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同業業務等再被限 多策齊發打響金融體系去杠桿升級戰

  原標題:同業業務、代持業務、通道業務等再被限

  多策齊發打響金融體系去杠桿升級戰

  金融部門去杠桿升級戰的號角已經吹響。今年以來近兩周的時間內,央行和銀監會等金融監管部門針對同業業務、表外業務、債券交易等發出多個重磅政策,均旨在遏制金融市場高杠桿和防範金融風險。

  業內人士表示,2018年金融體系去杠桿將進一步推進,監管規範和制度完善的重點仍然是遏制金融空轉、堵住影子銀行風險口子等,並進一步夯實去年政策的基礎,防止違規業務死灰復燃。

  同業業務在過去兩三年成為監管套利以及推升金融體系杠桿水平的重要工具。去年相關政策已經收緊,最近監管力度再次加大。銀監會1月5日下發的《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規定,對於同業客戶,按照巴塞爾委員會監管要求,其風險暴露不得超過一級資本的25%;並對同業客戶風險暴露設置了四年過渡期。與此同時,據媒體報道,央行重新設定了2018年同業存單年度備案額度測算公式,即2018年各家銀行的額度將限定在去年9月末總負債的三分之一再減去同業負債後的所得值。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熊啟躍表示,額度管理新政將對部分依賴同業資金程度較高的銀行産生一定影響。

  而針對金融部門的另一種加杠桿方式——債券代持,央行、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最近也聯合發佈了《關於規範債券市場參與者債券交易業務的通知》。央行表示,隨著我國債券市場不斷發展,部分逐利動機較強、內控薄弱的市場參與者,在場內、場外以各種形式直接或變相加杠桿博取高收益。同時,還有市場參與者採用“代持”等違規交易安排,規避內控風控機制和資本佔用等監管要求、放大交易杠桿,引發交易糾紛。《通知》要求市場參與者根據審慎展業的原則,合理控制自身債券交易杠桿比率。《通知》將債券交易的杠桿比率主要作為監測整體杠桿的觀測指標,要求市場參與者的債券交易杠桿比率超過一定水平時向相關金融監管部門報告。

  另外,保監會最近也發佈《保險資金設立股權投資計劃有關事項的通知》,重點在於切實防範保險資金以通道、嵌套、名股實債等方式開展股權投資計劃業務,進一步體現保監會一直以來堅持去杠桿、去嵌套、去通道的政策導向。而銀監會6日發佈的《商業銀行委託貸款管理辦法》,也將監管大棒揮向了淪為影子銀行通道的委託貸款業務。

  在“防風險”的監管基調下,自去年起金融部門去杠桿政策密集發佈,高杠桿亂象初步得到遏制。銀監會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商業銀行同業資産、同業負債自2010年以來首次收縮,其餘額分別比年初減少2.8萬億元和8306億元;2017年前11個月同業理財累計凈減3萬億元,理財中的委外投資較年初減少5888億元。與此同時,2017年以來代表金融體系流動性的M2增速持續低位運行。

  “金融部門加杠桿主要是通過開展表外業務、理財業務、同業業務、委外業務、通道業務、代持業務等多種渠道,其中不少資金在空轉、在套利,並導致潛在的系統性風險上升。

  在去年加強金融監管初顯成效的背景下,近期針對債券交易、同業存單、委託貸款等出臺相關政策,明確相關指標和業務規範,具有很強的針對性,抓住了金融部門高杠桿問題的要害。上述政策落地實施,堵住了監管套利、脫實向虛的行為,有利於引導金融回歸本源,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剛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今年金融監管部門出臺的一系列政策實際上意在夯實去年已出臺的諸多制度和專項整治的成果,今年金融監管的重點也將放在相關制度的完善。“制度完善的重點仍然會放在同業業務、通道等影子銀行業務上,通過制度完善來防止違規業務的死灰復燃。”曾剛還表示,今年宏觀實體部門去杠桿將會穩步推進,但力度不一定大過去年,而在金融層面通過強監管來控制資金過度氾濫以及治理金融亂象,可以為降低實體部門杠桿創造有利條件。

  曾剛同時表示,今年金融部門降低杠桿率不會對金融市場産生過多衝擊。他表示,2018年貨幣市場仍將維持緊平衡狀態,但市場情況將會好于2017年。“一方面,去年政策推進已經有效擠壓了一部分虛增的泡沫,市場風險已經下降;另一方面,央行流動性管理的手段正不斷成熟和完善,有能力應對流動性風險。”他説。(記者 張莫 實習記者 向家瑩)

關鍵詞: 金融體系;去杠桿;代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