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專家講沉船考古:黑石號成海上絲綢之路確證

  “黑石號”的挖掘是一個空前的發現,它是目前發現最古老的阿拉伯遠洋船,並且保存了數量巨大的唐代工藝品,這一船在距離中國數千公裏以外被發現的寶藏,證明了一千多年前中國與中東諸國,特別是波斯、阿拉伯,已有直接的海運貿易,給出了“海上絲綢之路”的確證。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何晞宇攝影報道

  太震驚了!我看遍了各個博物館,每個博物館有那麼幾件就十分了不起了,但這裏一櫃一櫃全是。”3月19日,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齊東方在成都博物館舉辦的一場名為《海上黎明——沉船考古新發現》的講座上説道。500人的禮堂座無虛席,人們在臺下屏息以待,等著他接下來講述的千古傳奇。

  齊東方所説的“這裏”,是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的“黑石號”沉船文物保存處。“黑石號”上數量巨大的唐代工藝品,證明了一千多年前中國與中東諸國已有直接的海運貿易,給出了“海上絲綢之路”的確證。

  水下寶藏現身

  給出“海上絲綢之路”確證

  公元9世紀上半葉,唐代中晚期,一艘滿載中外商品的阿拉伯商船從揚州港出發,目的是波斯灣。阿拉伯商人精挑細選的七萬多件商品,塞滿了18米長的木船,其中95%以上是中國的陶器瓷器。商船原本預計一直向南,到室利佛逝國(今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的港口巴林馮(今巨港)稍事休整,卻沒料到天有不測風雲,船在港口附近觸礁了。

  6.7萬件中國陶瓷,還有各式精美的金銀器連同船上用具、船員、船長統統葬身海底。直到1998年,一家德國的沉船打撈公司在這裏“尋寶”時發現了它。因為打撈地點附近有一塊巨大的黑色礁石,這艘船被命名為“黑石號”。

  沉船物品被打撈上來,一看就是中國的。德國打撈人找到了一名中國留學生,嘗試與中國接觸。緊接著,國家文物局找到了齊東方。

  現年61歲的齊東方,致力于漢唐考古和研究,1995年參與中日尼雅遺址考察隊,其間和隊員們一起發現西漢織錦“五星出東方利中國”。

  “當時我記得國家文物局給我打電話説,你以私人名義去看一看。”齊東方説。德國方面找到一名中國留學生,給齊東方帶去一些沉船的照片,“把照片拿給我看的時候,我眼睛一亮,亮了好幾次。”齊東方笑著説。

  “黑石號”的挖掘是一個空前的發現,它是目前發現的最古老的阿拉伯遠洋船,並且保存了數量最巨大的唐代工藝品,這一船在距離中國數千公裏以外被發現的寶藏,證明了一千多年前中國與中東諸國,特別是波斯、阿拉伯,已有直接的海運貿易,給出了“海上絲綢之路”的確證。

  填補考古空白

  “盜墓者偷的不是寶藏而是歷史”

  唐代是古代中國造鏡藝術的一個巔峰時期。在“黑石號”沉船中,大量唐代的銅鏡發現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尤其是當中的一面江心鏡,是目前為止世界上僅存的唐代江心鏡,在揚州打造,使用當時最高工藝百般錘煉,是僅供皇室使用的貢品。

  “古代文獻裏講得最多的就是江心鏡。可是考古從來就沒有發現過。”齊東方説,“黑石船”江心鏡的發現,填補了考古學的空白。

  讓齊東方感到十分有趣的是一件葡萄紋鏡。這種鏡子在國內考古中並不少見,稀奇的地方在于:“葡萄鏡生産都是唐代前期,就是八世紀中葉以前。唐代後期不造這種銅鏡。”為什麼會出現在一艘唐中晚期的船只上?伴隨著另一件隋代銅鏡的發現,齊東方判斷這些老鏡子很可能是在當時的古董商店買的。

  齊東方説,“船上這些東西,有不同時代的,有不同地區的,還有不同種類的。”這些器物組合的背後,是一整個歷史片段。“如果被盜墓者拿去,就沒有價值了。因為它脫離了原來的器物組合擺放位置。”

  三艘水下沉船

  喚醒“海上絲綢之路”沉睡的歷史

  “黑石號”所代表的海上絲綢之路和陸上絲綢之路,共同構成了絲綢之路的主幹線。齊東方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資助項目“絲綢之路考古”的負責人,他表示,當下關于陸上幾條絲綢之路的研究很多,四川也在參與內陸“南方絲綢之路”的申遺,唯獨海上絲綢之路的發現還非常少。

  隨著“黑石號”的發現,越來越多的水下考古成果浮出水面。據齊東方介紹,目前最值得注意的水下考古發現還包括有40多萬件文物的印尼爪洼島井裏汶沉船、韓國發現的新安沉船。這兩艘沉船上都有大量中國的器物,其中井裏汶沉船有大量宋代瓷器,新安沉船則有許多元代金銀器。

  齊東方表示,這三艘沉船和“海上絲綢之路”之間的關係最為重要。但可惜的是,井裏汶沉船中的文物大都已經失散。

  水下考古無疑將成為未來考古的一個重要方向。目前中國已擁有世界上唯一一艘專門用于水下考古的船只——考古一號。“現在技術、裝備也在提高,有了這個前提,我相信將來海上絲綢之路將會成為一個學術熱點。”齊東方説。

關鍵詞: 石號;沉船;齊東方;考古;發現;海上;絲綢之路;中國;確證;唐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