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黑油站”難打又難判 有基層機構“放水養魚”

  原標題:“黑油站”難打又難判

  油桶黑乎乎、車子轟隆響,裝載著四五十噸油品,不法分子駕駛流動油罐車從遼寧出發行駛1000多公裏,竄到內蒙古的赤峰、錫林郭勒盟等偏遠地區,逮到機會就低價售賣,這樣的場景時常出現。

  一方面是打著“改革”旗號進入市場的大量非法成品油經營活動日益猖獗,每年給國家稅收造成數十億元甚至百億元的損失,造成重大安全隱患;另一方面則是犯罪嫌疑人“精研法律”,導致執法部門同一條款“認知不同”的困境。業內人士呼吁,盡快劃清非法成品油銷售的“高壓線”,形成司法行政打擊“合力”,避免巨額稅收流失和更大安全隱患。

  “黑油站”非法存在 偷漏稅嚴重

  中石油內蒙古銷售公司加油站管理處處長李晶華表示,黑流動油罐車銷售的是避稅的非標準劣質油品,在省道邊上隨意停留,車上無任何安全防護設施、消防設施,更無銷售證照,流竄在內蒙古地區至少有500輛。

  記者在廣西玉林、欽州等地暗訪也發現,玉林市不少地方都有將小型貨櫃車非法改裝的油罐車,這些非法油罐車從藏匿于居民區的民房中加油,然後運輸到採石場等挖掘機集中的地區銷售。不久前,在北流市鐘靈停車場,還發生了由于非法油罐車靜電起火,導致四輛油罐車焚燒的重大火災。

  不僅流動油罐車“無法無天”,一些加油站也“非法存在”。廣西一位姓楊的個體工商戶在平南縣就開有三家非法加油站,其中迎賓加油站尚未取得汽油銷售許可證就公然銷售汽油,銷售的汽油、柴油均無法提供任何發票。另外一家“黑油站”竟然就在民房一樓,面積不過幾十平方米。

  廣西壯族自治區公安廳刑偵總隊副總隊長成天曉介紹,2016年下半年以來,廣西公安廳協調工商、質監、商務等部門共同打擊非法成品油制銷犯罪。目前已立案偵辦31起,抓獲非法犯罪嫌疑人69人,取締黑油窩點56處,查扣油罐車36個、改裝加油車8輛、扣押油品近600噸,涉案金額高達3億元。

  嚴厲打擊後,非法成品油銷售的勢頭在部分地區得到遏制。在公安部門大力打擊、查處下,柳州市非法成品油銷售的勢頭得以遏制;與之形成鮮明對比,未受嚴厲打擊的玉林市、賀州市等地,非法成品油銷售仍然猖獗。

  受黑油罐車、黑加油站惡性競爭影響,2016年中石油內蒙古公司近5萬噸成品油低于成本銷售。廣西的情況更為嚴重:2016年全廣西成品油銷售約1060億元,入庫稅收為26億元,但“黑油站”“黑油車”對正規油品的衝擊預計為30萬噸,導致的稅收損失總額超過6億元。

  平石資産管理公司總經理張天運認為,根據多個成品油銷售渠道公布的數據進行分析,非法成品油銷售對規范的國五、國四標準市場造成嚴重衝擊,每年造成的稅收流失有數十億甚至上百億元。

  正規油品稅收的組成包括營業稅、增值稅等多個稅種,但非法成品油按“中間品”進貨銷售,逃避了所有稅種。以柴油為例,每噸5300元,偷稅的黑油只需要每噸3900元。

  中石油內蒙古銷售公司質量安全環保處處長楊志遠介紹説,低價的黑油,數量和質量都有明顯缺陷。比如,在加油機上作弊、給柴油加膨脹劑、使用加熱棒等手段增加油的體積。一些黑油站為了謀取更大利益,多個油站聯合起來拉幫結夥,炮制負面新聞攻擊規范企業,採取黑惡勢力聯手的方式,阻撓正規加油站正規油品的降價促銷活動,屢屢出現影響正常銷售的惡性事件。

  廣西公安廳治安總隊辦案專家楊雄介紹,成品油銷售必須具備工商、稅務、質監、危險化學品銷售等諸多許可證才能正常經營,但犯罪嫌疑人有的只辦理工商登記證,大部分連工商登記證都沒辦理,就直接進行銷售,已經涉嫌經濟犯罪。

  打擊黑油站面臨五大困境

  記者深入採訪了解到,盡管各地查處了多起重特大涉嫌走私及非法成品油案件,並抓獲了不少犯罪嫌疑人,但公安機關偵辦過程中,面臨著檢察院、法院等領域對“非法成品油銷售”觸犯法律理解不同形成的困境。

  困境一:犯罪分子緊守柴油閉杯60°閃點“生死線”,危險化學品認定缺乏明確法律憑據。

  柳州市柳北區檢察院副檢察長毛德寧介紹,國家安監總局辦公廳2015年印發的危險化學品目錄中,對生産、經營柴油的企業每次柴油閉杯閃點低于60°的按危險化學品企業進行管理,但對于閃點大于60°的,則沒有納入危險化學品范疇。這意味著檢察機關在辦案過程中,無法明確按照“危險化學品非法生産制造”“造成重大社會安全問題”的案件來進行公訴。

  內蒙古的辦案人員告訴記者,在案件查辦過程中,均發現犯罪嫌疑人精心研究法律法規,進貨方及供貨方反復通過微信、短信核對,要求柴油閉杯閃點必須在60°以上的情況。“已經出現一些地方檢察院要求公安機關釋放銷售幾十噸非法柴油的犯罪嫌疑人,理由是不構成犯罪的情況,這意味著犯罪嫌疑人精研法律條款規避法律制裁。”

  困境二:“非法經營罪”面臨“理解困境”。

  廣西南寧西鄉塘法院資深法官朱梁雄告訴記者,基層辦案機關一種觀點認為,成品油的規章制度只適用于商務部部門規章,而非法律、行政法規效力級別;另一種觀點則認為,成品油仍然屬于行政許可才能經營的物品,無證經營成品油符合刑法“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 “這就需要在具體案件辦理過程中,由上級部門進一步明確相關條款。”

  困境三:司法兜底成了“公安包辦”,行政推諉成“常態”。

  打擊非法成品油問題涉及公安、工商、安監、環保、商務等多個部門,在具體執行過程中應該是“行政先行”,“司法兜底”,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司法兜底”卻成了“公安包辦”。

  採訪中,辦案人員坦言,非法成品油銷售案件偵辦過程中,讓公安辦案人員最痛苦的莫過于“有案不辦”和“推諉”。如工商部門只查處有證照的企業,沒有證照的銷售企業“不屬于監管范疇”;商務部門只管中石化、中石油及有證照的民營企業,對無證經營的非法企業不予查處;達到刑事案件立案條件的情況,行政部門遲遲不能出具相關證據材料移交;公安機關明確達不到刑事案件處理標準的,行政部門遲遲未能作出行政處罰。

  困境四:越到基層越“睜只眼閉只眼”,甚至故意放水養魚。

  執法人員反映,很多“黑油站”、“黑罐車”的線索非常明顯,比如很多私營加油站能順利購置國四標準的油品還能光明正大售賣,但基層政府對于打擊這種非法經營積極性不高,原因是對中石油、中石化“心懷不滿”:稅收都拿走了,又不給基層留下。

  困境五:證據鏈固化難。

  辦案人員介紹,在運輸、存儲查扣的非法成品油中,由于在不同行動中扣留的油品理化指標不一致,以及司法領域固化證據鏈的要求,無法混合存儲。長期存放面臨著油品變質等諸多問題。非法成品油鑒定也面臨大量投入,全部鑒定一份油品涉及27項理化指標,需要近5000元,廣西目前查處的成品油有幾十個批次,鑒定就需要投入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公安、檢察機關均缺少相應的經費投入。

  司法行政合力亟待全面形成

  公安、檢察院、法院等一線辦案人員認為,查辦非法成品油案件需要多部門形成合力,尤其是注重從法理源頭來解決問題。

  首先建議最高檢、最高法針對典型案例進行解讀,破解同類型案件“柴油閉杯閃點60°困境”。

  柳州市公安局辦案專家張峰認為,“柴油閉杯閃點60°”成為辦案焦點問題,表明我們對危險化學品定義及法律實踐存在誤區。北流鐘靈停車場4輛非法油罐車集中焚燒事件,社會危害重大,可以納入危害公共安全法條。最高檢及最高法可以從司法實踐的角度,在典型案例偵辦過程中突破這一理論困境。

  其次是建議最高檢、最高法根據國務院的相關政策,出臺司法解釋,明確無證經營非法成品油屬于非法經營罪。內蒙古慧聰律師事務所律師張獻華認為,2004年國務院第412號令和2009年國務院第548號令,已經將商務部門審批的《成品油批發零售經營批準證書》列為行政許可,據此可明確無證經營成品油屬于非法經營罪。

  第三,基于我國稅收領域的巨大損失,以及潛在的重大安全隱患,應加快形成行政司法聯動體係,最大限度提升打擊制售非法成品油的威懾力。我國非法成品油銷售的主要來源包括:珠三角一帶主要是廣東茂名、東莞等地的非法小型煉油廠,公安部門的線索顯示,制造、運輸、儲藏的非法成品油窩點加油設備陳舊老化,多用廢棄罐體來存儲油品,未做任何防雷防靜電措施,電線“亂如蜂窩”,極其容易引起過熱或産生電火花,現場沒有任何消防器材,一旦發生火災,很容易因為缺乏應對能力,造成重大群死群傷事故。

  多地執法人員建議,盡快加大對非法成品油制銷的打擊力度,整合公安、工商、質監、商務、安監、海關等多個部門,統一布局,以案件辦理為突破口,全面推動成品油非法銷售的打擊力度,形成強大的威懾力。

  第四,是強化以環保為重要渠道的督查力度。2016年下半年,河南省查處了8000余家黑加油站,成為環保視野下市場整頓的范例。業內人士坦言:為創造更加健康的成品油市場秩序,進一步減弱成品油從生産到流通環節對于環境污染的“貢獻”,全國范圍內的油品整治已經刻不容緩。應採取中央—省—市—縣級環保部門督查、飛行檢查等方式,高度重視對“黑油站”“黑油品”的打擊力度。為了創造更加健康的成品油市場秩序,進一步減弱成品油從生産到流通環節對于環境污染的“貢獻”,全國范圍內的油品整治已經刻不容緩。

關鍵詞: 成品油;黑油站;稅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