剛過,顧客越來越多。來自印度新德裏的大廚古路手底下動作逐漸加快,不一會兒冒油的“香烤雞塊”就出爐了。“這是我們店裏的招牌菜,大多數客人都會點。”卡特在一旁驕傲地介紹道。

  在絲路風情街上,35歲的中國姑娘陳妮開了一家印巴手工藝品店。不足20平方米的小店一側擺放著來自巴基斯坦、土耳其、印度等地的銅制工藝品,另一側則擺放著真絲圍巾。“我姐夫是巴基斯坦人,手工藝品都是從國外空運過來,絲綢運自南方,保證貨真價實。”

  盡管近來生意不多,但是陳妮卻樂在其中:“到店的外國人會詢問我關于中國的絲綢,而中國人又會和我討論國外文化,我一邊是生意人,一邊像是文化使者,很有意思。”

  深諳古絲路興衰歷程的大唐西市博物館館長王彬説,“西市”自隋代開市至唐代末年遭到破壞,前後維持了320年的繁盛。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古代絲綢之路打開了自由便利的貿易通道和兼收並蓄的文化窗口,使得“西市”繁榮一時。如今古絲路和唐代“西市”的輝煌雖已成記憶,但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不僅古代“西市”遺址得以再現繁華,陜西作為古絲路起點也迎來了參與古絲路復興的難得機遇。

  4月1日,西安至布達佩斯的中歐班列正式開行,這是2013年以來,西安開通至華沙、漢堡、莫斯科之後的第4條中歐班列線路。同一天,中國(陜西)自由貿易區正式挂牌。作為西北地區第一個自貿區,陜西自貿區的實施范圍119.95平方公裏,不僅規模遠遠大于唐代長安城“西市”,未來還將建成投資貿易便利、高端産業聚集、金融服務完善、人文交流深入、監管高效便捷、法治環境規范的高水平高標準自由貿易園區。

  “自貿區的設立,能夠激活陜西在‘一帶一路’中的區位和資源優勢,提高陜西在‘一帶一路’的地位和作用。”西北大學絲綢之路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盧山冰説。

  如今,陜西自貿區的各項工作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在陜西自貿區西鹹新區空港功能區,承擔自貿大廳功能的綜合服務大廳已正式啟用。記者在現場看到,大廳一側擺放著自貿區業務辦理導引冊,在一口受理和一口辦結窗口,業務人員正在有條不紊地為入區企業辦理相關證照。

  空港新城管委會主任賀鍵説,通過積極發揮自貿區的政策優勢,空港新城已經吸引了法國賽峰、法國賽諾菲(梅裏亞)等一批世界500強企業落戶,與海航、東航、寶能等企業的合作也進一步深化,同時還儲備了一大批有自貿區需求的企業和項目,自貿區效應正持續發酵。

  “從‘加工區’企業升級為‘自貿區’企業後,我們打算將原先放在美國、香港的零部件倉庫遷移放在西安鹹陽國際機場附近,這樣可以借助自貿區的優勢,使企業效率和利益實現最大化。”陜西盈和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郭梅對于企業未來發展既興奮又充滿期待。

  被譽為中國“農科城”的楊淩是我國唯一的農業高新技術産業示范區。如今作為陜西自貿區的一部分,楊淩片區將重點圍繞“一帶一路”發展農業科技服務、農業金融、農業機械裝備制造、大宗農産品貿易、農産品物流等産業。“希望借助自貿區的平臺,我們的種子也能銷往世界更多的地方。”陜西金鵬種業有限公司研發部主管蔡義勇説。

  西安交通大學法學院哈薩克斯坦籍教師索菲亞‧烏舒洛娃目前定居在西安,熟悉中哈兩國國情的她,對兩國間商貿交往、政策法律有著獨到見解,如今很多想到中亞地區發展的中國企業都邀請她去出謀劃策。“現在西安到阿拉木圖不僅實現了飛機直航,國際貨運班列也早已開通,兩國之間的貿易投資往來也更加頻繁。相信通過深入的交流與合作,沿線國家和人民實現共贏發展將不再是一個夢想。”索菲亞充滿期待地説。

  而許多陜西當地百姓不僅憧憬著古代絲綢之路的輝煌再現,也期盼著更多“接地氣”的實惠。“自貿區成立後,我希望越來越多‘高大上’的洋貨能夠更便捷地進入尋常百姓家,讓我們享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西安市民李慶珂説。

  新華社西安4月19日電 題:歷史的痕跡和今天的復興--從唐代“西市”到陜西自貿區

  新華社記者 沈虹冰、石志勇、張斌

關鍵詞: 復興;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