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百家實體企業經營調查:最大困難還是成本偏高

  「目前企業經營面臨的最大困難還是各種成本偏高。」記者日前對江蘇蘇州和無錫、湖北武漢和宜昌、四川成都和德陽的100多家企業進行調查時,70%的企業這樣認為。

  降成本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五大任務之一。近年來圍繞這一任務,政府打出一系列組合拳,僅今年上半年就已出台五批減稅降費措施,發放「全年為企業減負超過1萬億元」的政策大禮包。企業對這些減負政策深表歡迎,但同時也反映,在市場尚未完全回暖的背景下,降成本對實體企業至關重要,特別是今年以來部分成本不降反升,企業壓力不小,「降成本,別停步」。

  制度性交易成本令人心煩

  超過半數的企業對「放管服」改革帶來的成本下降「有一定感覺」,但也有超過37%的企業表示「感受不明顯、與原來差不多」

  ■「補辦一個證件,同一棟樓跑了十幾趟」

  調查中,超過半數的企業對「放管服」改革帶來的成本下降「有一定感覺」,但同時也有超過37%的企業表示「感受不明顯、與原來差不多」,並有近18%的企業認為制度性交易成本仍是當前主要的成本壓力之一。

  信息不共享,企業跑腿是常事。「補辦一個證件,同一棟樓跑了十幾趟。」江蘇一家新材料企業的負責人説。當地為了讓企業辦事方便,把辦理各種手續的部門匯總在一個樓。然而,這些部門從地理位置上集中了,信息卻不打通、不共享。有的證明,在消防那兒減免了,在房管那兒又被要求出示。有的證明,先排隊在這個窗口開出來,再到那個窗口去辦事。

  「要辦的證仍然不少。」蘇州羅普斯金鋁業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羅淼金説。他舉例,企業做環評的時候已經完成了雨污分流的相關評估認證,但環保局仍要求企業再辦一個排污許可證,水利部門還要求企業再辦排水許可證。「這幾個證件要提供的資料差不多,但這些部門之間沒有信息互通的機制,企業就得反復提交,重復勞動。」

  審批週期還是有點長。「錢有人有什麼都有,可項目就是開不了工。」四川國光農化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何頡告訴記者,如果嚴格按照相關程序,工業企業啟動新項目,差不多要四五年,一個産品週期都過去了。「報項立項、土地拿到手差不多2年,設計院設計要半年,安評、環評近1年,還要自己修建、試産。2013年想上的項目現在還沒批下來。」何頡説,三四億元建設資金趴在賬上,不知項目何時能開工。

  成都一家汽車生産企業反映,汽車産品認證、準入管理部門過多,研發審批的時間成本太高。「研發一個産品要去國家指定的認證中心試驗,這就要排隊2個月。然後去工信部上公告,進行交通部燃油消耗認證、環保部環保信息公開,進北京還要申報小目錄,接著去公安部進光碟,到車管所登記,整個流程十分繁瑣。」該公司相關負責人説。

  原材料成本驟然增加

  生産越多賠得越多,期盼減負政策帶來更多獲得感

  ■「鋼價飛上天,礦砂從1月到4月也差不多翻了一番」

  從去年下半年至今,原材料成本驟增成為很多製造業企業「不能承受之重」。

  「從去年10月到今年4月,鋼材、塑料、銅等原材料價格平均漲幅達30%以上,目前仍在持續走高。」美的集團武漢製冷設備有限公司工程部設備經理劉趁偉説。原材料漲價,上遊零部件價格水漲船高,處在下游的集成廠商美的空調已經很難消化。4月原計劃生産50萬台套空調,公司主動減了5萬套,現在有訂單不敢接。「原材料再漲,只能繼續壓縮産能,否則賣得越多虧得越多。」劉趁偉説,今年5、6月份,雖然鋼價有小幅回落,但銅等原材料價格仍保持高位,按照此前合同簽訂的交付價格,部分産品已經是虧本生産。

  鋼價上漲對江陰興澄特種鋼鐵有限公司乍一看是好事,但是該企業發現,下游行業受影響很大,導致一些合同沒法執行。「鋼價飛上天,礦砂從1月到4月差不多翻了一番,原材料的金融屬性大了。」興澄特鋼黨委副書記郟靜洪認為,原材料價格上漲可能存在炒作因素。

  對於製造業企業來説,電價成本負擔依然較重。「我們有29個電站,自己每年發電6億多度,發電成本1毛2,可過了一下電網,就漲了好幾倍,一度電要收6毛5。」湖北興發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吳平説。企業普遍反映輸配電價改革還有很大提升空間,希望擴大直供電試點範圍,擴大市場化交易電量。

  近期聽聞電價調整喜訊,不少企業感到振奮。6月初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清理能源領域政府非稅收入電價附加,取消其中的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資金,將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和大中型水庫移民後期扶持基金徵收標準降低25%。此外,電價附加中的城市公用事業附加費也已取消。湖北宜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楊曉勤告訴記者,宜化是用電大戶,一年要用30億—40億度電,用電成本佔企業成本最大頭。「如果清理電價附加能使工業電價每度降一分錢,企業每年就能少好幾千萬元成本。這樣的減負政策再多點就好了。」楊曉勤説。

  人力成本持續上揚

  員工流動過於頻繁給産品穩定性與質量提升帶來很大障礙

  ■「願意到實體製造業的高級人才越來越少,企業招人特別難」

  調查中,近77%的企業將勞動力成本列為成本壓力的主要來源。昆山龍騰光電有限公司算算賬,企業每年勞動力成本增加均在5%以上,2016年勞動力總成本較2014年增加近3500萬元。

  對於勞動力成本中的工資部分,企業認為,工資上漲是大勢所趨,降成本不是要降工資。但多家企業表示,與工資挂鉤的「五險一金」負擔偏重。無錫透平葉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金呂告訴記者,企業所繳納的五險費率29.8%,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為12%,總費率高達41.8%。「這兩年社保費率有所下調,但幅度很小,再加上社保繳費基數年年增加,算下來並沒有給企業減輕多少負擔。」

  工人過於頻繁的流動,也增加了企業的勞動力成本。蘇州勝利精密製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章海龍説,「企業不能隨便辭退員工,員工卻能隨時離職。現在每天早上,我們都要在點過名之後,才知道工人來了多少,有多少人走了,才能決定當天開幾條生産線。」該公司于2007年在波蘭設廠,同樣的産品,波蘭工廠的效率比蘇州工廠高出20%,品質也更穩定。章海龍認為,這背後的重要原因在於員工——波蘭工人每年的流失率僅為2%,請假、辭職都得辦理手續,辭職也有個交接期。員工穩定性強,熟練程度高,有利於開展系統的培訓。而蘇州工廠工人的流失率高達20%,新員工操作熟練度不高往往帶來品質問題,推高了企業在員工培訓上的投入。

  高技術人才流動所增加的成本更高。雷格特公司反映,人才引進難,又極易流失,讓企業頭疼。「願意到實體製造業的高級人才越來越少,企業招人特別困難。有的人才辛辛苦苦培養起來,結果又跳槽去了地理位置更好、工資更高的企業。」多家企業表示,希望國家能夠在吸引人才、激勵人才、培養人才等方面對製造業企業有更多的政策傾斜。

  轉型成本耗資巨大

  轉型過程中企業往往遭遇「雙面夾擊」——經營成本攀升、盈利水平下降

  ■「技改不搞不行,但搞技改投入巨大,又難以立竿見影,結果是近幾年業績下滑」

  「不破不立,不轉型路子只會越走越窄」。調查中記者發現,謀求轉型升級已成為眾多製造業企業的共識。不過,轉型升級所付出的巨大成本也給企業帶來嚴峻考驗。

  製造業企業轉型升級,研發投入不可少。2012年227萬元、2016年462萬元、2017年預計800萬元——近幾年蘇州雷格特智慧設備股份有限公司研發投入迅速攀升。「我們的方向是通過加大研發投入,逐步轉型為設計和項目管理型製造企業。資金壓力一度很大,還好企業總算挺過來了,目前公司通過研發新品所獲取的訂單已經佔到90%以上。」公司副總經理袁鑫説。

  轉型過程中,不少企業面臨「雙面夾擊」:一邊是經營成本迅速提高,一邊是盈利水平有所下降。無錫透平葉片有限公司反映,近幾年企業上技改項目、遷址,負債率攀升。截至2017年3月底,銀行貸款總額達到了6.13億元,償還壓力巨大。「技改不搞不行,但搞技改投入巨大,又難以立竿見影,結果近幾年業績下滑。」

  調查中,不少企業表示,製造業轉型升級不可能一蹴而就,耗費十年八年很常見。「我們電線電纜板塊智慧改造的投資每年大約3億元,技術創新每年投入1億多元,這些轉型投入還在逐年增加,轉型期估計要持續到2020年。」江蘇遠東智慧能源首席執行官蔣華君説。

  轉型還面臨不小的風險成本。「轉型升級到新的領域,企業可能不得不將多年積累放在一個籃子裏,給企業帶來了巨大的風險。」蔣華君説。有的企業在轉型中則遇到了智慧財産權的風險。「研發的新技術推出後,競爭對手稍加改變就可以突破技術封鎖,使得首創企業不得不被迫跟抄襲者一起進行價格競爭。」江蘇雙良集團財務總監陳強説,智慧財産權保護薄弱往往直接讓企業的研發投入「打了水漂」。

  調查中,不少企業認為,轉型升級的過程必然是曲折緩慢的,這對企業能否堅定目標、承受住成本壓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本報記者 趙展慧、白天亮、王政、陸婭楠、劉志強、丁怡婷)

關鍵詞: 企業;成本;轉型;調查;投入;經營;實體;研發;原材料;製造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