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社會

北京房産仲介:去年掙40多萬,在老家買了房

  2015年其收入為13萬;2016年北京等一線城市樓市較紅火,三四線有部分城市房價甚至下跌,有承包商考慮轉行

  當春節鞭炮聲為逝去的舊年畫上休止符的時候,尋常的百姓習慣給自家算一筆賬、做一個總結:這一年裏,我付出了什麼;這一年裏,我又得到了什麼。一個個普通家庭賬本上的涂涂寫寫,連聚起來,就變成了宏觀經濟脈動的節奏器。

  新京報記者深入全國各地,採訪了農民、工人、小老闆、網紅、創業者等多個群體,聽他們講述自己過去一年中平常或不平常的故事,讓他們算一算自己打拼一年的“賬單”。

  房價,永遠牽動著普通老百姓的心。

  2016年的房地産業,一線城市依舊火爆,例如北京,房價上漲的同時,銷量也在上漲。仲介劉裕(化名)去年賣了23套房子,掙了40多萬,而2015年他的收入只有13萬。

  但和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相比,三線乃至四線城市,房地産卻是另一副模樣。一位在山西太原從事房地産工程承包的商人稱,2016年項目完工後,有的工程款只能給到30%,相較于前些年的80%,大幅降低。他有了轉行的念頭。

  一位湖北十堰的地産銷售人員則表示,他銷售的樓盤,2016年價格不僅沒有漲,還在下降,處於降價清盤的階段。

  【北京仲介】

  有業績才有底薪,去年賣了23套房

  劉裕(化名)任職于一家大型房産仲介公司,工作範圍在北京豐台區。據其介紹,主要是做二手房仲介,來買房的客戶,以剛需為主,主要是婚房和改善性住房。

  2015年,多項對樓市利好的政策出臺,包括貸款首付比例降低,多地放寬公積金的使用限制等。但劉裕覺得,2016年北京的樓市更火:2016年他總共賣了23套房,獲得了40多萬的業績提成,而2015年總共賣了12套,收入為13萬。

  在劉裕的印象中,去年8月和9月是最忙的時候,“那兩個月共賣了11套房,幾乎佔了我全年銷售量的一半。”

  據劉裕介紹,他的23套的銷量,在整個公司來講,並不是最多的,最多的一位同事銷售了70多套。

  2016年初,劉裕的公司還進行了一項改革,“2015年的時候,我們是有底薪的,雖然只有3000塊左右,但無論有沒有業績,都能拿到。2016年,公司規定,有業績後才能拿到底薪,當月沒有業績,就沒有薪水。”

  劉裕認為,公司這樣做是一種變相的淘汰制,讓一些沒有業績的自動離職。

  在提高底薪獲得的難度後,2016年公司也提高了業績提成點數,提成從2015年佣金的8%到45%,提高到30%-80%,“具體比例隨著員工的級別不同而不同。”

  在新制度下,“有60%的人選擇離開。”劉裕稱。

  在2016年火爆的樓市中,劉裕所在的區域房價一年上漲了20%左右。劉裕稱,平均下來看,大約20個客戶中會成交一個。

  劉裕也用在北京賺的錢在老家——湖北的一個地級市買了一套房,當地2016年的平均房價在4500元/平方米左右,總價大概60萬。也就是説,他在北京這兩年的收入,夠他在老家買一套房。

  【太原承包商】

  活幹完了錢不好要了,想轉行

  詹朝儀是一個建築工程項目承包商,目前主要在山西太原市發展,承接的項目有政府工程和一些地産公司的項目。

  “2016年最大的感受是工程接過來,活幹完了,錢不好要了。”詹朝儀錶示,從2015年開始,就有一些項目拖欠工程款,到了2016年拖欠更甚。

  詹朝儀介紹,像2012年形勢好的時候,一般工程幹完,可以拿到90%的款項,最低也是80%,但是2016年,能拿到60%就不錯了,“有的甚至只能拿到30%到40%。”

  “2015年感覺市場下滑比較快,到了2016年,中小企業很多都存活不下去了。”在這種形勢下,詹朝儀逐漸縮小規模,“現在除了政府項目,和一些大的房地産公司,別的項目我都不接了。”

  對於2017年的形勢,詹朝儀認為,不確定性太大,“二線城市以下,房地産根本不行。我想把現在的項目再進一步縮小。”

  詹朝儀計劃向農業方面發展,“現在國家大力支持農業,我準備在老家流轉部分土地發展農業,規模計劃在2000畝以上。”他認為房地産行業未來形勢會比較差,“我覺得要及時轉行才對”。

  詹朝儀錶示,新的一年,不會攬太多工程,以免回不了本,“不圖發財,只圖平安”。

  【十堰置業顧問】

  工資變化不大,獎金就不用想了

  張雲(化名)是湖北十堰市某樓盤的置業顧問,通俗地説就是樓盤銷售人員。

  據張雲介紹,該樓盤一期共有4225套房子,2012年底,樓盤開售。

  “2013年和2014年上半年,十堰的樓市還是很紅火,僅2013年一年,就銷售了兩千套。”張雲稱。

  張雲感覺,在大城市限購的時候,其樓盤的銷售反而處於上升期。而到了2014年下半年,地方政府出臺“救市令”的時候,十堰樓市卻陷入了低谷,一直到2016年底也未緩過來。

  張雲介紹,2015年,其樓盤銷量約400套;2016年則是500套。“2016年其實並沒有好轉,多出來的一點,是因為2017年要開新盤,所以2016年在降價清盤。”

  在張雲眼中,2016年一線城市,乃至一些省會城市的房價上漲並沒有傳導至十堰。

  “十堰的房價甚至還跌了。”張雲稱,其所在的樓盤,相較于2013年時,2016年每平方米約降了500元。

  但工資變化不大,公司會通過提成點數來調控工資。

  “獎金就不用想了。”張雲表示,以前每個月完成基本銷售量,例如8套,之後超額完成的,每套獎金1000元,2013年的時候可以拿到,但是2015年和2016年,就不用想了。

  【分析】

  “一線城市房價繼續上漲”

  過去的2016年,房地産政策經歷了從寬鬆到熱點城市持續收緊的過程,熱點城市房價攀升,三四線城市仍面臨去庫存壓力。有分析認為,2017年,一線城市均價將繼續上漲;二線城市漲幅會有所回落;三四線城市總體上價格預計小幅上漲,成交量也會有所回升。

  大城市“限購”,小城市“去庫存”

  2016年,中國樓市分化明顯,北上廣深等為代表的一二線城市,房價上漲,限購政策重啟或進一步加碼。2016年9月30日前後,短短一週時間,就有19個城市出臺樓市調控政策。

  而三四線城市,去庫存的任務依舊緊迫。住建部曾在去年底表示,對房地産市場調控,積極開展調研,狠抓熱點城市控房價,三四線城市和縣城去庫存。

  中國指數研究院在其發佈的2016年房地産總結報告中表示,2016年房地産政策經歷了從寬鬆到熱點城市持續收緊的過程,一方面熱點城市調控政策不斷收緊,限購力度不斷加碼;另一方面,三四線城市仍堅持去庫存策略,從供需兩端改善市場環境。

  進入2017年,多地政府也將三四線城市房地産去庫存作為工作重點。

  從價格方面看,熱點城市房價快速攀升,2016年住宅價格累計上漲18.72%,較2015年擴大了14.57個百分點,其中北京、上海等十大城市新建住宅價格累計上漲21.86%。

  2016年,房地産開發增速較2015年有所增長。據國家統計局消息,2016年,全國房地産開發投資10.3萬億元,比上年名義增長6.9%;而2015年上述兩項數值分別為9.6萬億元和1%。

  在一二線城市的火爆下,2016年高價地頻現,有機構報告顯示,2016年30多個城市出現約340宗“地王”。

  機構對2017年房價漲跌觀點不一

  對於2017年的房地産市場,中國指數研究院認為,預計2017年全國房地産市場將呈現“銷售量價回調,新開工小幅下降,投資低速增長”的特點,價格預計全年跌幅在1.9%到3.9%。

  中原地産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1月份全國主要30個大城市新建住宅簽約13.3萬套,同比下調27.3%。

  從北京1月二手房數據來看,在調控政策影響和春節假期影響下,1月二手房簽約僅12860套,相比2016年同樣受到春節影響的2月還跌了15%。中原地産認為,2017年北京二手房市場成交量將在單月2萬套以內徘徊。

  中原地産分析師張大偉表示,整體看,市場剔除春節影響,依然處於2016年四季度以來的低位運行中。

  不過,上海易居房地産研究院總監嚴躍進則認為,目前多地出臺了很多限購政策,但是一旦房地産市場非常低迷,限購政策可能會出現放鬆,這種情況可能在2017年下半年出現。

  嚴躍進稱,2017年,從城市結構上看,一線城市均價還會繼續上漲;二線城市漲幅會有所回落,但是很難説價格會下跌,省會城市上漲的態勢可能在下半年出現;三四線城市,總體上價格預計會出現小幅上漲,成交量也會有所回升。 記者朱星 實習生 王雪梅 湖北、北京報道

關鍵詞: 北京;二手房;房地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