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聚焦高質量發展:擴大開放,讓發展層次更高

  擴大開放,讓發展層次更高(聚焦高質量發展如何抓落實)

  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廣東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以更寬廣的視野、更高的目標要求、更有力的舉措推動全面開放,加快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加快培育貿易新業態新模式,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加強創新能力開放合作。

  我國經濟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我們要進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創新、真抓實幹、奮發進取,以新的更大作為開創工作新局面。

  從沿海到內陸,拓展開放新空間

  走進融峰國際家居位於東莞厚街的工廠,看不見一個敲釘子、拉大鋸的木工;不斷發出低沉轟鳴的,是從德國、意大利引進的先進設備組成的流水線。方方正正的板材,經由電腦程序控制的木工機械,很快被切割成設計師想要的優美弧線……

  “我們專注美式傢具,這批貨就是出口到美國的。但跟以前貼牌出口完全不同,現在從産品到設計再到品牌,都是正宗國貨,是我們簽約美國知名設計師推出的高端原創自主品牌。”融峰家居執行副總經理薛連華自豪地説。

  與眾多東莞傢具企業一樣,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前,融峰家居也主要為一些歐美傢具品牌做代工。十年樹木。通過將歐美文化與中國文化相結合深耕原創設計,如今融峰已成功創立7個自主品牌,建成覆蓋國內大中城市的銷售網絡,自主品牌遠銷美國、日本、中東、東南亞、韓國等國家和地區。

  作為改革開放的排頭兵,廣東的對外開放始於加工貿易,東莞尤其典型。自2008年起,東莞在全國首創了“非法人”來料加工企業不停産轉型的嶄新模式,探索出了拓內銷、創品牌、強研發等轉型路徑,像融峰這樣成功轉型升級的外貿加工企業隨處可見,共同構成了開放型經濟新圖景。

  對外開放,內陸也創出了高地。互聯互通開放通道,為地處中西部的重慶添就了開放新氣質。

  去年全年運行“五定”快班輪832班,中歐班列(重慶)全年開行663列,開通國際航線68條……一個個亮眼數字背後,彰顯著重慶海陸空立體式的開放格局。

  2017年,重慶在完善互聯互通開放通道方面下了功夫。一方面強化長江黃金水道作用,建立滬渝外貿集裝箱“五定”快班輪三峽船閘便利化通行機制。另一方面,拓展中歐鐵路(重慶)通道功能,在全國率先運行國際行郵班列。加強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南向通道建設,渝桂黔隴四地簽署了《合作共建南向通道框架協議》和《關檢合作備忘錄》。此外,加強航空樞紐建設,江北國際機場T3航站樓已正式啟用,成為西部地區第一個擁有3座航站樓、3條跑道同時運行的機場,2017年旅客吞吐量達到3872萬人次。

  暢通了發展的血脈,肌體的活力才會足。隨著歐洲與東南亞地區的一些貨物逐步在重慶中轉,重慶開放市場主體不斷壯大,在渝世界500強企業達到279家。為鞏固開放成果,重慶建成國際貿易“單一窗口”,整合關檢等20多個部門50多個系統、匯集共享信息57項300余萬條,企業申報錄入項從184項縮減為84項,為外貿經濟發展提供了支撐。

  從産品到要素,走出去邁向縱深

  3月15日,阿裏、京東、唯品會等電商巨頭集聚上海虹橋商務區,謀劃在此打造長三角新型電商生態集聚中心。阿裏巴巴集團戰略發展部總監李然介紹,阿裏將在這裡佈局跨境電商、阿裏雲等板塊的新興業務。

  電商巨頭們之所以看中這裡,一個重要原因是,這裡正面臨著國際國內兩種資源新交匯的可能,屆時,商務區將成為一個支點,撬動長三角和全國電商轉型發展。

  虹橋商務區地理區位和交通條件優越,從這裡出發,可以便捷地去往國際國內各大城市。更重要的是,它擁有全球最大的會展中心——國家會展中心,除了日常會展,今年11月,這裡還將舉行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成為中國開放、聚合國際國內兩種資源的一次良機。“全球企業可以到這裡展銷自己的商品,國內企業可以在這裡找到自己的國際夥伴。一個平臺聚合了多贏的空間。”李然説。

  虹橋商務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閔師林認為,國際國內兩種資源的聚合對於商務區加快形成開放型經濟體系有著重要的推進意義。跨境電商在商務區發展,將真正實現“6+365”天中博會功能的溢出,在虹橋實現“全球賣、買全球”。

  目光從東向南移,聚焦廣東。趁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東風,廣東民營企業富本電梯用半年多的努力,將産品成功打入馬來西亞、老撾市場,還在積極佈局南美、中亞、東南亞等其他國家。

  輸出的不光是産品。“十九大報告提出‘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統領和謀劃我國未來對外開放的目標與方向,也為我們企業開拓海外市場堅定了信心、指明了道路。我們在探索中發現,售後服務和人才儲備是電梯行業開拓海外市場的障礙之一。因此,我們加強與一家新加坡公司的深度合作,除了讓産品成功進入新加坡市場,還共同創辦新加坡培訓學校。以培養技術精英為目標,解決海外電梯技術人才難題。”公司董事長張小連的話令人振奮。

  走出去,絕不只是賣多少産品到國外,也不是在海外建幾座工廠那麼簡單,而是一個系統工程。在中山大學管理學院教授王海忠看來,全球佈局是全要素佈局,除了産品、工廠外,更重要的是人才、技術、品牌等。因為技術領先直接決定了市場領先,只有在全球範圍內掌握了一流的專利和技術話語權,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全球企業。

  推動外向型經濟,激發市場主體活力

  厚植開放,離不開優越的政策環境。

  2017年,上海自貿試驗區實際使用外資達到70.15億美元、同比增長13.5%;完成外貿進出口總值1.35萬億元,同比增長14.7%,佔上海同期外貿總值的42%。此外,截至2017年底,上海自貿試驗區累計向“一帶一路”沿線25個國家投資了185個項目,中方投資額55億美元。上海自貿試驗區制度創新進一步激發了市場創新活力和經濟發展動力。

  “推動自貿區的進一步發展,要全面完成《全面深化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中的各項目標任務,更加突出自主改革,更加突出系統集成,更加突出國際對標,更加突出改革聯動,努力在深化自貿試驗區改革上取得新作為。”浦東新區副區長陸方舟説。

  對西部來説,開放也是最重要的發展路徑之一。“國際通道不夠,是我們相比東部地區最大的發展短板。所以,西部要開放,通道建設至關重要,關係著我們能否更好對接國際國內市場。”重慶市經信委主任陳金山介紹説。

  這幾年來,通過中歐班列(重慶)的發展,重慶找到了構建內陸開放高地的基本路徑。通過大通道的建設,重慶日漸成為國際物流樞紐,借由這一樞紐,物流公司逐漸集聚,又帶來了大量的貿易企業。普洛斯、安博、捷富凱等國際物流公司紛至沓來,國內的中海、中遠等物流巨頭相繼落地重慶。

  不惟重慶,受益於開放之風的,還有廣西。“今年,是廣西北部灣經濟區開放開發上升為國家戰略10週年,10年來,北部灣經濟區開放發展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廣西壯族自治區北部灣辦黨組書記、常務副主任魏然介紹道。這些年來,借助開放合作深化拓展,北部灣經濟區綜合實力顯著增強,主要經濟指標成倍增長,增速全面領跑廣西。經濟區不僅成為引領廣西加快發展的核心增長極,也成為我國沿海經濟最具活力、發展最快的地區之一。

  “下一步,我們將全力打造北部灣經濟區升級版。”魏然説,圍繞推動北部灣經濟區升級發展,我們將從深化拓展面向東盟合作、構建高端高智高效産業體系、大力推動新型城鎮化等六個方面發力,著力打造規劃建設、開放型經濟、發展動能、産業發展、基礎設施、同城化“六個升級版”,力爭到2020年,實現地區生産總值超1萬億元、規模以上工業總産值超1萬億元、人均生産總值超過1萬美元的目標。本報記者 謝衛群 賀林平 蔣雲龍 李 縱

關鍵詞: 發展;開放;國際;重慶;經濟;企業;我們;市場;國內;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