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寒冬”看國企:大路貨少了,俏銷貨多了

山西汾西煤礦貨運站一列滿載即將外銷煤炭的列車。(資料圖片)中新社記者 韋亮 攝

  “現在我不幹煤礦了,也照樣把錢賺到手裏,還比以前多。”寒冬時節,中新社記者在位於河南襄城縣的首山化工廠區內見到汪英紅時,他衣著整潔,面帶笑容,身上難尋礦工的影子。

  14歲下煤窯,挖了30多年煤,汪英紅過去常自嘲:“不挖煤了,吃什麼?”

  可眼瞅著到了知命之年,這位老礦工突然轉行了。2017年夏天,汪英紅從一座國有煤礦,“跳槽”到了這家混合所有制企業。

  年輕時的汪英紅,一門心思撲在煤礦上。憑著吃苦耐勞的勁頭,他先後成為採煤隊長、煤礦礦長,手下1500多名礦工。

  正當他帶領下屬幹得風風火火時,卻遭金融危機、行業低迷當頭棒喝——煤炭這種大路貨,沒市場了。

  汪英紅所在的中國平煤神馬集團亦面臨轉型困惑及去産能的壓力。曾幾何時,這家國企“一煤獨大”。

  在官方倡導國企混改的大背景下,首山化工被平煤神馬集團推向市場,打破體制機制枷鎖,注入民營資本基因。

  短短數年時間,這家混改企業資産總額就由成立之初的3.9億元(人民幣,下同)增至100億元,足足長了25倍多。

  “我辛辛苦苦挖1噸煤才600元,可如果煉成焦炭每噸能賣2500元。”讓汪英紅想不到的是,源頭為焦煤的硅烷每噸能賣25萬元,市場供不應求。

  混改後,首山化工形成焦煤—煤氣—氫氣—硅烷—光伏等三個跨行業産業鏈條,製造出了純度高於國際標準的“中國硅烷”。

  大路貨少了,類似硅烷這種俏銷貨多了。平煤神馬集團2016年非煤收入佔到總收入的4/5。

  正像該集團一樣,在經歷“寒冬”陣痛期後,中國的地方國企在改革中找到了新的動力源和增長點。

  過去,安陽鋼鐵集團由於産品附加值低,一度遊走在生死邊緣。

  背負重重債務的安鋼選擇不斷提高工藝裝備水平,先後上馬一批國際先進、國內領先的高端裝備和生産線,告別“黑粗笨”,走向“高精尖”。

  以投資數十億元的冷軋項目為例,安鋼冷軋公司負責人任潔説,不但提高了産品附加值,還填補了河南高端家電板、汽車結構用鋼等市場的空白。

  2017年,安鋼盈利水平刷新最高歷史紀錄。年報預增1158%至1320%。

  鄭州煤礦機械集團(簡稱,鄭煤機)是由原國家煤炭工業部劃歸河南省的老牌國企,擁有60年曆史。

  “困難時,企業負債超117%,水費、電費、醫藥費……沒有不欠的。”鄭煤機董事長焦承堯説。

  橫下一條心,掀翻“大鍋飯”,打破“鐵飯碗”,從“自我革命”出發,激活一江春水。最終,是改革讓鄭煤機從瀕臨破産,發展成為世界煤機行業的龍頭。

  “在煤機領域,我們具有國際話語權。”指著身後8.8米高超大採高智慧化綠色液壓支架,焦承堯神氣地説,這是“世界第一高”,代表世界先進水平。

  坐上煤機頭把交椅,鄭煤機卻未因此止步。2017年,這家老國企“吃掉”亞新科集團6家工廠,收購德國博世集團電機業務,轉型打造世界領先的汽車零部件製造商。

  “我們成功突破了單一行業的天花板。”焦承堯説,通過一系列並購,為企業持續發展注入全新動力。

  你有我有的大路貨少了,市場供不應求的俏銷貨多了。2017年,河南省管企業營業收入4268.4億元,增長14.9%;盈利134.9億元,同比增利153.3億元。(完)中新社記者 李志全

關鍵詞: 俏銷;國企;大路貨;寒冬;汪英紅;中新社;硅烷;首山;企業;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