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新能源汽車發展現狀調查:面對質疑算清三筆賬

  原標題:電動汽車:面對質疑算清三筆賬——對新能源汽車推廣和發展現狀的調查與思考

  核心提示

  近年來,隨著新能源汽車推廣力度加大,産業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接受並購買新能源汽車。然而,對新能源汽車尤其是純電動汽車的發展,社會上還有不少質疑的聲音。電動汽車環保與否,産業發展前景如何,是否如個別聲音所説的是“垃圾”?日前,經濟日報記者隨工信部有關人士赴深圳、上海和太原等地對這些新能源汽車發展較快的城市進行了調研,並採訪了有關專家

  每隔一段時間,網絡上就會出現質疑新能源汽車的文章,主要觀點認為,電動車的動力源主要來自於煤電,電池的生産和回收過程不環保;和傳統燃油車相比,電動汽車技術水平低;性價比不高。果真如此嗎?

一輛輛比亞迪E6電動汽車正在從深圳總裝工廠駛下生産線。

  先算節能減排賬

  電動汽車相對於傳統汽車,在中國目前的高碳電力結構下,仍然可以取得一定的碳減排效果。即使用將來執行的國六排放標準(0.665克每公里)來衡量,2015年的電動車排放也只有汽油車的53%

  深圳是調研的第一站。“近年來深圳城市空氣質量快速提升,在74個空氣質量相對較好的城市中排名前10位,‘深圳藍’已成為城市亮麗的綠色發展名片。”深圳市人居環境委、深圳市機動車排污監督管理辦公室劉暢説,這一成績離不開全市對新能源汽車的大力推廣。

  據了解,截至2016年底,深圳市共有汽車保有量320萬輛。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在對空氣污染源分析中發現,約有41%的污染物來自於機動車尾氣排放。為將大氣環境質量提升到國際先進水平,深圳市在加強柴油車尾氣污染控制的同時,加快了對新能源汽車的推廣。

  “公交車運營時間長,與百姓生活關聯大,示範效應好,且充電樁容易配置和管理,在推廣中我們就先選準了這個突破口。”據深圳市發改委副主任蔡羽介紹,截至2017年底,深圳市共推廣純電動公交車16359輛,成為我國最早實現公交全面電動化的城市。

  與傳統燃油車相比,公交純電動化帶來的節能效果顯而易見。“深圳市純電動大巴單車日均營運里程為174.4公里,百公里能耗為106.38千瓦時,較傳統柴油大巴節能72.9%。”蔡羽説,深圳公交純電動化後,這些車年總節能約163.9萬噸標準煤,替代燃油總量為4.15億升。

  在減排效果方面,劉暢向記者提供了一組數字:CO2減排63.62萬噸,包括氮氧化物、非甲烷碳氫、顆粒物等污染物減排量分別為187.44噸、239.51噸、4.69噸。這些數字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呢?劉暢以CO2排放為例解釋,主要是根據“國五”柴油車排放標準,基於南方電網的CO2排放率,按照深圳市純電動大巴單車百公里CO2排放量62.43千克,較柴油大巴CO2減排49.46%為參數,綜合核算而來。

  “真正分析電動汽車發展節能減排效果的過程非常複雜,不僅要把上遊的發電排放算進去,還要把後期電池回收環節算進來,進行綜合比較。”針對“電動汽車是垃圾”的質疑,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副秘書長、清華大學教授王賀武表示,就動力來源看,即便全部使用火力發電,純電動車的污染也會小于傳統燃油車。

  “這主要是因為近幾年國家對火力發電進行了改造,關停了很多小的火力發電廠,從2010年至今,國內火力發電清潔度已經大幅提升,污染物排放降低八成左右,每千瓦時電所産生的污染物排放量介於1克至1.2克之間。”王賀武帶領的課題組以耗電量最高的冬季北京地區出租車為樣本,進行過詳細測算,結果顯示,火電電力驅動的電動車污染物排放量,僅相當於“國五”排放標準(1.16克每公里)下汽油車污染物排放量的30%。

  “電動汽車碳排放的影響因素眾多,包括生産階段排放、車輛能耗比值、電網碳排放強度、車輛使用情景、電能傳送效率等。”清華大學汽車産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趙福全告訴記者,他的團隊從全生命週期出發,就幾個核心影響因素,針對不同續航里程電動汽車的碳排放情況進行了綜合比較分析,認為“電動汽車相對於傳統汽車,即使在中國目前的高碳電力結構下,仍然可以取得一定的碳減排效果,其主要原因是電動汽車在使用階段的低排放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彌補其生産階段排放較高的劣勢”。

  更值得期待的是,在發電過程中産生的污染可以集中處理、穩步改善,而且隨著電廠污染物排放量的改善和電池能量密度的提升,電動汽車減排效果會越來越明顯。“2025年,電網的可再生能源如果能達到50%,屆時電網內各類隱形的污染物排放也會大幅降低。”王賀武指出,“即使用將來執行的國六排放標準(0.665克每公里)來衡量,2015年的電動車排放也只有汽油車的53%”。

山西太原市民在街頭乘坐電動出租車。

  再算經濟效益賬

  針對電動車性價比不如燃油車的問題,關鍵要看這筆賬怎麼算。使用電動汽車從節能角度,以8年為使用期算,除去一些必要的開支,每輛車可節約14.12萬元,足以抵消當初在購買電動車時多支出的部分

  在太原市迎澤大道,記者攔下一輛出租車,這是一款比亞迪E6。“開電動車確實比燃油車省錢。”山西寶利出租車公司司機康少峰搖下車窗,“一天大約省105元吧”。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太原市平峰時電價為0.53元,加上充電服務費0.45元,合計充電價為0.98元,按百公里耗電25千瓦時,每天運營380公里算,每天運營成本約93元;如果是燃油車,按每百公里耗油8升,每升92號汽油6.24元,運營同樣里程算,每天運營成本約189元;如果是加氣的車,按每百公里耗能8立方米,每立方米4.10元,運營同樣里程算,每天運營成本約124.64元。

  充電方便嗎?“開始接手這輛車時,我也很擔憂。”面對記者的提問,康少峰坦言,現在太原充電樁越來越多,好多高架橋下都有,“這款車採取的是快充,上午11點和晚上各補1小時電就可以了,雖然充電過程增加了等待時間,但有的站點還配了休息室,趁那功夫吃頓飯、上上網,不影響車輛運營”。

  針對電動車性價比不如燃油車的問題,太原市工信委産業政策處處長文旭樂表示,關鍵在於這筆賬怎麼算。他告訴記者,按每日節約能源成本50元,扣除每月1天保養時間,年營運天數353天計算,每輛車年節約能源成本1.765萬元。以8年為使用期算,每輛車可節約14.12萬元。

  “這筆省出來的費用,足以抵消當初在購買電動車時多支出的部分。”文旭樂補充道,更何況,當初在推廣應用新能源汽車時,比亞迪E6廠家指導價30.98萬元,太原市按照國家、省、市1:1:2標準給予補貼,共補貼22萬元,補貼後車輛價格為8.98萬元,“司機們拿到手的價格和原來的桑塔納、捷達燃油車差不多”。

  “如果不算國家和地方財政補貼,當前我國純電動汽車售價比傳統燃油汽車貴50%左右,但到2020年這一差別有望縮小到20%;2025年至2030年,可做到成本相當。”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董揚指出,考慮到當前的油價、電費、充電設施建設費用及運營費用,電動汽車的充電費用為油價的1/3左右,但是充電的方便性確實比不上加油。對於普通用戶,可視為兩者相抵;對於出租汽車等運營車輛,則是電動汽車成本優勢明顯。他認為,“隨著充電的方便性能不斷提高,到2025年普通用戶的成本優勢也將顯現”。

  至於網上有聲音提到的新能源汽車車型選擇太少的問題,在事實面前不攻自破。在比亞迪辦公大樓展廳,記者看到,比亞迪E5、E6、秦、唐等,一個比一個顏值靚,一個比一個配置高。比亞迪汽車銷售公司副總經理李雲飛告訴記者,近年來公司圍繞消費者需求,推出了一系列新能源車型,價格大都在13萬元至30萬元之間。而在上海市新能源汽車公共數據採集與檢測研究中心,實時監控大屏顯示已有61家企業的269個車型在運營,全市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已達15.4731萬輛。

上海安亭國際汽車城向消費者提供包括特斯拉在內的各種電動車進行試駕體驗。

  三算産業“紅利”賬

  隨著新能源汽車推廣規模的擴大,新能源汽車的相關關鍵技術以及汽車零部件、汽車服務等相關産業也得到了極大的促進,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産業集群

  “借著這場公交純電動化契機,我們實現了從傳統的公交服務企業向智慧化公交集團的轉型。”在乘坐東部公交e巴士駛往萬國城綜合場站的路上,深圳市東部公交公司副總經理賈濤主動向記者演示起了公司新打造的“e巴士品質公交”服務。

  e巴士品質公交的核心是“分析需求、定制線路,預約出行、一人一座,隨手購票、隨時購票(多種購票支付方式),安全可靠、經濟舒適,智慧調度、站少快捷,集約共享、節能環保”。她説,市民通過手機下載APP,發佈乘車需求,公交公司通過後臺數據,實現需求與供給的精準匹配,為市民提供確切的、有針對性的定制預約出行服務。

  截至2017年11月,e巴士品質公交線路已開行729條,使用純電動車輛700台,每日吸引逾5300台私家車的車主放棄自駕車而選擇品質公交出行,累計乘車1220.66萬人次,累計行駛里程4198.41萬公里,有力推動了深圳智慧交通和智慧城市建設。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1月11日發佈的數據顯示, 2017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生産79.4萬輛,同比增長53.8%,銷售77.7萬輛,同比增長53.3%。隨著新能源車輛推廣規模的擴大,新能源汽車相關關鍵技術以及汽車零部件、汽車服務等相關産業也得到了極大的促進。蔡羽表示,目前深圳新能源汽車産值已突破千億元,不僅擁有一批處於行業領先地位的新能源汽車企業,還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産業集群。

  最早搶跑新能源佈局的比亞迪公司已形成年産新能源乘用車10萬輛、新能源客車1.5萬輛的産能規模。其E6已成功打入歐美市場,純電動大巴K9已出口美國、荷蘭、巴西等國家。在動力電池領域,中國寶安子公司貝特瑞已成為全球電池負極材料的第一大供應商。目前,深圳企業擁有新能源汽車專利超11778項。在國家設立的25個新能源汽車專項創新工程中,比亞迪公司、五洲龍公司、沃特瑪電池及比克電池等深圳企業佔比達16%,居全國之首。

  太原市以出租車全部更換純電動車為契機,引入比亞迪公司在太原建設新能源汽車生産基地。該項目計劃總投資40億元,預計全部建成投産後可形成年産5000輛純電動客車、5000輛純電動專用車和2000輛工礦作業車的生産能力,年産值超過150億元,有力地推動了當地産業轉型升級。

  與此同時,進一步拓展用電市場,推動了山西煤炭清潔利用,延伸了煤—電産業鏈。“如果按一輛出租汽車年運營353天、日運營380公里、百公里用電25千瓦時計算,一輛出租汽車年用電量33535千瓦時,8292輛出租汽車年用電2.78億千瓦時。”文旭樂表示,2015年太原總裝機容量733萬千瓦,總發電量212億千瓦時,“若將全市保有的2501輛公交車、8292輛出租汽車和22385輛高污染常用物流車全部更換為純電動車,年用電21.09億千瓦時,佔2015年全市總發電量的9.95%”。

  在上海松江歡樂谷停車場正門,上海富電科技星空光伏充電站更是讓人“腦洞大開”。作為全球最大和最先進的光伏充電站,採用的新材料同時具備光能轉化存儲、隔音、隔熱、防風、防水、防潮、防惡劣天氣等實用功效,並可實現22%的能源轉化率,日發電量80千瓦時至125千瓦時,可滿足超過400輛車充電。其VR體驗館、星空咖啡館、星空影院、星空唱吧等多種星空系列主題休閒娛樂服務,為我國新能源汽車充電站建設開啟了全新的思路和境界。(記者 楊忠陽 撰文/攝影)

關鍵詞: 電動汽車;新能源;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