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迷你KTV傍共享經濟成網紅 用戶:費用高不划算

  迷你KTV傍共享經濟成網紅

  用戶認為費用太高不划算 專家稱網傳共享概念名不副實

  隨著「共享單車」的大熱,不少商品也因為帶著「共享」的稱謂突然走紅。近日,不少網友在網上曬出北京各大商場出現的一種迷你KTV,並將之稱為「共享KTV」。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在商家的官網上,其實從未將其稱為「共享KTV」,商家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迷你KTV自2016年初就已在京投放。對於自己的産品被網友們冠以「共享KTV」的稱號,商家也稱可以理解,但相關專家則表示此産品並不能算是嚴格意義上的「共享」。

  現象 共享KTV躥紅網路?

  「北京出現共享KTV了?從外面看起來很像拍大頭貼的機器,小小的玻璃房中有一台點唱機、兩副耳機、兩隻話筒、兩個高腳凳,唱完錄音還可以保存。」近日,有不少網友在網路端曬出一些在商場的小型KTV唱歌的圖片。據網友提供的照片顯示,一面靠墻三面全是玻璃的小房子內,有一到兩個人戴著耳機在一個狹小的「房間」裏唱歌。

  北青報記者來到朝陽區常營長楹商業街,商區四樓一餐廳旁擺放著兩台標有「咪噠miniK」字樣的「玻璃房」,裏面的人正在唱歌,一位中年女士帶著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在外排隊等候,過往行人也不時投來匆匆一瞥。十多分鐘後,唱歌的人仍未出來,小姑娘在中年女士的勸説下離開了。北青報記者詢問旁邊餐廳的工作人員是否經常有人排隊等候唱歌。該名工作人員表示,偶爾有人排隊,但並不多,「裏面的人一直不出來,外面的人等得不耐煩就走了。」

  進入「玻璃房」內,正前方的屏幕播放著歌曲MV,「房間」內擺放著兩個高腳凳,兩個耳機,左右兩邊的玻璃墻壁上挂著窗簾。北青報記者發現,儘管裏面音樂聲很大,但在門外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按照屏幕上的操作步驟可以看到收費方式共有20元/15分鐘、35元/30分鐘、60元/1小時三種選擇,屏幕下方是一些調節音量等功能的按鈕。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雖然是週末,但前來唱歌的人並不多,且以年輕人為主。在採訪中一名女士表示,與傳統KTV相比,迷你KTV使用更便捷,「傳統KTV需要約人,而這種就可以在排隊等飯的時候進去唱十幾分鐘」。在音效和歌曲選擇上,一位剛唱完歌的男士稱:「音效比絕大部分的KTV都要好,不過點歌台裏的曲庫不是很豐富,一些新歌並不能搜索到。」

  北青報記者詢問前來唱歌的消費者這種迷你KTV是否可以稱為「共享KTV」時,一名男子錶示不能認同,「共享的話,我不需要花錢或者花很少的錢,但這價格不算便宜。」另一些消費者則表示不清楚,「現在‘共享’這詞都説爛了,具體是什麼意思也不清楚」。

  商家

  産品一年前已投放

  北青報記者發現,在該KTV産品的官網上,其實從未提及或標榜所謂「共享KTV」的名稱,記者聯絡到生産此款産品的商家,工作人員稱,自2016年年初開始在北京各大商場投放迷你KTV「咪噠miniK」,目前全國範圍大約有一萬多台「咪噠」投入使用,基本已覆蓋一線城市的大型商場,北京地區約有兩百多台。「商家採用統一的配置,每台設備包含一台選歌系統,一個大屏幕,兩個高腳凳和兩個耳機等,空間為2平方米左右,最多可以供兩個人同時唱歌、錄歌。」

  關於收費的標準,工作人員表示收費要考慮到設備投放和運營的成本,「每台設備造價大約三萬,再加上電費和維護費,所以才制定出這樣的價格,每個城市會根據成本價格有所不同,在北京大約是每分鐘一塊錢。」

  對於用戶反映的歌曲不夠多的問題,工作人員稱這是由於許多歌曲受到版權限制。北青報記者詢問後續是否會更新歌曲時,該工作人員表示:「一直在更新,現在的曲庫基本上已包含了時下較為熱門的歌曲。」

  北青報記者提到有網友將「咪噠miniK」稱之為「共享KTV」,工作人員表示「可以這樣理解,大家都在不停使用,跟共享單車的模式一樣」。對於用戶「收費較高,不算共享」的質疑,該名負責人回應稱,收費高主要是由於機器的成本和維護費用較高,另外根據每個地區經濟發展狀況的不同,價格也略有調整。

  專家

  嚴格意義上不算共享

  北京工商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郭馨梅教授表示,「共享」的意思是某種設施,某種設備不是獨有的、專有的,而是大家都可以享用。從某種層面講,迷你K確實有一些「共享」的含義,比如使用的隨意性,不受時間約束,也不需要支付酒水等附加服務的費用。但嚴格來講,迷你 K「共享」的意思比較狹窄,它的使用成本相對較高,場所是固定的,適用人群基本是一些對音樂感興趣的群體,不像共享單車,是日常生活中經常使用的。它的社會意義也不像共享單車那麼大,儘管同樣帶來了便捷,但共享單車蘊含的「綠色出行」理念更受大眾認可。

  企業家蔡凱龍曾在其文章中談過共享經濟,他認為共享經濟面臨著忽略其社會屬性的問題,「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正是共享經濟的社會屬性,但目前在商業領域,很多商家往往是打著共享經濟的名義在做生意,把成本以提高價格的方式轉移到消費者身上,不能算作是真正意義上的共享。(記者 張香梅 實習記者 徐麗娜)

關鍵詞: 迷你KTV;共享經濟;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