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壯哉中國橋:五年新建九萬座 穿雲跨海行天下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黨的十八大以來,一座座技術先進、姿態各異的橋梁建成通車,跨越江河湖海,聯通深溝峽谷,使交通節點的連接更加緊密,極大地方便了周邊居民的出行生活,為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鋪通了坦途,彰顯了我國綜合國力和科技進步。

  ——編 者

  全球大跨度橋梁,我國佔比

  超50%

  “最長、最高、最大”不斷被刷新

  7月初,隨著世界最長的海底隧道——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貫通,這座中國建設史上裏程最長、投資最多、施工難度最大的跨海橋梁主體工程終于全線貫通。預計到今年底,它將建成通車,屆時將成為世界上最長的跨海大橋。

  集橋、島、隧道于一體,全長55公裏——作為連接香港、珠海、澳門的超大型跨海通道,港珠澳大橋被譽為交通工程的“珠穆朗瑪峰”,被外媒稱為“新世界七大奇跡”之一。

  如果説港珠澳大橋是一座令世人讚嘆的“高峰”,那麼,我國跨海大橋則早已整體站上了“高原”。東海大橋、杭州灣跨海大橋、深圳灣跨海大橋、舟山西堠門大橋、金塘大橋、青島海灣大橋、嘉紹大橋……一座座雄偉的大橋跨越蔚藍的海洋,宣告著橋梁建設的中國實力。

  視線轉向內陸,成就同樣顯著。北盤江大橋,橋面距谷底達到了565米,相當于200層樓高,是世界第一高橋;四川幹海子特大橋,世界第一座全鋼管混凝土桁架梁橋,最高鋼管格構橋墩達117米;鸚鵡洲長江大橋,世界跨度最大的三塔四跨懸索橋;湘西矮寨特大懸索橋,創4項世界第一……近5年來,全球超過一半的大跨度橋梁都出現在中國,“最長、最高、最大、最快”這樣的紀錄,不斷被寫進世界橋梁史,讓“中國橋”成為展示中國形象的新品牌。

  交通運輸部向記者提供了一組令人自豪的數字:目前,世界上已建成的跨度超400米的斜拉橋、懸索橋分別有114座、109座,我國就分別擁有59座、34座;全球在建及擬建的主跨400米以上的斜拉橋、懸索橋分別為49座、37座,我國就分別佔據了39座、29座。

  放眼未來,世界跨度最大的公路鐵路兩用大橋——滬通長江大橋,世界上跨徑最大的鋼箱梁懸索橋——虎門二橋等也將于2019年通車。

  世界最高十座大橋,我國擁有

  8座

  不斷突破世界性技術難題

資料圖:世界上主橋最長最寬的多塔斜拉橋——嘉紹大橋。中新社發 袁雲 攝

  “縱觀世界橋梁建設史,上世紀70年代以前要看歐美,90年代看日本,而到了21世紀,則要看中國。”在世界橋梁建築領域,這已是大家公認的觀點。

  結出累累碩果的背後,是我國在橋梁建設技術上不斷取得重大突破。十八大以來,我國廣大橋梁建設者與科研人員在工程實踐的基礎上,緊跟國際橋梁建設前沿技術,不斷在橋梁結構體係設計、核心材料研發、關鍵施工工藝、施工裝備創新上刻苦攻關,使我國橋梁建設水平顯著提升。

  2013年7月,嘉紹大橋正式建成通車。這座大橋一舉攻克了多塔斜拉橋結構體係、剛性鉸新型裝置、鋼箱梁檢查設備關鍵技術難題,項目成果獲得了2016年國際橋梁大會古斯塔夫‧林德撒爾獎、2016年國際道路聯合會全球道路設計成就獎,在世界范圍內得到了廣泛認可。5年來,這樣突破世界性技術難題的中國橋梁還有很多。

  2013年建成的泰州長江公路大橋,在世界上首次實現了多塔連跨懸索橋的千米級突破,為建設跨越寬闊江海水域的橋梁提供了新的方案。

  2016年,馬鞍山長江大橋獲得第三十三屆國際橋梁大會最高獎——喬治‧理查德森獎,此前,武漢天興洲長江大橋、南京大勝關長江大橋等多座橋梁先後斬獲大獎。

  國際橋梁與結構工程協會副主席、同濟大學教授葛耀君表示,我國正從橋梁建設大國走向橋梁建設強國,未來5到10年中,我國橋梁技術和橋梁建造水平還將有更新更大的突破。

  公路橋梁,我國共有

  80.5萬座

  為區域發展打通瓶頸

泰州長江大橋展雄姿。陸新民 攝

  2016年12月29日上午,隨著一輛輛汽車駛上橋面,北盤江大橋正式通車,這也使得杭瑞高速貴州段實現了全面貫通。至此,雲貴兩省又增加一條高速通道,雲南宣威到貴州六盤水的車程由過去4小時縮短至1小時,黔川滇三省交界區域也得以快速融入全國高速公路網,從而步入發展快車道。

  跨越江河湖海,聯通深溝峽谷。5年來,一座座橋梁的建成,使一個個交通節點的連接更加緊密,也為不少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打通了瓶頸、鋪平了坦途。

  在江蘇,泰州大橋三塔兩跨懸索橋建成後,不僅緩解了省內過江公路交通的巨大壓力,平衡了全省過江流量格局,還在縮小蘇南、蘇北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差距,推動長三角主功能區的形成與發展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浙江,自2010年建成通車以來,杭州灣跨海大橋的日均車流量超過5萬輛。它縮短了寧波至上海間的陸路距離100多公裏,對長江三角洲經濟一體化和産業結構的調整、升級起到極大促進作用。

  隨著自身實力的增強,中國橋梁建設企業也在近年來更加積極地走出去,到世界舞臺一展身手。2014年底,由中國交建承建的澤蒙—博爾察大橋建成通車,結束了近70年來貝爾格萊德市多瑙河上僅有一座大橋的歷史。這座中國在歐洲修建的第一座大橋,被當地官員形容為“塞爾維亞近幾十年來最好的基礎設施項目”,更被當地百姓親切地稱作“中國橋”。馬來西亞檳城二橋、巴拿馬運河三橋、新奧克蘭海灣橋……放眼五洲四海,近年來中國建設者主持或參加建設了一個個國際知名橋梁工程,贏得了全球同行的廣泛讚譽。

  雲南普立大橋

  “串起一條黃金旅遊線”

  聳立于高山峻嶺之巔,穿行于雲霧峽谷之間,位于G56杭瑞高速上雲南宣威市普立鄉境內的普立大橋,是國內山區高速公路首座鋼箱梁懸索特大橋。

  大橋橋面離峽谷485米,于2015年8月25日正式通車。

  普宣高速公路全線建成通車後,從雲南宣威至貴州邊界4小時的車程縮短為1小時內,不僅給交通帶來便利,還成為杭瑞高速公路上的重要景觀,同時將遵義、六盤水、曲靖、昆明、大理、瑞麗等旅遊景區串連起來,形成一條黃金旅遊線路。

  據不完全統計,通車後,僅是前來參觀普立特大橋的市內外遊客就達15萬人次左右。“我們在這裏生活了幾十年,過去想要到山對面,需要四五個小時,大橋通車之後,一個小時就能到了,再也不用翻山繞遠路了。”普立鄉普立村村民繆祥壽説。

  福建泉州灣跨海大橋

  “加快區域經濟圈形成”

  湛藍的泉州灣上,一座全長26.7公裏的大橋如長虹般飛架南北。這座2015年5月12日通車的泉州灣跨海大橋,已滿兩周歲。

  眺望泉州灣跨海大橋,挺拔雄姿中蘊含濃濃的“泉州味道”,橋塔造型簡潔樸素又肅穆大方。“大橋分左右雙幅,路基寬度達到41米。其中主橋為主跨400米的雙塔分幅組合梁斜拉橋,可保證5000噸級雜貨船雙向通行、10000噸級雜貨船單向通行。”泉州灣跨海大橋副總工程師陳江握介紹,為了縮短復雜海域作業時間、降低施工風險,大橋的主橋主梁採用節段幹拼的鋼組合梁結構,工藝為國內首創。

  “大橋貫通後,連接了晉江、石獅、惠安、臺商投資區等泉州經濟最活躍、發展最快的環灣區域。”陳江握表示,泉州灣南北兩岸通途坦蕩,環城高速公路閉合成環,將直接加快環泉州灣980平方公裏經濟圈的閉合和形成,助力泉州“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先行區的建設。

  貴州清水河大橋

  “回家再也不用兜大圈”

  2015年12月31日,貴州省清水河大橋正式通車,標志著貴州成為西部地區第一個縣縣通高速公路的省份。大橋全長2171.4米、主跨1130米,橫跨清水河大峽谷,橋面至谷底深達406米,是世界第二高橋。

  受困于復雜的喀斯特地質構造,大橋在建造之初,工程師們發現根本找不到讓大型起吊設備進入施工現場的通道。“最終只能像搭積木一樣,將所有材料化整為零。”清水河大橋總設計師郭俊禮介紹,清水河大橋在懸索橋建築史上首次採用了板桁結合技術。

  “現在過橋只需要3分鐘,以前回老家必須得繞道貴定、福泉等地,相當于兜了個大圈子。”在貴陽工作的甕安人侯顯軍説,大橋貫通後,貴陽到甕安車程從以前的4個半小時縮短至1小時。

  (本報記者李茂穎、鐘自煒、郝迎燦採寫)

關鍵詞: 大橋;跨海;橋梁;世界;中國;通車;我國;懸索橋;建設;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