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大陸新聞 > 綜合

國産手機的崛起與困惑:2017年全面漲價?

  在智慧手機最初開始普及的時代,蘋果一齣新品便會引發消費者通宵排隊購買,這樣的場景我們都不陌生。數年之後,國産手機慢慢從混戰中找到自我發展的道路。於是,爭相購買的場景從蘋果又“複製”到了國産手機上。加價買華為,秒殺小米等情形屢屢出現于網絡,讓許多“粉絲們”連想剁手都沒的機會。

  不得不承認,在結束了蘋果、三星霸佔全球手機市場之後,華為、OPPO、VIVO等國産手機品牌的崛起讓各界刮目相看。或優異的品質、或精準的産品定位、或大手筆的研發投入等特點,使這些品牌們的市場佔有率頻頻提升,雖然還未能得以與蘋果、三星等巨頭比肩,但仍成績斐然。

  然而,榮耀背後,苦水自知。有媒體報道,在去年12月以及今年1月的華為高層會議中,任正非曾痛批智慧手機業務的盈利能力,並稱未來必須取得利潤增長,以保證投資物有所值。

  進入2017年,魅族、小米等産品相繼調高價格,余承東説華為2017年要規模更要利潤,羅永浩也説錘子將不會再推出千元以下的手機。手機,這塊新時代的敲門磚,就是如此難掙錢的生意嗎?

  除卻了渠道優劣之爭,中國的手機行業無法避免地正在面對兩個繞不過難題:零部件成本的上漲和單一的盈利途徑。

  一塊屏、一片芯逼死英雄漢

  NAND閃存是一種功耗低、重量輕的數據存儲裝置,被廣泛應用於手機産品中,是一種極少出現在用戶眼前的手機基本配置之一。市場調研機構TrendForce研究報告顯示,2017年NAND閃存整體投片産能僅年增6%,隨著業者向新一代的硬體技術加速轉進,2017年當前應用較為廣泛的2D-NAND缺貨情況將持續超過12個月,導致價格將持續大幅上漲。

  不僅如此,手機基本元器件之一的顯示屏也將隨著新産品的出現而發生巨變。有韓國媒體消息指出,新一代的蘋果iPhone手機將採用OLED顯示屏,並將向三星公司提交1億塊左右的巨量訂單,這相當於三星此項産品一半左右的總産能。

  OLED顯示屏是多家國內手機廠商下一代新品的目標設備,而這一零部件的生産又基本被三星公司所壟斷。有業內預測,由於蘋果和三星的合作,未來留給國産手機廠商的OLED屏恐將寥寥無幾,國內各大手機廠商包括華為、VIVO、小米等都將面臨屏幕吃緊的危機。

  上述類似原理的情況,在芯片、電池等領域皆有顯現。可見,在這一場烈爭元部件的激奪中,比拼的就不是營銷、不是廣告、不是壓貨渠道、不是所謂的“互聯網思維”,而是一家家企業背後,整個行業的自主研發,以及實體的製造能力。

  據悉,為了增強自身的技術能力,華為頂著巨大的盈利壓力,在2016年投入了約92億美元約630億元人民幣的研發力量,全球研發投入排名前十的企業中名列第九,已超過蘋果、思科等巨頭。而且,這一數字已經連續多年保持增長之勢。

  但是專利巨頭們的淩駕姿態仍客觀存在。以“流年不利”的三星為例,其在2016一年所納入的專利數就達到5518項,遠遠超過小米自誕生之日起所獲三千余項專利授權的歷史總量。多個國産手機品牌的情況也不外如是。

  可見,即便近年國産品牌手機看上去風光無限,吃下了全球市場巨大份額,對海外科技巨頭的技術和生産的依賴關係仍未扭轉。

  綜合各種來自硬體方面的成本和渠道因素,2017年是否會成為國産手機的“全面漲價之年”值得關注。

  為何蘋果如此賺錢?

  據CanaccordGenuity日前發佈的一份數據顯示,2016年第四季度,蘋果攫取了智慧手機市場92%的利潤。數據一齣,“蘋果榨光手機業利潤”的聲音再次活躍,頗有“世上無難事,只怕iPhoneX”的意味。

  蘋果為什麼這麼賺錢?如果從國內市場份額和出貨量數據來看,應該是國産品牌的崛起榨光蘋果的利潤才是,但蘋果的玩法並非如此。

  在發起並享用到移動時代第一波硬體普及的紅利之後,蘋果的盈利來源就必須從硬體銷售的方向轉變。這也是現任CEO庫克自接掌失去喬布斯後的蘋果時,所面對的最大潮流。

  儘管在他的帶領下蘋果屢屢陷入缺乏創新的指摘。但事實上,近年來App Store的收入卻頻創紀錄。據蘋果公司對外宣佈的數據顯示,2016年App Store營收高達285億美元,並從中獲得30%的分成即約85億美元。不僅如此,蘋果2016年的Q4報告顯示,其服務業務獲得了72億美元的總收入,同比增長18%為全球第一。

  “用硬體終端圈起來的優質用戶,是蘋果信息服務收入增長的最大功臣。”艾媒諮詢創始人、現董事長張毅對新華網記者表示,蘋果身為移動時代的開啟者,與國內手機品牌在渠道上砸重金開硬體終端市場相比,因為其已“圈”起來的超高粘性用戶,硬體本身就已經成為了一種渠道,用於進一步的服務消費。“別人重金花在渠道,而蘋果在用另一種渠道來掙錢。”

  用戶在消費上的價值,可以通過令人稍感意外的例子來印證:遊戲。根據網易發佈的財報顯示,僅Q4一個季度,網易遊戲凈收入就達到了89.59億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62.8%。

  “這部分遊戲收入中大部分收入來自於蘋果的終端平臺,遊戲亮了網易,也亮了App Store。”張毅指出,硬體收入雖然較為微薄,但回款週期快,相較于獨立開發一個類似IOS的新操作系統和應用分發要簡單許多。

  在享用智慧藍海的同時完成了對優質用戶的鎖定,即便今日出貨量不能比肩往日的輝煌,但被喬布斯咬掉一口的“蘋果”依舊是這個移動時代的寵兒。(黃博陽)

關鍵詞: 手機;華為;蘋果;盈利