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大學應寬進嚴出?媒體:淘汰那些“混”大學的學生

  寬進嚴出 淘汰那些“混”大學的學生
 
  如果進了大學基本都能畢業,學生就會覺得學不學習無所謂。因此,應該建立淘汰機制,通過“寬進嚴出”提高大學教育質量。
 
  -----------------------------------
 
  近日,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中國教育“玩命的中學、快樂的大學”的現象應該扭轉。對中小學生要有效“減負”,對大學生要合理“增負”,提升大學生的學業挑戰度,合理增加大學本科課程難度、拓展課程深度、擴大課程的可選擇性,激發學生的學習動力和專業志趣,真正把“水課”變成有深度、有難度、有挑戰度的“金課”。
 
  相信在大多數過來人的記憶中,經歷過辛苦的高中生涯進入大學後,大多會松一口氣,滋生出“享受生活”的強烈慾望。隨著時代的變遷,跨入大學就高忱無憂的歲月已經一去不復返,但囿于諸多因素,一些學生“混”大學,依然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老師“放水”,學生“快樂”學習,這樣的“皆大歡喜”難免讓人為大學生的質量擔憂。
 
  課堂是教書育人的主陣地。因此,提升高等教育質量固然需要學生回歸常識、刻苦讀書學習,但教師回歸本分、潛心教書育人,更是關鍵所繫。
 
  當學生們抱怨一些大學課堂太“水”的時候,老師們也在被“水”困擾和折磨:學生的學習熱情、學習效果以及培養質量在下降,成績放水和要求放水的問題不時存在。學生上課不認真聽、考完試去和老師要分數,老師不認真講課,考試打分時放水,學生還認為這樣的老師厚道,反而抱怨指責那些認真、嚴格的老師……
 
  對於這種現象,有研究者認為這只是一種帶有世界性的“分數膨脹”現象。隨著高等教育從精英教育逐漸發展為大眾教育,隨著受教育人數的增加和就業市場競爭的日益激烈,分數膨脹成為一種不可避免的客觀現象,在實現了高等教育大眾化的發達國家早已出現。數據顯示,1966年哈佛大學只有27%的學生獲得A,到1996年,這個數字增至46%,同年,哈佛82%的畢業生成績為榮譽畢業生。引起分數通脹的最直接原因,包括學生參與教師評估和教師降低課程難度的投機行為等因素,而更深次的原因,則是高校降低了錄取標準,同時,又為了提高學生對學校的滿意度,降低了對學生的要求。
 
  儘管“分數膨脹”是世界性的普遍現象,但它與“嚴進寬出”的大學培養模式,有很大關係。如果進了大學基本都能畢業,學生就會覺得學不學習無所謂。因此,應該建立淘汰機制,通過“寬進嚴出”提高大學教育質量。歷史上,嚴格的淘汰機制曾發揮過積極作用。比如,1928~1937年,清華大學每年的學生淘汰率為27.1%,理學院最高淘汰率達到69.8%,工學院則為67.5%。著名物理學家吳有訓先生執掌清華物理系時,1932級學生畢業時的淘汰率高達82.8%。這樣高的淘汰率,沒有引起社會的混亂,反而培養了一批傑出的學子。清華大學物理系1929~1938年間的學生,就出了21位中國科學院院士、兩位美國科學院院士。
 
  世易時移,今天我們當然不能簡單照搬當年的淘汰機制,但在高等教育業已大眾化的新時期,通過“寬進嚴出”來切實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當屬應有之義。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