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華為、螞蟻金服出海紛紛遇挫 開闢新大陸為何這麼難

圖為華為3GPP 5G預商用系統。中新社記者 杜洋 攝

  華為、螞蟻金服出海紛紛遇挫

  科技企業開闢新大陸為何這麼難

  “大家都知道,美國市場有90%多的智慧手機都是通過運營商的渠道銷售的……我們沒能通過運營商實現銷售,這對我們來説是巨大的損失,對運營商同樣如此。但消費者的損失更大,因為他們得不到最好的選擇。”在北京時間1月10日剛剛結束的2018國際消費電子展上,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例行的主旨演講之後,直接回應了與美國第二大移動運營商AT&T的合作流産的消息。

  他強調華為已經贏得了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信任:“證明了我們對用戶信息、隱私的保護,證明了我們的創新和技術領先。”

  華為的遭遇是中國科技企業出海的縮影,過程之艱難可以用屢挫屢戰形容。對於這些日漸強大的中國科技企業來説,開闢新大陸為何這麼難?

  “特殊對待”有待商榷

  “我們被特殊對待了。”這是螞蟻金服的解釋。

  1月2日,螞蟻金服與速匯金錶示,美國的外國在美投資委員會(CFIUS)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了二者的合併計劃,雙方決定終止合併交易。

  據路透社的報道,CFIUS的否決是為了減輕對於可用於識別美國公民身份的數據安全性的擔憂。

  除了“傷心”,這筆流産的買賣還“傷錢”:按照約定,螞蟻金服將向速匯金支付3000萬美元收購終止費,作為雙方的“分手費”。“在美國,類似收購協議中收購雙方一般都會提前約定收購終止費,這是標準行為。”1月9日,螞蟻金服工作人員陳彩銀對科技日報記者表示。

  在之後發表的聲明中,螞蟻金服呼籲“美國市場更加包容和開放,給中國企業提供公平的機會,而不是裝上一扇‘玻璃門’”。他們重申了對收購落空的態度:這是特朗普上臺之後美國經濟保護主義繼續抬頭的一個典型案例。

  CFIUS的名字常常出現在否決中國資本收購的消息中,“該機構對來自中國的收購有著更嚴苛的審核標準。在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的審查中,近幾年來中國一直是被審查數量最多的國家。”螞蟻金服表示。

  不過據此“蓋章”這是中國企業受到的“特殊照顧”似乎也並不妥當。

  “拋開政治考量就事論事的話,對方監管機構的顧慮是客觀存在的。這是一起互聯網金融行業的並購,在這個行業裏,重要客戶的信息保護是非常重要的。速匯金是一個很大的金融機構,在全球200多個國家擁有近35萬個網點,有大量沉澱的數據資源。”1月12日,工信部互動媒體産業聯盟數字文化工作組組長包冉表示。

  因此在他看來,交易落空的結果是可預見的、有一定合理性的。“反過來想想,如果是一家美國公司要收購支付寶呢?這個結果就好理解多了。”包冉説。

  隱私保護和數據安全常談常新

  在總結科技企業的出海案例時,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是屢被提及的碰壁“關鍵詞”。

  在余承東對與AT&T合作流産的回應中,他特別強調了“公司的用戶隱私保護技術符合世界標準,從處理器到存儲器的設計和生産都嚴格按照信息安全和隱私保護的標準在做。”對安全、隱私問題的重視可見一斑。

  從誕生之日起,亞馬遜、谷歌等就是全球化的企業,而中國企業的起步和壯大基本都在本土完成,“翅膀硬了”之後再漂洋過海。到了目標市場一看,標準不一、水土不服、專利訴訟等阻礙接踵而來。在包冉看來,從之前的聯想、華為到如今的螞蟻金服,這只是一個不斷重復的被講述了太多次的故事,只是主角從終端到管道,又換成互聯網服務。

  以針對專利侵權、高新技術、新興企業等的美國337調查為例,雖然中國被告高達三到四成,但“過去十年普遍來講,美國的專利訴訟案數量就是一個不斷增長的趨勢,也不是只有針對中國的被告,也有很多其他國家的被告”。美國飛翰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印慶余律師表示。在他看來,隨著中國科技企業越來越多地自主研發産品並賣到海外市場,被訴數量增加也是正常現象。

  “聯想被封殺過很多次,還在堅持賣電腦;華為被禁止了很多次,也依然沒有放棄進軍美國市場。作為創新風向標的北美既有著深厚的技術積累,又有誘人的中高端消費市場,螞蟻金服一定還會不斷嘗試。”包冉強調,“作為一家全球性的企業,去補足全球化佈局的短板。”

  不過他也特意提了個醒:“中國科技企業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能盲目自大。近年的爆髮式增長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市場大、用戶多的‘本土好根據地’,我們與巨頭對手的差距還很大。”阿裏研究院院長高紅冰也曾表示:中國企業更多的是聚焦在本土市場,利用中國的互聯網用戶普及以及中國的經濟發展當中的一些紅利,快速地進行商業的創新,然後獲得了互聯網經濟的高速增長。

  “吃透”對方市場

  “由於不斷有被否決的案例,中國資本在海外的收購有所下降。”在螞蟻金服的回應中,有這樣一段表述。

  湯森路透提供的調查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已經披露的中方資本在美國的並購規模為138.8億美元,而2016年同期為603.6億美元,降幅近8成。由此顯見,2017年中國對美國的並購規模大降。《華爾街日報》網站的報道也顯示,451研究公司的並購知識庫近期發佈的一份報告説,“美國監管部門從嚴審查以美國技術企業為收購對象的交易,導致去年中國相關收購的規模總量大跌87%”。

  按照上述信源給出的解釋,這一變化與中美兩國政府對相關交易都更加審慎和嚴格的態度密切相關。

  在這種不盡人意的大環境下,包冉為有心出海的科技企業給出建議:充分研究對方市場,如當地市場規則、政府監管、知識産權保護政策等。“小米第一次進入印度市場時水土不服,但是現在在印度市場做得很好,就是得益於趕上了這個年輕化且高速成長的新興市場的爆發期。我們的手機廠商在歐洲賣得很艱苦,在印度、非洲等地區利潤很高。”

  曾有研究分析eBay、Uber等國際公司始終無法玩轉中國市場的原因,給出的結論包括其對中國市場研究不夠深入;本地團隊權力過小,中外雙方存在不信任;文化和習慣上格格不入等。如今當雙方調換了位置,這些問題同樣有相當的借鑒價值。

  在包冉看來,互聯網企業出海比早年的家電企業更難,因為前者文化和服務的色彩更重。對於天然帶有文化基因的互聯網産品來説,充分認識所到之處的文化環境和用戶習慣至關重要。

  新聞背景

  美國四大運營商無一銷售華為手機

  去年年底,外媒報道稱美國第二大移動運營商AT&T已經與華為簽訂合約,雙方計劃于2018年上半年在美國市場推出華為最新的旗艦機型。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也表示,2018年,華為將大舉進軍美國市場。

  外界據此預計,在北京時間1月9日于拉斯維加斯開幕的國際消費電子展上,華為會與AT&T正式宣佈該合作的細節和進展。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開展首日,事件反轉。華為與AT&T的合作受挫,最新旗艦Mate 10 Pro在美上市被擱置。更多的外媒報道則透露,美國18名國會議員聯名致信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主席艾吉特帕伊,要求該委員會對華為與美國運營商的合作展開調查,最終導致雙方合作流産。

  運營商處於美國手機市場的主導地位,據報道:目前美國四大運營商中沒有一家銷售華為手機。去年第三季度,AT&T在美國和墨西哥的無線用戶總數達到了1.53億,如果該運營商能夠與華為展開闔作,將為華為進軍北美市場提供有力的支持。

  不過雖然波折不斷,但華為也曾公開表示,絕不會放棄美國市場。業內人士表示,儘管手機行業整體處於增速放緩的存量市場,但作為全球最重要的市場之一,美國的中高端手機市場將繼續保持相當的規模增長。更重要的是,“在美國這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成功推出智慧手機,可以進一步驗證華為的高端手機戰略成功與否”。本報記者 崔 爽

關鍵詞: 華為;美國;金服;市場;中國;企業;螞蟻;運營商;收購;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