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基本保險費率調整在即 社保領域關鍵改革將迎新突破

  改革開放40年來,作為民生領域最大關切之一的社會保障不斷改革、發展和完善。目前我國已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保障安全網,基本實現全面參保。與此同時,養老、醫療等重點領域改革加快向深水區挺進,四梁八柱制度基本成型。

  站在新起點上,新一輪社保改革大幕已開啟。《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社保領域關鍵改革新施工圖已經展開,多場重頭戲蓄勢待演。下一步將加快形成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擴大社保基金,提高統籌層次。近期還將抓緊調整基本保險費率,推動出臺長護險在內的系列頂層文件,為解決居民老有所養、病有所醫打牢制度基礎。

  構建世界最大社保網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社保領域改制度、擴範圍、提待遇、強服務,逐步建立起世界上覆蓋人群最多的社會保障安全網。

  人社部數據顯示,我國基本養老保險參保人數已達到9.26億人,醫療保險參保人數達到13.5億人,社保卡持卡人數達11.5億人。已經建成世界上最大的養老保障網絡(參保率90%)和健康保障網絡(參保率95%)。

  社保待遇也在不斷提升。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自2005年到2018年連續14年上調,居民醫保財政補助標準從2007年的人均40元增長到2018年的490元。大病保險實現城鄉居民醫保參保人員全覆蓋,政策範圍內費用報銷比例超過50%。

  隨著一次次重大改革深入推進,四梁八柱制度基本成型。養老保險制度方面,1991年,國務院就養老保險問題第一次作出重大決策,明確基本養老保險費實行國家、企業、個人三方共同負擔。1995年,確立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養老保險制度模式。2014年,新型農村和城鎮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吹響合併號角。2015年,國務院明確機關事業單位實行與企業一致的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終結了養老“雙軌制”。

  基本醫療保險制度方面,1998年,職工醫療費用由國家和單位包攬轉向國家、單位和個人共同負擔。2007年,國務院正式開展城鎮居民醫療保險試點。2016年,全面整合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兩項制度。“回顧我國醫療保障制度20年發展歷程,是一個從無到有、全面建立、整合完善的過程。”國家醫保局待遇保障司司長王芳琳表示,我國保基本、全覆蓋、守底線、多層次的醫療保障體系初步形成。

  “我國建立了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制度框架,為國際社會保障方案設計貢獻了‘中國經驗’和‘中國智慧’。”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社會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關博表示。

  關鍵領域改革再啃硬骨頭

  在社保領域改革中,養老和醫療改革無疑是最難啃的“硬骨頭”。今年以來,相關改革加快向深水區挺進。

  備受關注的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邁出關鍵一步。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將深化養老保險制度改革,建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7月1日,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正式實施。

  “此前由於統籌層次較低,導致地區間養老保險基金存在失衡現象。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的實行是提高統籌層次的第一步。”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根據相關部署,我國將於2020年實現省級統籌,這是提高統籌層次的第二步。在一定條件具備的情況下,就可以邁向第三步,實現全國統籌,這將是一個具有非凡意義的實質性改革。

  醫改方面,5月31日,國家醫療保障局的正式掛牌成為重大標誌性事件。“國家醫保局整合了原來分散於人社、衛健、發改、民政等部門的相關職能,進一步理順了醫療保障制度在‘三醫聯動’中的定位和基本功能。”關博説。

  社保基金的擴容也擺在了重要議程上。“各項社會保險基金累計結存達到7.73萬億元,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權益增加到1.83萬億元,應對老齡化的基金儲備更加充裕。”人社部副部長張義珍介紹説。

  不過,社保基金收支壓力仍不容忽視。今年以來,國資劃轉社保步伐不斷加快。財政部、國資委等部門於今年年初制定並下發了試點方案,選取若干省市和3家央企作為首批試點。目前3家試點企業已經劃轉了國有資本200多億元。有關部門已經著手研究第二批劃轉企業名單,未來還將加大劃轉力度。

  “改革要啃的硬骨頭很多,無論是醫療還是養老領域,都要提高統籌層次,加快城鄉統籌,提升報銷水平,加強費用控制,建立多元保障機制。”中國社科院健康業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陳秋霖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多場重頭戲將漸次落地

  改革開放40週年,新一輪社保改革大幕即將開啟,多場重頭戲將漸次落地。記者了解到,下一步將加快形成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提高統籌層次、擴大社保基金、降低社保費率,儘快出臺包括長護險在內的系列頂層文件。

  張義珍介紹,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將全面建成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加大財政投入,推動基金市場化、多元化、專業化投資。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就業和收入分配司司長李亢指出,當前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的挑戰和壓力,主要體現在人群之間的公平性、制度之間的銜接性、制度總體的可持續性上。“尤其是基本保險佔比偏高、統籌層次偏低,需要加快推進相關領域改革。”

  李亢還透露,做好社保費徵繳體制改革後基本保險費率調整工作是近期工作重點,要有序推進、統籌設計。“進一步降低社會保險費率水平,將以社保減負為重點,降低企業用工成本,優化要素資源配置結構和效率。”關博説。

  人社部新聞發言人盧愛紅表示,下一步將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關於研究提出繼續降低社保費率具體辦法的要求,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制定降低養老保險費率具體方案。

  在鄭秉文看來,城鎮職工養老保險費率下降仍有較大空間。據測算,如果稅務部門徵繳能夠做實基數,下調空間或將達到9個百分點,從28%下降到19%。

  “未來養老領域改革的重點一是融資端,提高可持續性,二是服務端,提高服務水平。醫改方面則要加快推進公立醫院改革。”鄭秉文説。

  值得一提的是,長期護理保險制度還將大有所為。據王芳琳透露,2016年起我國開始研究探索長期護理保險,目前計劃通過試點,力爭3到5年出臺建立我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文件,並全面推進實施。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